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美儀:劉曉波給我們的痛

諾貝爾和平獎得主劉曉波罹患末期肝癌的消息,恰恰在香港回歸20周年期間公布,頓覺百感交集。

劉曉波,內地知名異見人士,這位內地學者長期在艱苦的環境下,為內地的民主、自由、人權發聲。

作為六四事件的代表人物之一,劉曉波由30多歲起,持續過着被捕、監禁、釋放、被監視、再被拘捕入獄的沒自由歲月,但他一直沒離開內地。在這樣的嚴峻政治環境下,他仍堅持用自己最擅長的文字寫作,趁着中國立憲百年、《世界人權宣言》公布60周年的日子,發表《零八憲章》,對國家政制、公民權利與社會發展提出19項建議。

《零八憲章》提出「聯邦共和」的說法,倡議維護港澳的自由制度;在自由民主的前提下,通過平等談判與合作互動的方式尋求海峽兩岸和解方案,以大智慧探索各民族共同繁榮的可能途徑和制度設計,建立「中華聯邦共和國」。

劉曉波的太太劉霞在接受媒體訪問時曾言,劉曉波相信《零八憲章》是和平、理性和低調的。但對於北京而言,這樣的一份網上聯署,根本是以推翻中國人民民主專政的國家政權和社會主義制度,足以令劉曉波被判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判處有期徒刑11年、剝奪政治權利2年。

由2009年底一審判刑起,現年61歲的劉曉波在囚已7年多,本來尚餘3年多的時間便可刑滿出獄,但他的身體卻被癌症吞噬,生命時針已滴答滴答地在最後倒數。

內地雖然已將劉送離監獄,轉到瀋陽的醫院治療,但最教人心戚戚然的,是劉曉波的親友清楚表達了劉希望離開中國,在一個自由的地方離開這個世界,只是這卑微的最後願望恐怕沒能成事。有人或會說:到瀋陽的醫院不是已容許劉「保外就醫」了嗎?不是自由了嗎?不要開玩笑了,在醫院進行的各項檢查、親友探望情况、醫生會診情况一一都被拍下並公之於世,這能算是自由嗎?那醫院只是沒有鐵窗圍堵的無形監獄而已。

在國家的高度管制下,北京連容許劉曉波出國就醫的人道政治動作也不願做了,似乎是不願冒丁點風險,讓劉曉波有機會向外說一句話。畢竟,他是國際有名的諾貝爾和平獎得主。

看到劉曉波的結局,此時此刻香港回歸20周年,大家能對香港的民主制度發展、自由平等公義有所期望嗎?看到劉曉波,還有被長期軟禁的太太劉霞,情緒抑鬱陷入崩潰的境地,有多少人心裏真正為回歸而感到自豪興奮?

作者是資深傳媒工作者

香港 明報

 

激賞明鏡
激賞明鏡 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