習近平漏說最關鍵的「相信香港人」

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結束赴香港參加香港回歸20周年活動,1日中午搭機離港;三天訪問中,他再三向香港人致意,勸勉港人為前途努力,表達對香港的關懷備至,但就在他專機起飛後兩小時,數萬香港人走上街頭,從維園到灣仔遊行三公里,表達對北京的不滿。

習近平在歡迎晚宴的講話,特意對香港人提出「三個相信( 相信自己、相信香港和相信國家),在特首林鄭月娥就職禮上講話,又交給新政府「四項任務」(落實一國兩制、加強年輕人愛國意識、發展經濟要依靠祖國、注重民生以減少社會分歧)。

但習近平卻漏了最關鍵的「一個相信」,即:北京必須相信香港人。北京相信香港人,是香港要有作為的前提,如果北京不信任香港人,包括不相信林鄭,以及不相信香港年輕人,只一心想控制和統戰,香港就沒有做事的空間,就算想努力也無從入手。

第一,不相信特首。北京已牢牢控制特首人選,只有北京點頭的人才能當特首;特首任命權也在北京中央。但林鄭選上了,用人方面仍處處受到北京審查,凡是不符合「愛國」條件的人都不能考慮;更重要的,林鄭必須聽於命北京,按北京旨意辦事,這就使香港的事情變得難辦。試問只能按北京利益辦事的特首,怎麼能得到香港人的信任和支持?

上任後的林鄭,由於只能考量北京的利益辦事,必然被年輕人和泛民派質疑,要她去化解社會分歧、教導年輕人愛國,豈不是緣木求魚?香港特首和特區政府只有在按照香港利益辦事,才會得到港人支持,道理很明白;習近平要林鄭做事,前提就是要相信她和她的政府,不要事事控制,多給她一點空間,唯有這樣,她才能達成北京交付的任務。

第二,不相信香港年輕人。習近平在林鄭就職講話中特別提到,香港年輕人不夠愛國。這是對他們不信任,問題是,年輕人為什麼不相信北京?年輕人認為,2014年國務院發表「一國兩制白皮書」,人大常委會同年8月31日作出決定,背棄基本法給予香港的特首普選承諾,使他們希望落空;北京要年輕人愛國和相信中央,其實很容易,只要回到基本法的普選承諾,就可以做到。

絕大多數香港人都不贊成「港獨」,強大的中國怎麼能不相信香港年輕人?不信任的結果只會是對抗,2014年「雨傘運動」和2016年立法會選舉,出現年輕人主張港獨聲音,都是例子;如果北京一味強硬,不相信年輕人,則他們不但不會愛國,對中央的抗拒意識只會日漸加深。

第三,不相信一半香港人。香港民意對建制派和反對派支持度約各占一半;北京長期在香港培養本土左派,又極力統戰,拉攏親北京的商界,這種手法等於只信任一半香港人,不信另一半,實際上等於製造分歧,使香港出現「一個社會、兩種聲音」。北京迴避面對香港的實際困難,憑空要林鄭去化解分歧,談何容易?

第四,不相信公務員。北京對港英留下的公務員制度,自始至終都不信任。習近平在林鄭就職講話中仍提到,公務員不夠愛國,要他們多認識基本法。但其實香港回歸20年,靠的並不是北京培養的本土左派,而是靠公務員制度,以及該制度培養的港府官員維持,特別是最上層政務官系統。回歸已20年,北京無人可用,最後還是要用公務員出身的林鄭;林鄭組治理班子還須重用公務員,大部分司局級官員都是公務員出身。北京如能對公務員多一點信任,港府工作空間就會大很多。

第五,習近平要香港人自信,說法沒問題。香港人自信可以管好香港,但前提是,北京必須相信香港人。1960年代至回歸前,香港人的努力使香港經濟起飛,成為東亞四小龍之一,而且在法治、自由和廉潔等,都成為領先國際的全球化城市,香港人怎麼會不相信自己有能力可以管好自己?

總括而言,回歸之後,香港出現的問題大多不是出自香港,而在於北京要對香港嚴密控制,一切要按北京旨意辦事,造成「北京利益」和「香港利益」的矛盾。這種矛盾又特別見於北京當局2014年翻轉一國兩制的普選承諾上。香港人其實沒有「港獨」念頭,也無意對大陸滲透和顛覆;強大的中國,應該多相信香港人一點,才能有良性循環。

《世界日報》社論

激賞明鏡
激賞明鏡 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

  1. 好社论!习并非因疏忽而漏说“相信香港人”,而是他打心眼里不愿也不会相信香港人。因为他来自毛的共党绞肉机,那里奉行斗争哲学。

    回覆刪除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