鲍彤:刘晓波和他的政治主张

刘晓波找到了一条阻力最小,理由最充分的道路,他的最终目标是没有人胆敢公开提出反对的。如果中国真的走上了民主的道路,那么,不仅是中国人民的福祉,而且全世界将会得到一个负责任的大国。这对人类共同的文明发展可以起绝大的积极作用。

刘晓波和刘霞合影,相片中的刘晓波形销骨立。(左),6月27日,鲍彤(右)在北京向与会者表达对刘晓波病情的关注,批评当局延误治疗。(RFA)

1986年底安徽、南京、上海、北京的学生运动期间,我知道了刘晓波的名字,没见过面。 2007以前刘晓波找过我两次,两次都被警察阻拦,不让进来,他只好回去。我同刘晓波熟悉起来,是2007和2008年的事,我们很快成为好朋友。

刘晓波的专业是文艺理论,在学校里研究过杜勃罗留波夫、别林斯基、车尔尼雪夫斯基一派的学说,但是他不满足。

他喜欢自由自在地生活,喜欢交友、聊天。就性情而论,他不是政治人。同他聊天,平民琐事,天南海北,古往今来,几乎不涉及政治。顺便提一笔,我们喝茶聊天时,总有人在边上听着。

熟悉以后,我们每月必喝一次茶聚聚。因为种种原因,并不是每次都能聚成。他知道我每天在玉渊潭公园打太极拳,有事还到公园来找我。 2008年有一次,他到公园来,说几个朋友在起草《零八宪章》,希望一起商量。自此,我们见面就不仅每月一次了。

《零八宪章》不是刘晓波一个人起草的,是他主持,大家一起商量。他很注意听各种意见,对不同意见,他听得特别仔细。他也争论,但不固执,择善而从。怎么能够让更多的人认同,他就赞成怎么写。

刘晓波性格很温和,不走极端,不主观,不偏激。后来的那篇《我没有敌人》,确确实实反映了他的为人和主张。

起草《零八宪章》的时候,他也征求我的意见,但是我的意见很简单,只有一句话:越简单越明白越温和越好。除此以外,我没有别的意见。几个朋友一起商量,忙忙碌碌,他最忙。

刘晓波聪明,知道做事情一定要合法,这样,参加的人会多,阻力会少。 《零八宪章》里面所写的内容,几乎统统都是宪法上讲了的。我们只是要求认真落实执行,没有别的新的东西。在正常情况下,本来全部是当局可以接受而没有理由拒绝的。

比方说,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一切权力属于人民,老百姓有言论自由、出版自由、新闻自由、集会结社自由、游行示威自由,统统都是明文载入宪法的,都是政府应该保障的事情,没有什么「颠覆」的东西。

当时估计到,有两个问题可能是比较难于被接受。一个是「军队国家化」,还有一个是「联邦制」。这两个问题本来也考虑过是不是不说,但是共同的结论是为了爱国,非说不可,这是我们爱国者的责任所在,不能苟且。

军队如果不国家化,难道可以私有化、党派化、军阀化吗?不应该啊。国防军天经地义必须国家化。军队国家化是1937年一直到1946年毛泽东周恩来一贯的主张,不应该动摇。

联邦制是民主制度的基础。中国这么大,如果不实行联邦制,那么就是中央集权。从秦始皇开始,一切主观主义都是和中央集权联系在一起的。所以联邦制实际上是治理大国的对症良方。美国的成功经验证明,如果没有联邦制,如果没有地方自治,民有民治民享势必落空。中共历史上就主张过联省自治,这是纲领性的东西,是共产党老祖宗的主张。毛泽东在湖南时甚至提到湖南要独立,那就偏激得没有分寸了。联邦制和四分五裂压根不是一回事,美国是联邦制,谁能把她四分五裂?

刘晓波走的这条路是一条深思熟虑的路:一切立足于合法、和平,非暴力;温和不偏激,有根有据,有现实的法律根据,也有历史文献的依据。

当时大家都比较乐观,因为据说中国要搞「和谐社会」。已经有了宪法,尽管不完善,但是里面有好东西,落实好东西,应该阻力会比较小,赞成的人会比较多,应该没有理由反对。所以大家都比较乐观,我也很乐观。

刘霞总是静静地听。她爱笑,笑得极灿烂。但她是个忧郁的人。她是诗人,画家,喜欢照相。她的作品的基调是忧郁和悲伤,悲天悯人看世界。 《零八宪章》发表以后,当局居然把刘晓波抓起来判刑。我不知道刘霞有没有什么预感。我确实没有这个思想准备。

