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解嚴三十年 中國民主能否有契機?

Taiwan Parlament (picture-alliance/dpa/T. Parliamen)

7月15日,台灣迎來民主轉型標誌性事件「解除戒嚴三十年」,而就在此前兩天,中國諾貝爾和平獎獲得者劉曉波在服刑期去世。 三十年來,台海兩岸經歷完全不同的發展里程,也形成了截然相反的政治生態。

30年前的7月15日,台灣當局長達38年的戒嚴令終於解除,從那一天起外匯不在管制、人民可以自由組黨結社,宣揚其他其他政治思想等也不再視為犯罪,台灣的自由年代正式起步,爾後也促成了民主化,直轄市長與總統先後正是民選,人民權力開始擁有權力。

而在30年後的7月15日,中國瀋陽一處焚化爐,將病故的諾貝爾和平獎得主劉曉波的遺體被迅速火化。隨後,劉曉波的骨灰灑在大海中,官方表示這是"當地風俗",劉氏家族甚至出來召開記者會,對此表示這是尊重家屬遺願,感謝共產黨的"人文關懷",隨後匆匆離去。

這些畫面與說法,讓台灣人有種似曾相似的感覺,曾幾何時的戒嚴時期,許多台灣人因為爭取自由,而被當局不明就裡、或栽以莫須有的罪名,關押到自然"病死"甚至當場"槍決",隨後被當局政府自行宣佈疑犯"有悔意",面對接受"法律制裁"。如今台灣人再度看到這樣的景象,只會更加深認為"絕不能回到那個年代"。 30年前與後,台灣與中國的政治生態已截然不同。

曾經的白色恐怖

台灣的戒嚴令始於1949年。1947年時,國軍與共軍在大陸戰場交戰,國民黨政府宣佈國家進入"動員戡亂",動員即全國總動員、戡亂即是戡平匪亂。然而,國民黨兵敗如山倒,最後被迫撤退到台灣後,隨即發佈全台灣戒嚴令,從此讓台灣的自由思想受到束縛,白色恐怖時代的冤獄不計其數。

直到1970年代後,國際局勢風雲變色,中華民國退出聯合國,台灣的黨外勢力日漸蓬勃,主張要求解除戒嚴聲浪日益高漲。 1980年代過後,台灣的抗議浪潮已然成熟,黨外人士也在1986年自行組成民進黨挑戰當局,也讓蔣經國決定解嚴還政於民。最終在1987年時,台灣官方新聞局長邵玉銘代表政府,宣告台灣地區38年的戒嚴令正式解除。

仍有困境待解決

至今30多年下來,台灣的自由與民主思想深植人心,尤其時新世代的青年,都認為這是他們社會不可或缺的一部分。然而,台灣縱使完成了許多政治改革,直接民選出自己的領袖,還是有許多問題尚待解決。

台灣成功大學政治系的教授梁文韜,接受德國之聲訪問時表示,台灣解嚴30年,現今想要走更獨立自主的國家路線,但是跟30年前相比,中國因素的改變很大。目前中國已然是世界第二大經濟體,然而思想控制卻日益嚴厲。除在國內完全控制輿論外,海外的收買人心也在持續,不少台灣、香港的媒體,或多或少都有中國資金或是影響力在其中。如何與中國這個"巨獸" 相處,關乎到台灣民主的未來。

劉曉波病逝中國民主受挫

而從中國角度來看,劉曉波的過世,無疑更讓中國的民主自由腳步遭逢巨大打擊,台灣解嚴當時擔任的新聞局長邵玉銘就認為,中國的方法相當"不聰明"。他向本網表示:"其實當初就請太太領諾貝爾獎,然後劉曉波有求醫的需要,就讓他出國,就像一般民運人士對待即可"。可是到最後,中國當局關押他到病情不能拖延,被檢查時已經是肝癌末期,他認為中國就像"抱炸彈在自己懷裡",最終只能落人口舌。

面對中國這個龐大的國家機器,是否還有民主自由的契機?梁文韜自己則表示"很悲觀",最重要的原因是中國政府"喜好權力鬥爭"。梁文韜說:"中國的百年建設小康社會"理想已經消失,他們現在做事不考慮正當性,"只要我活得下來,所有手段我都可用,包括陷害、栽贓,他們高層就是在彼此猜忌,然後看誰先下手,坦白說,就是回歸山林的叢林政治"。

"中國定型的國際觀"

邵玉銘則說,中國領導人要思考的是,國家經濟蓬勃發展下,人民教育水平一定不差,不閉關自守,廣納開明的知識份子才是第一要務:"當時我們政府部會首長幾乎9成都是留學歐美歸國的博士"。話鋒一轉他也說:"你看看中國的各級官員,外交部官員,有哪幾個是國外留學回來的?都是黨校教出來的,國際觀就是'中國定型的國際觀'。"

而今,外界都在高度關注的是,今年中國的十九大,是否會有更清晰的第六代接班輪廓。但專家們都認為,中國的不定性因素太多,除非國家發生重大天災,如饑荒等,否則未來中國的高壓統治,權力不下放人民的態勢依舊明顯。梁文韜表示:"中國人民的自主意識覺醒才是最重要,由下而上的逼迫自古以來都是政治演變的法則"。

德國之聲中文網 凱中(台北特約記者)

 

激賞明鏡
激賞明鏡 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