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樣怎麼會心靈契合?

杭之 政論家、國安會前副秘書長

兩岸關係依然嚴峻,冷對峙還看不到緩和的跡象。航母通過海峽、戰機繞台展示海空武力,可能形成常態。北京似乎相信,這樣的壓力有助於達到政治目的。在許多方面,北京這種彰顯立場趨硬的動作越來越多。

今年5月,北京致國民黨新黨魁的賀電,顯示其對台政策立場的價碼拉高了。原來跟國民黨交往時耐著性子不說破的「不表」,現在清楚挑明,只談「一中」,「九二」就是「一中」,沒有什麼表不表。接著,巴拿馬與北京建交,重重一拳打在台灣臉上。日前,新華社發布一份《新聞信息報導中的禁用詞和慎用詞》,總共102條,其中跟港澳台和領土、主權有關的達58條,鉅細靡遺地規定不得這樣、嚴禁那樣。雖然這些立場不是現在才有的,但高調地再拿出來強調,反映了北京當前的心態。

中塑造正確世界觀

從這些規定,台灣的國家地位徹底被否定。不但不准使用「中華民國」、「台灣政府」,還嚴禁使用「中華民國總統(副總統)」及省市級以上政府機關及其首長的稱呼,如「金融監督管理委員會」也要改稱「台灣地區金融監管機構」;甚至「台語」也不准使用,只能說「閩南語」;兩岸互爭法統時的「反共愛國同盟」「三民主義統一中國大同盟」等也必須迴避。更有甚者,該規定還明令「『九二共識』不可使用台灣方面『九二共識、一中各表』的說法」,再一次明確化5月賀電流露的跡象。

總之,北京的立場是否定台灣的國家地位、否定台灣有主權。這很清楚地表現在一條規定中:「台灣是中國的一個省,但考慮到台灣同胞的心理感受,現在一般不稱『台灣省』,多用『台灣地區』或『台灣』。」再說一次,這不是新立場,但高調地再耳提面命,反映當前的氛圍。

一些語言哲學家提示我們,語言之間的真正差異,並不是聲音不同或記號不同,而是世界觀的差異,不同的語言用法可能會對我們思維方式或世界觀產生一定程度的影響。中國共產黨人應該很相信這樣的觀點,不管是歷來整頓黨風、學風、文風,或者對外的宣傳,都很重視世界觀的改造,所以他們很注重會反映「正確」思想和世界觀的遣詞用字,避免使用反映「反動」思想、「反動」世界觀的詞彙。在特定年代,詞語的使用,關係思想正確與否,是性命交關的。所以,禁用詞與慎用詞的頒布也就很自然了,

台重精神心靈解放

不知是否巧合,這陣子台灣社會很多人談著解嚴30年。那38年的戒嚴歲月在精神上是沉重的。那沉重就像柏楊為綠島人權紀念碑所題的詩句:「在那個時代╱有多少母親╱為她們囚禁在這個島上的孩子╱長夜哭泣」。活過那個年代的人,經驗也許不同,但精神上心靈上恐怕多多少少都徘徊過、籠罩過無名的烏雲,甚至創傷。這烏雲、這創傷的本質,來自於要求你有統治者規定的正確思想、正確世界觀。30年前,台灣解嚴了。簡單地說,解嚴最大的意義就是精神心靈的解放。30 年來,思想控制的創傷還沒完全癒合,然而,一個似曾相識的浪潮像潮汐般一波一波湧過來。

我不知道,剛剛在追懷解嚴30年的一代,以及生活在解嚴後的新生一代,會怎麼看待那樣的思維方式,以及「正確世界觀」的塑造。提出「偉大民族復興」,志在開創新局偉業的中共總書記習近平,不止一次的向到訪的藍營人士說:「我們追求的統一,不僅是形式上的統一,更重要的是兩岸同胞的心靈契合。」如果不是政治宣傳,應該說,這有一定的政治格局。

但是,老實說,我看不懂、想不通上述那種語言運用所反映的世界觀、思維方式,要怎麼跟追求解嚴、抗拒威權復辟的心靈契合?

台灣 蘋果日報

激賞明鏡
激賞明鏡 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訂閱明鏡家族電視台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