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發展,將被美印日堵死在馬六甲?

 

中國與印度軍隊在邊界糾紛,對峙已一個月,近日解放軍增兵高原,緊張情勢升級。而印度、日本和美國海軍日前舉行「馬拉巴爾」系列軍事演習,軍演目標針對在印度洋活動漸增的中國潛艦。印度軍方稱,近期進入印度洋的中國軍艦大增,大多是通過馬六甲海峽進入印度洋。上月間印度海軍宣布一項軍艦永駐計畫,將監測通過馬六甲海峽的艦船活動。馬六甲海峽是當前中國最重要外貿和能源運輸通道,海域如被外國聯手控制,對中國後果嚴重。

中國是馬六甲海峽第一大使用國,每天經該海峽船隻60%目的地或出發地是中國;中國80%進口石油、50%進出口貨物須經馬六甲海峽,它是中國能源和外貿的咽喉,也是遠洋運輸安全的軟肋,被稱為「馬六甲困局」。近年美印日等國軍事介入海峽的戰略意圖日益明顯,讓中國經過這一通道受制於人,陷入被動。

美日印近期除了軍事演習,三國不斷加強軍事與基礎設施合作,以增強對印度洋和馬六甲海峽的監控能力。不久前,美國同意向印度出售22架先進無人偵察機,可追蹤進入印度洋的中國潛艦。如將偵察機部署在孟加拉灣東測的安達曼─尼科巴群島,印度就掌控咽喉要道,獲得對中國最大海上軟肋之一的控制權。南北綿延470哩的安達曼─尼科巴群島,扼控從馬六甲海峽進入印度洋的航道。印度海軍既可通過封鎖海峽,阻止外國海軍進入印度洋,又能通過海峽進入南海和太平洋。

去年,日本成為首個獲准在群島建造基礎設施的外國政府,將興建一座15兆瓦發電廠。日本還與新加坡達成必要時使用其港口基地的協議,與馬六甲海峽沿岸國家舉行聯合軍演,並引進大型噴射偵察機,以提高對海峽的遠程偵察和打擊能力。

印度、美國和日本共同遏制中國,主因在中國崛起,擴大在南海和印度洋活動。日前,解放軍首個海外基地、駐吉布地(吉布提)軍事基地成立暨部隊出征儀式在廣東湛江一個軍港舉行,這是中國部隊首次在海外部署。雖然中國駐吉布地基地與美軍基地近在咫尺,兩者實力差距極大,但此舉仍加劇外國戒心,中國過去對外採不干預態度,如今擴張國際影響力,朝全球軍事強國邁進。

吉布地占據印度洋通往紅海南部入口,戰略地位重要。之前,中國和馬來西亞共同建設馬六甲皇京港(Melaka Gateway),由於位處馬六甲海峽戰略據點,外界質疑中國建設皇京港具戰略目的。近年中國潛艦艦隊迅速擴大,北京已控制巴基斯坦瓜達爾港。作為「一帶一路」重要內容的中巴經濟走廊,穿越中、印和巴基斯坦三方實際控制的克什米爾,引起印度不滿與警惕。印度關注3000公里中巴經濟走廊盡頭的瓜達爾港,會成中國的海軍基地,直接威脅印度孟買的海軍。

中國近年為擺脫「馬六甲困境」,一直在尋找和開闢替代馬六甲海峽海運的陸路途徑,譬如中俄之間、中國與哈薩克之間,都興建原油和天然氣管道,中緬也興建油氣管道,這些管道建成後,可承擔中國油氣進口量40%,使經海峽的油氣進口量從80%降至60%;計畫興建中的鐵路,從新加坡出發,途經吉隆坡、曼谷、金邊、胡志明市、河內、最後抵達昆明的泛亞鐵路;參與東盟瀾滄江—湄公河國際航道、曼谷—昆明公路、河內—友誼關—南寧高速公路等建設,一定程度上可協助中國繞過海峽,貿易貨物可由東南亞直達南寧或昆明。

然而,這些替代通道即使都建成,只能部分替代馬六甲海峽運輸量,馬六甲海峽對中國外貿和能源進口的戰略地位,不會有根本改變。如果美印日對該通道有效控制,中國海軍的遠洋制海能力不能覆蓋馬六甲海峽及更遠海域,形成縱深防禦,未來中國長足發展將受到致命威脅,甚至有被堵死在馬六甲海峽的風險。

中印邊界月前發生糾紛,衝突地段是中印僅有的一段無爭議邊界,中方要築公路,被印軍阻止,導致中國軍隊衝進印軍防區毀掉前哨兩個碉堡,雙方軍人互相推搡,迄今僵持,使1962年中印戰爭的陰影再現。互不相讓下,印度拒絕談判,讓人聯想印度挾美日支持,想牽制中國,其目的和美日印聯合軍演如出一轍,中國在南疆和南海,都出現新的挑戰。

《世界日報》社論

激賞明鏡
激賞明鏡 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訂閱明鏡家族電視台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