刘晓波为什么会被判罪,而且是重罪。爱国有罪,护法有罪,我至今搞不懂。当时清华大学有一个胡鞍钢教授,他说中共的常委制就是集体总统制,这话在《环球时报》上发表以后,国内从来没有人批评过,显然是认真的有共识的。十六大、十七大的时候大概是每个常委各管一摊。逮捕刘晓波时,当时的政法委书记是周永康,所以我只能这样理解:把刘晓波抓起来判刑是出于腐败分子周永康的胡作非为。真相到底如何,相信将来会搞清楚。

后来刘晓波得到诺贝尔和平奖的殊荣,这是实至名归。刘晓波找到了一条阻力最小,理由最充分的道路,他的最终目标是没有人胆敢公开提出反对的。如果中国真的走上了民主的道路,那么,不仅是中国人民的福祉,而且全世界将会得到一个负责任的大国。这对人类共同的文明发展可以起绝大的积极作用。

谨以此文纪念伟大的爱国者——刘晓波。

2017年7月13日

鮑彤,RFA

激賞明鏡
激賞明鏡 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訂閱明鏡家族電視台

留言

  1. 呵呵,一个公开主张中国应该被殖民三百年的“伟大的爱国者”!在所谓“自由民主爱好者”扎堆的明镜网站上,是非价值观念竟是如此颠倒!估计除了狂骂我这批评者是“五毛”外,所有的何频鮑彤们对此都说不出任何像样的道理来。

    回覆刪除
  2. 楼上的白痴, 刘晓波就说这么一句话就卖国了? 那老毛还说将中国“ 一截赠美, 一截贻欧” 呢? 怎么解释?

    回覆刪除
    回覆
    1. 作者已經移除這則留言。

      刪除
    2. “ 一截赠美, 一截贻欧” 是以“环球世界同此凉热”的美好理想为基础的;世上存在同样理念的殖民主义者么?如此拙劣的辩解加谩骂,凸显你们这伙人本质上是何等地低劣和似乎缺乏最基本的正常思辨能力!

      刪除
    3. 你这个是弱智, 他说得美好就美好了? 1962年中印战争中国也付出大的牺牲, 而后就把争议地区又让给印度了。 美好了吗? 同此凉热了吗? 刘晓波可能说得不太“美好”, 但他让你殖民了吗?

      刪除
    4. 一楼的,你只知道顺着土共对刘晓波断章取义的卑劣攻击帮腔,说你是个白痴还算是客气的了。

      刪除
    5. 如果刘晓波拥有正常公民权利, 那么他说了什么, 主张什么, 也不是没有讨论余地。 但这流氓政府因为他的不同思想和政见就剥夺了他的自由直至生命,这时候我们要先说一声: 打倒独裁暴政!

      刪除
    6. 用理想没能实现之前的现实,来否定“寰球同此凉热”之理想本身的美好,这显然不仅是个立场问题,也是一个智商问题。而刘某的“民主自由”之所谓理想(其实不过是一个骗局)在前苏联的负面实施结果,已经世人皆知。除了满身腥臭却图谋成为川普类“民选总统”的中国新生资产阶级,一心盼望清算这些巧取豪夺新富们的中国草根阶层,谁愿意被殖民三百年来换取清算对象们的一统天下呢?

      刪除
    7. 难怪, 你这还惦记苏联呢? 那你现在可以移民北韩了, 金胖子那里最象苏联了。 不过, 到了金胖子那里你可能网都上不了, 在川普这里至少虽然你是傻点, 但还不至于被噤声割喉。 这个区别你承认吧?

      刪除
    8. 在苏联负面实施结果? 你又自己吓唬自己了吧? 是不是想把苏共选回来? 但他还选得回来吗?去俄罗斯民意测验一下。

      刪除
    9. 苏联解体后,超级大国四分五裂沦落为二流经济水平,男人平均寿命急降10年,高端科学家成批被美国廉价收买,苏共愿权贵集团名正言顺成为暴富资本财团,陷入戈尔巴乔夫惊呼的俄国历史上最腐败时期……!看来你们这伙人连正面负面的定义,也是与常人完全不同的!似乎不乏起码理性的何频,怎么会成为你们这伙人的节目代言人?这个世界真是变得太快了。

      刪除
    10. 好奇问一下:你是何老板的雇员?或专职网络水军?这么语无伦次肯定不会是何频本人吧

      刪除
    11. 呵呵, 苏联解体你难受是吧? 那还有你接着难受的时候, 先金胖,后习胖,因为土共的那一套都hold不住。 何频是谁? 我只知道中国你这号猪脑还很多。

      刪除
  3. 就是, 土共能攻击刘晓波的, 翻来覆去也就这么一句话, 断章取义, 糊弄老百姓而已。 其实土共一帮东西早就将自己殖民了, 钱财和家人早就都转移到了西方, 还装什么洋蒜呀?

