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官敷衍 一文盡現


領導幹部由各種各樣的人負責生活起居,包括拎包、打傘,已經常態化。

劉未未 評論員

6月23日,陝西《延安日報》二版以《欲明人者先自明 欲正人者先正己》為題刊發該省富縣縣委書記李志鋒署名文章。這篇文章與兩年前官媒新華社一篇時評高度雷同,李的文章1566字中有847字與這篇評論一模一樣。

7月初被網友發現、指出後,7月3日該縣宣傳部一負責人稱「此事屬於縣委辦公室工作方面的重大失誤」,並稱此事件為「李志峰同志『被署名』」。陝西媒體華商報報道稱,該文由富縣縣委辦公室組織撰寫,李並不知情。至於為何以署名文章形式見報發表,李也不知情。4日,該縣宣傳部表示,該文是縣紀委工作人員撰寫,縣委辦工作人員把文章交給延安市紀委。5日,陝西日報主辦的陝西傳媒網發文稱,李志鋒日前在民主生活會上已就「抄襲」事件做出深刻檢討和反思,並對工作中暴露出的不嚴不實做出自我批評,表示一定要深刻汲取教訓,從嚴從實要求自己,以實際行動改學風、轉作風。

看,這就是典型的中國式闢謠。最首要的就是撇開責任,實在沒辦法撇開責任,就以各種各樣的理由解釋、推脫,還是沒辦法解決就承認錯誤、檢討。李書記檢討的出台,也經過了同樣的曲折道路,也是其最無奈的選擇。如果外界的質疑不再持續,李的書記之路還會走下去。但是如果質疑的聲音過大,他就會被英明的上級免職或進行其他處理。

在大陸,做了領導幹部的官員,不管是寫文章或者是各種日常生活,都會有人幫忙,政府會以保姆似的服務來呵護、照顧他們。哪怕是小小的鎮長和鄉委黨委書記,都有專職廚師,也有專門幫他們處理文字的工作人員。縣委書記李志峰也享受這種待遇,幫他處理文字的人當然更多。這篇文章,是他的一個任務,他肯定清楚,當然也和平時一樣,安排下去就有人幫他寫,但是寫作的人偷懶,隨便在網上找了篇文章糊弄過去,沒想到被網友抓了個正著。

為什麼認定他清楚這個事情呢?因為這篇文章並不是一般的文字材料,它是中共十八大之後所開展的黨的群眾路線教育實踐活動的學習心得體會,這是當地進行該項活動的一個重要要求,黨政一把手必須有心得體會,實際上普通的公務員也要求寫心得體會。而黨政一把手所寫的心得體會則由當地黨報以活動專欄形式公開發表。至少在外界看來,當地的教育實踐活動進行的轟轟烈烈。官方所推動的大多數運動式的活動,都是如此,必須形成完備的文字資料。上級對活動的檢查,主要的評判標準也是文字資料。所以從上到下,從普通的公務員到領導幹部,都在不停的寫材料,寫各種各樣的心得、體會。普通的公務員必須自己來寫,至少是自己動手,而領導幹部則由專門指定的人員代筆。

公開回應說「不知情」,那真是把公眾都當豬狗來糊弄了。領導幹部由各種各樣的人負責生活起居,包括拎包、打傘,已經常態化,由於官員由手下打傘被網友狠狠的搞了幾次,所以現在已經較少有幹部讓手下在公共場合打傘。但在私下並不好說,代筆寫文章更是難以杜絕,似乎人們也沒有苛責到領導幹部必須自己寫文章。不過也不能所有文章都由秘書來寫,像這種教育實踐活動的心得體會,要寫的是其個人經過學習之後的心得體會,李書記把寫作班子的心得體會當成自己的,意味著他並沒有把群眾路線教育實踐活動當回事,也意味著當地在推動這項活動時是同樣的心態,至少該縣就是如此。

實際上,這種心態並不是一人、一地所獨有。因為官方在不停地搞各種各樣的教育學習,如果有一項活動真正得到落實,公務員就不會是目前的這種狀態。所以,無論你上邊喊的再怎麼大聲、再怎麼重視,下面也都會以類似的方式來應對。最終的結果是,民眾不再相信官方的各種教育活動,各級公務員同樣也以類似行動對這些活動應付了事。學習教育對於公務員特別是領導幹部改變作風的作用相當有限。縣委書記李志峰同志就是最好的例子,如果這次實踐教育活動觸及了他的靈魂深處,他還會允許寫作班子來寫自己的心得體會嗎?

這種情況,從上到下都清楚的很,可是都在樂此不疲地繼續幹著。好像公務員(特別是領導幹部)離開了各種各樣的活動,就馬上會變成脫離群眾、不認真履行職責的群體。但是實際上的教育活動起到了作用嗎?如果真的認為有用,那就從文字材料的真實性上來辨別吧,看看到底有多少文字材料是弄虛作假、東拼西湊來的。當然,少不了也會勞民傷財一番。一個連心得體會都不願意寫的縣委書記,想讓他扎下根來為人民辦事,恐怕只能是上級的一廂情願,民眾肯定是不會相信的。

東網

 

激賞明鏡
激賞明鏡 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