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佳:迅速让刘霞脱离苦海以免悲剧重演



(法广RFI)在举世瞩目之下,中国当局在两天之内就快速处理了中国诺贝尔奖得主刘晓波的丧事,刘晓波的长兄在葬礼仪式上发表的多次感谢政府的言论引发网络热议。此外,舆论关注的另一大焦点的刘晓波的遗孀刘霞的下落,在葬礼之后外界没有刘霞的任何消息,中国当局在葬礼之后举行的记者会上公然拒绝回答记者提出的相关问题。

*

国际社会高度关注刘霞的命运,继美国与欧盟之后,澳大利亚外交部长今天也公开呼吁中国政府尽快恢复刘霞的自由,允许刘霞自由选择旅游以及居所。

 

人权组织国际特赦在网络发动自由刘霞联名签署活动到周日已经征集到七千多个签名。

 

由海内外关注刘晓波的人士联合发起的自由刘晓波关注组近日发动“自由刘霞”运动,呼吁外界关注的刘霞的处境,我们请“自由刘霞”运动的发起者之一,刘晓波夫妇的挚友,欧盟议会萨哈罗夫人权奖得主,北京著名异议人士胡佳谈谈他所了解的刘霞的境况。

 

法广: 胡佳,您好,首先请您谈谈您对刘晓波的长兄三谢政府的言论的看法?

 

胡佳:正如人手五指长短不一一样,中国社会在一个家庭中政见不同是很常见的。刘晓波的大哥长期在体制内工作,本人又是党员,基本上同这个国家是同龄人,他在国营企业做过管理工作,又在干休所工作过,在这些系统工作人,显然必须有党派的思维,所谓党言党语,所以,我个人认为刘晓光在葬礼上的言论可以是三七开,七分是他内心真的感受,他真认为中共做出了努力来拯救他弟弟的生命。因为他介入得很晚,基本上是在刘晓波陷入弥留之际他才被叫到沈阳,所以他可能确实认为医院方已经尽力。而且,这么多年来,尤其是在六四之后,刘晓光并不认同他的三弟的做法,他们兄弟之间也基本不再来往,他的大哥并不认同三弟所走的道路。另外三分是因为他自己也知道如果不这么说,又能怎样呢?他说不定自己及其家人都会受到株连,他的下一代会受到株连,他从刘霞以及刘辉的例子上已经看透了,所以,他自己肯定也有压力。他在全场曾经四次感谢政府,我们对此感到十分痛心,因为我们明明知道中共才是刽子手,这场风光大秀只是掩人耳目,做给外界看,让全世界都看到似乎该做的他们都已经做了,似乎已经尽力最大的努力,而实际上,刘晓波的死是早已注定了的,刘晓波在监狱里就已经是肝癌晚期了,共产党就是不能让中国的曼德拉走出监狱,消灭了为了反对派的领军人物。

 

法广: 刘晓波去世之后,外界特别关注的是刘霞的命运,在当局举行的记者会上,政府发言人拒绝透露刘霞目前的居所,您如何预见刘霞今后的处境?

 

胡佳:说到这个全世界最痛苦的女人,不得不扼腕叹息。刘霞在过去七年中一直是处于牢狱状态。自从2010年10月8日,刘晓波获得诺贝尔和平奖之后,她就失去了自由,而且她还被禁止向刘晓波披露她自己的处境,包括他的弟弟受到株连并且被判刑等消息,她都不能告诉刘晓波。直到去年和今年她的父母都相继去世之后,刘霞才决定孤注一掷将一切都告诉刘晓波。刘晓波听说之后感到无限的内疚,因此才决定为了刘霞接受保外就医。然而,这一线曙光却很快被熄灭,刘晓波得癌症的噩耗使她的希望成为泡影。这最后一个月的时间内,她总算可以与他的爱人耳鬓厮磨,但同时却是他的爱人肉体上最痛苦的时候,她无奈地看着他的爱人逐渐理她远去。所以刘霞现在身心极度疲惫与悲伤。而且,我们也看到在整整一个月的时间内,外界只看到刘霞十秒钟的一段录像,当局的信息封锁是如此的严密,刘霞的任何信息都看不到。特别是晓波7月13日5点35分过世之后,我们无法联系到刘霞的所有亲属,刘霞在哪里?她现在怎么样?我们根本无法知道刘霞今后何时回北京,回北京之后是否会继续被监视。如果我们知道她在哪里,我们一定会起找她,告诉她我们都在关注她。让她可以趴在我们的肩膀上尽情地哭,让她把内心的悲愤都倾诉出来。我们自由刘霞活动从晓波去世就已经开始,因为她现在父母,爱人都走了,只剩下一位弟弟还是带罪之身,可以想象她的内心是何等的孤漠,她很可能就像几年前她曾经说过的那样从楼上跳下去,这绝不是空穴来风。刘晓波去世的时候有一副漫画我们许多人都看到,带着天使的翅膀刘晓波牵着刘霞的手,这幅画很美,但是也给我们一种不祥的预感,刘霞不应该走,她应该活下去,应该在自由和安全的环境中医治他的创伤。我们应该象当初呼吁援救刘晓波那样为刘霞呼吁,应该迅速行动,否则发生在刘晓波身上的悲剧很可能在刘霞身上再度发生。

 

感谢胡佳先生接受本台的专访。

激賞明鏡
激賞明鏡 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