    回覆刪除
  4. 刘晓波 “殖民三百年” 一说, 如果从上下文来看, 其实与鲁迅 “哀其不幸, 怒其不争” 出于一种考虑,主要指中国的文化与现代化差距甚远。 现在这句话被中共断章取义出来, 骗老百姓说刘晓波“卖国”, 这种做派实属卑鄙。

    回覆刪除
  5. 再说了, 因为不同言论和政见就剥夺人身自由,甚至生命, 这种垃圾政权迟早垮台, 一定垮台。晓波永生!

    回覆刪除
  6. 一直纳闷, 土共表面上牛气哄哄的, 大军百万, 特务成群, 钞票大把, 第二大经济体, 那么何必如此惧怕一个叫刘晓波的一介书生呢? 看来土共实际上无比心虚, 行将就木。

    回覆刪除
  7. 悼刘晓波
     
        ——顾晓军主义:“先帝”曰•三千四百五十
     
     
      或许,我没有资格悼刘晓波。于追求民主,我起步很晚(虽有很多实实在在的论述与成就);可,并不认识也没见过刘晓波(读过他的文章,但我写下的又批判的居多)。
     
      从昨晚到今晨,无眠。什么也没做,不知做什么。刚得知刘晓波逝世时发了个推,说“我发起个刘晓波悼文征集、评比吧?烦请写悼文的朋友,把链接发给我”;结果,我的浏览器就遭到了前所未有的频繁攻击。
     
      刘刚没有消息,我在推文中说“何頻已发了好几条推,刘刚睡着了(一睡就是好几天)”。吾尔开希说“二〇一七年七月十三日,中国又多了一个记忆哀伤、愤怒、痛恨、绝望;以及自由、理想、希望的日子。 流亡在台湾。痛哭中”,我信,我也能够理解。
     
      鲍彤在《刘晓波和他的政治主张》中说《零八宪章》时,道“有两个问题可能是比较难于被接受。一个是「军队国家化」,还有一个是「联邦制」”。我觉得鲍彤没抓到问题的实质。《零八宪章》的“可恶”,显然是“公知”签名。
     
      就聚众闹事而言,党不怕闹事,而怕聚众。就像我征集刘晓波悼文,浏览器要遭前所未有的频繁攻击一样;刘晓波找鲍彤、找张三李四,找那么多人签名,肯定是“有罪”的。这恰如李大师们,“罪”不在练功,而在于“辅导站”。到处都有“辅导站”,不就是基层组织吗?
     
      记得,我们单位的家属大院,也有个“辅导站”。后来,站长说不练了,就没事了;而副站长,坚持要练,就被带走了。大约是半年多吧,回来之后,正团职的干部,被撸成了工人。还算他平时积攒了些人脉,便到科技资料室去收发资料了。
     
      党是搞组织起家的。怎会不知——任何简单的组织,都是政党的雏形;而政党,是现代政治的工具……这样的道理呢?刘晓波的“罪大恶极”,不是“我没有敌人”、不是《零八宪章》,而是在党天下里搞了组织。
     
      蔡英文悼刘晓波,说“刘晓波先生没有敌人,因為民主没有敌人”。 蔡英文大错特错。民主,是有敌人的。民主的敌人,就是专制与专制思想,就是——我可以搞党,你不可以搞党。我搞党是为了“人民”,你搞党是“颠覆”。
     
      政党,才仅有370年的历史,就这么邪恶。难怪,有人说政党就像秘密团体、就像黑社会。所以,我论述、出版了《平民主与民主》,阐述、提倡《公正第一》,希望实现《大脑革命》。
     
      我真不知道怎么悼刘晓波。或许,这种不知道怎么悼的情绪,就是在悼刘晓波,就是我顾晓军的、最好的、悼念刘晓波的形式?
     
     
                  顾晓军 2017-7-14 南京
     
     
    平民主義民主 ISBN 9789869337243
    大腦革命 ISBN 9789869198103
    公正第一 ISBN 9789869269346
    打倒魯迅 ISBN 9789869220293
    顧曉軍小說【一】 ISBN 9789869220224
    顧曉軍小說【二】 ISBN 9789869314596
    顧曉軍小說【三】 ISBN 9789869397841
     
     

    回覆刪除
    回覆
    1. 未来土共的前途 (如果还有前途得话), 就是公开分开成两个党,在宪法框架下按规则竞争。一旦形成这个格局, 中国才有自由民主的希望和曙光。 目前习红卫兵貌似得志, 实际上只是最后的疯狂。历史的潮流不可阻挡。

      刪除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