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秘加拿大如何帮助中国制定反家暴法


                                                           北京街头反家庭暴力宣传海报。摄于2002年9月17日。法新社

 

 

(法广RFI 蒙特利尔特约潘卫)七月份曝光的加拿大外交部年初的一份报告对中国人权状况恶化重点着墨,但也指中国“在某些方面有积极进展”,说“在与加拿大等国磋商后颁布了中国首部反家暴法”。更早之前,加拿大《国会山时报》(hilltimes.com)曾撰文介绍加拿大如何帮助中国制定反家暴法的细节,并引述前驻华大使赵朴(Guy Saint-Jacques)的话说,“在与中国政府讨论人权问题时,反对家庭暴力具有政治上‘安全’性,中国也愿意在这个问题上取得进展”。

*

家庭暴力长期存在于中国社会,只是人们很少提及,这种情况在2011年9月发生了变化,因倡导“疯狂英语”而闻名中国的企业家李阳与美籍妻子李金的家庭纠纷在中国引发热议,李金在新浪微博上控诉李阳对其疯狂实施家庭暴力并要求离婚,照片显示她被丈夫打得头破血流,但警察却置之不理。李阳后来公开承认殴打了妻子,但他以为中国文化传统讲究家丑不能外扬,妻子不应该对外人诉说。中国官方数据显示约四分之一的已婚女性遭遇过家庭暴力,但很少有人向当局报告。

 

据2016年10月离任的赵朴大使透露,2013年被撤并的加拿大国际开发署(CIDA)在家庭暴力问题上与中国有多年的密切合作,1998年至2005年期间向中国妇联提供了500万资助,帮助加强中国各级妇联、警方和中国法庭在处理家庭暴力方面的合作。在中国政府刚刚考虑要起草反家暴法时,中国官员就来与他接触,要求他为中国立法者访问加拿大提供方便。在加拿大方面同意后,中国官员得以近距离观察加拿大政府、司法和社会服务机构是如何处理家庭暴力案件的。

 

在双方的合作过程中,加拿大前总理乔·克拉克(Joe Clark)的妻子莫林·麦克提尔(Maureen McTeer)律师也助了一臂之力,她在2015年参加了加拿大驻华使馆举办的一系列妇女维权活动,而这些活动是为纪念 1995年在北京举行的联合国第四届妇女大会二十周年而举办的。

 

加拿大外交部资料显示,由高级官员组成的中国代表团于2014年10月访问了加拿大,与当时保守党内阁的司法、妇女和公共卫生部门多次会晤,“从加拿大打击家庭暴力的实践中吸取经验教训”。加拿大统计局的数据显示,从2009年到2014年期间,约4%的加拿大家庭发生过家庭暴力,比10年前的7%有所下降。

 

赵朴回忆说,中国官员对加拿大有关滥用法律的定义很感兴趣,因为这些行为事关调解和刑事处罚。加拿大外交部相信“加拿大的合作在一定程度上有助于塑造中国法律的最终文本”,

 

因为加拿大为中国家暴法草案的前两稿提供了修改意见,外交部称尽管有“一些缺点”,但它是“重要的里程碑”。

 

2015年12月,中国全国人大通过立法,正式禁止任何形式的家庭暴力,并简化获得限制令的程序。这一法律涵盖已婚和未婚的生活在一起的异性夫妻,以及寄养的儿童。适用范围包括心理和身体虐待,但不适用于同性伴侣。

 

这也是加拿大外交部承认有“一些缺点”的地方,加拿大反暴力和反骚扰的法律适用于不同性取向的配偶,但中国法律并不承认同性家庭,中国官员对外解释说反家庭暴力法没有涵盖同性配偶,是因为中国政府“尚未发现”同性伴侣间的暴力问题,但赵朴相信原因是中国政府还没有准备公开承认同性配偶的法律地位。

 

尽管如此,加拿大外交部还是为中国政府“在起草法案的早期阶段”就找加拿大取经感到自豪,赵朴认为“这是一个经过长期合作取得成果的好例子”,由于过去的成功合作,中国愿意与加拿大政府讨论反家暴问题,并从加拿大的法律中寻找“灵感”。中国方面对此也直言不讳,中国驻加大使馆发言人肯定加拿大和中国在司法领域有“良好的交流”,并强调从其他国家的“良好立法经验”中取经是中国的长期做法。

 

 

激賞明鏡
激賞明鏡 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訂閱明鏡家族電視台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