天下谁人不识君 邻居却问刘晓波是谁?不认识!

刘晓波 网络照片中国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刘晓波中国户籍地址是辽宁大连市西岗区青春街5号。这里日夜各有一人看守,对外称是仓库;中国当局长期严密封锁消息,邻居竟对该地址里的刘晓波一无所知,问刘晓波是谁?不认识!

*

中国唐诗高适名句天下谁人不识君今说刘晓波很不为过,但在中国却不知几人得识刘晓波。有消息称刘晓波保外就医的中国医科大沈阳第一附属医院尽管前几日警方重兵把守严控,医院内外很可能没有几人知道有个中国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刘晓波在此就医并陨去。就连刘晓波的户籍落址的故居辽宁大连市西岗区青春街5号街坊邻居,也不知道谁是刘晓波。

据苹果日报今天报道,前日病逝的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刘晓波,其父刘伶是东北师范大学语言学教授,晚年搬到辽宁大连市西岗区青春街5号居住,上址亦是刘晓波所报的户籍地址。《苹果》记者今天前往探访时,街坊称这里日夜各有一人看守,但他们被告知上址是仓库;由于当局严密封锁消息,邻居竟对刘晓波的事迹一无所知。

西岗区离大连市区不过十多分钟车程,刘晓波户籍所在地西岗区青春街5号为两层高红砖楼房,每层有两间房。楼房旁有个大烟囱,是冬天供暖气的锅炉厂。记者隔着铁闸叫门,无人回应。但有街坊称上址有人住,叫记者推开铁闸入内敲门。楼内一楼和二楼房门仍贴着福字,走廊都已非常陈旧,厨房更是简陋,除了几件旧厨具外,连石油气罐也没有。有街坊指,这里晚上只有二楼靠街的房间有开灯,其他房间都久无人居住。二楼房门也较新净,并传出有电视声,但苹果记者拍门许久,也无人应门。

在青春街5号对面街经营收破烂和装修等6年的一个邻居,表示不知道以前5号楼房住什么人,只听人说以前是单位的宿舍, 现在听说作为仓库,白天和晚上分2更有专人看守,只是在上面看守,不是居住。苹果记者展示网上刘晓波的照片和介绍,但青春街5号的几位邻居都摇头说从未见过,也不认识刘晓波是谁。

苹果记者再向在当地居住超过50年的街坊询问认不认识以前住在青春街5号楼内的人,竟也无人认识。他们表示,只知以前该房是电车公司变电所办公地,从不住人,后来电车取消,地址变成仓库。苹果记者再给他们看刘晓波的照片,老街坊则称他们认识变电所的人,但从没见过刘晓波,「不认识这个人」。不过,记者在屋内见有厨房和菜刀和锅铲等煮食工具,门口贴着福字,看上去都似曾为家居。街坊说仓库「从没住人」,说法令人生疑。

正当苹果记者在询问街坊时,看守5号楼的一名男子刚好买汽水回来,但他关上铁门,对记者追问刘晓波以前是否住在这里,他只摇头摆手,返去二楼单位,对记者追问充耳不闻。

法广RFI 小山

激賞明鏡
激賞明鏡 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

  1. 中国共产党用最卑鄙无耻的手段迫害刘晓波致死,但我却丝毫不想追究谁应对此来承负“责任”。因为,对着人类史上最邪恶的中共政权谈论“责任”,那可真把中共当成个东西了!在中共的字典里,“责任”二字只对中共的执政权利有意义。为了中共的执政利益,什么民生、民权、民意、民族、民国等都不在话下,都可不责不任,任意无耻。刘晓波人虽走了,但是他的让中国人民活的有尊严的宪政民主的理念却永久的留下了。今天的现实是,如果广大的中共国政俯公职人员继续追随中共权贵集团,将所有中国人中的刘晓波式的志士仁人不择手段地迫害殆尽。那么,中国共产党一定会厚待每一个生活在中国国土上的人。它一定会用巨大、深重而又持久的天灾、人祸、疾病、动乱来回报中国及世界人民。如果你很有钱你会为共党的这种“回报”花的精光,如果你没什么钱你也会为党的这分“恩赏”早早地死去。为什么呢?我告诉你,千万不要忘记,这才是历史的真相:共产党不是推动历史前进的任何先进生产力,它不代表任何先进的生产关系,它不具备任何形成与构建正常生产方式与生活方式的基本要素。中共的“共产”是一种“你的是我的,我的还是我的”黑社会逻辑,所以,乱治、人治是永久的常态,而彻地地占有人、无底线地统治人、害死人、整死人、或者至人于生不如死的境地,那就是共产党流氓无产者的本性所使然。因此,只要有“永远伟大、光荣、正确”的中共的存在,中国一定会在政治流氓的领导下迎来社会经济与人文道德的全面崩溃。

    回覆刪除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