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时刻 当局仍拒绝刘晓波出国治疗

港人7月12日在中联办门口示威要求中国当局还刘晓波自由 路透社打开自由的网络,到处都是要求中国当局还刘晓波以自由、予其出国治疗的呼声。打开中国的网络,当局还在拼命屏蔽这个全世界都熟悉的名字。搜寻刘晓波,立即反馈:“根据相关法律法规和政策,‘刘晓波’搜索结果未予显示。”

*

中国人权活动人士胡佳发推说:“习近平,你现在还刘晓波自由还来得及!世界给你一个对自己救赎的机会。”

周三,北京当局继续拒绝满足刘晓波出国治疗的愿望,即使美德医疗专家认为,刘晓波可以在精心护理下乘飞机到国外治疗。

当局一面拒绝,一面发出了几乎类似于死亡通知书一般的公告。与此同时,目击者称,在刘晓波所在的沈阳一所医院,保安增多,不让任何一个来访的亲友接近,周围的宾馆住满安全人员,监视着外国记者的一举一动。

刘晓波如果死去,将成为继德国遭纳粹关押卡尔·冯·奥西茨基之后第二位丧失自由死在重重监视的医院中的诺贝尔和平奖得主。

Fin publicité dans NaN s

德国政府周三发布声明,德国已做好治疗刘晓波的准备。周二,美国国务院也做出了类似的声明。星期三,台湾总统蔡英文呼吁北京给刘晓波和家人以自由,台湾愿意提供所有可能的协助。

但是中国外交部周三重复说:外国不要干涉中国内政。刘晓波的朋友野渡对法新社表示,这个政府没有任何怜悯心。哪怕刘晓波出去后只能活三个小时,他们也不会让他出去,他们害怕刘晓波自由谈论政治。

就是在这样严酷的环境下,刘晓波的亲友们,所有热爱自由的中国人还在想法设法营救刘晓波,并且把他们的声音传递到世界。

发起自由刘晓波工作组的中山大学教授艾晓明表示,签名呼吁要求北京放人的已近六百人。 她说:“晓波,哪怕你已经停止呼吸;你的灵魂尚未走远,我们以这种方式陪伴你。”『维权网』报道:海内外已经超过三万四千人联署『紧急呼吁:还刘晓波彻底自由』

刘晓波在生命垂危时刻,都难以获得自由,诗人孟浪7月11日凌晨写下一首『无题』:

直播一个民族的死亡

直播一个国家的死亡

哈利路亚,只有他一个人在复活中。

谁直接掐断了他的复活

这个民族没有凶手

这个国家没有血迹。

现场是做了手脚的

那些医生的手脚,

充满了仁慈充满了这个民族、这个国家。

能瘦一点吗?能再瘦一点吗?

就像他,一个人,

他最后的消瘦一副骨架也撑起整座人类博物馆。

直播一个民族的死亡

直播一个国家的死亡

哈利路亚,只有他一个人在复活中。

一位网友写道:“刘晓波事件的残酷性是超出人类想象的,无论在国外甚至国内。中共成功展示它可以在全世界面前慢慢地杀掉一个手无寸铁的人,全程直播......”

北京当局公布的刘晓波医疗信息的真实程度受到严重怀疑。北风表示:“刘晓波可能已经去世了,当局控制了所有家人,秘而不宣相信是为了部署维稳。”

一些人权组织怀疑中国医疗当局发布的医疗报告的真实性。北京称刘晓波的健康程度不允许出外医疗,但是,两名西方医生周日在刘晓波病房表达了完全不同的意见。

国际大赦组织表示,当局控制着刘晓波的全部医疗资料,很难核实通过医院发布的公告的真实性。但是,我们可以合法地疑问,当局发表这些公告的目的是在为拒绝刘晓波出国治疗辩护。

人道观察组织表示,无法知道这到底是专业的医疗报告,还是受政治操作的信息。刘晓波的朋友胡佳则流泪表示,刘晓波的亲人拒绝呼吸插管,也许还抱着希望刘晓波离开中国的最后一线希望。他认为,“如果他被人工插管治疗,他将不可能离开病床。”,他说:“坚持住,晓波”。

法广RFI 安德烈

激賞明鏡
激賞明鏡 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