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德的愤怒还是国籍的愤怒?——评成都兰桂坊事件

兰花和桂花分别被称作花中君子与花中月老,本是纯洁与才德的象征。成都兰桂坊,一个多么富有诗意和传统美感的名字,不成想却被一次不雅视频事件玷污了。

近日,只因为一对不知廉耻的狗男女,在众目睽睽的围观之下公然露天行淫,野合之后男子欲提裤子走人,女子因此又闹出欲割腕投河的丑剧。

据公安机关的通报,涉事男子为西班牙人,25岁;涉事女子为四川广元人,20岁。两人因触犯《治安管理处罚法》第44条的规定,皆已被行政拘留。10天拘留期满后男子还将被驱逐遣返。

此事之视频曾被传到网上,引起网民的广泛讨论。大家共同的第一反应都是愤怒,但愤怒的焦点却有所不同。大部分人觉得那个洋人太垃圾,来中国骗炮,玩弄女性,不负责任;那个女子更是不要脸,在洋人面前表现得太低贱,给中国人丢了脸。

其实这次事件之所以成为新闻热点,主要还在于渣男是个外国人,于是夹杂了很多的民族情感在里面,我称之为国籍的愤怒。如果此事发生在一对中国男女之间,也许大家早已司空见惯、见怪不怪,最多哀叹两句世风日下罢了。

说到底,国籍的愤怒看重的只是我们作为中国人的尊严受到了冒犯——洋人太不拿中国女人当回事了,对于国内的性自由他们并不十分反对,有些人甚至还会将之作为人权去争取。道德的愤怒则不然,认为垃圾是不分国籍的,在此次事件中归根结底是我们作为人的尊严受到了冒犯,人类的性道德受到挑战。

当你还在意他们是中国人抑或外国人的时候,潜意识里你依旧承认他们是人。但若从道德的角度看,他们的行为早已猪狗不如,既然不配为人,也就无所谓中外之分了。

当事人是一个外国人,并不能加重我的愤怒;即便是一个中国人,也同样不能减少我的愤怒。在我的眼中,看到的只是两只畜生,与国籍无关,更不必以此去牵连其各自的国家和同胞。

国籍的愤怒太多,道德的愤怒太少,恰恰暴露了我们这个时代的道德危机。人们只习惯以国别去划分敌我,却不能以道德本身的原则来判断是非美丑善恶,以至于渐渐麻木不仁,堕落为禽兽。

孟子云:人与禽兽之别几希。可不慎乎?在这个彰显自由与权利、贬低道德与贞洁的时代,人类还能重新找回礼义廉耻吗?没有了礼义廉耻的道德准则,越是富足的经济,越是不受限的自由,越是扩大的权利,就越是促成人类的放纵、腐化与堕落。

到底什么才是好的生活?人类有必要常常回溯这一本原命题,进行哲学思考,时时提醒自己,不忘初心。切不可让自称普世价值的抽象教条禁锢了我们对生活真谛的追问,更不要用民族国家的国籍或边界割裂了真理和良知的普适性。

齐义虎,儒家网

激賞明鏡
激賞明鏡 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訂閱明鏡家族電視台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