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印衝突第三者 不丹陷夾縫 美日軍演添變數


中印軍人駐守邊界通道






中國公布的印軍越境圖


中印軍人在邊界洞朗高地對峙


美國尼米茲級核動力航母「列根號」


日本準航母「出雲號」


印度航母「超日王號」

雄學琛

中國與印度軍人在邊界錫金段洞朗高地發生衝突,戰火一觸即發,恐重演一九六二年中印戰爭。當前衝突還有第三者:處於夾縫的不丹、中國的「鐵哥」巴基斯坦,以及正在和印軍在孟加拉灣舉行演習的美國和日本。印度當局視不丹為其戰略利益的棋子,百般阻撓不丹與中國關係正常化,這次洞朗高地之爭,就是印度意圖在中國不丹邊界談判之前製造麻煩,對中方實際控制地段的主權加以模糊化。

中國和印度兩國在邊界錫金段的洞朗高地對峙已接近一個月,這是一九六二年中印戰爭以來發生的最長時間的對峙,中印各自往前線增兵,印度軍方更強調已不再是一九六二年的印度,並已做好「二點五線」戰爭(指面對中國、巴基斯坦的戰爭和國內安全威脅)準備。但這場可能爆發為邊境戰爭的衝突,其實還有「第三者」,一舉一動都可能影響中印衝突的最新發展。

中印衝突的第三者包括:小國不丹,它陷入夾縫中,處境微妙,而巴基斯坦則是中國的忠實「鐵哥們」,被中國人稱為「巴鐵」,也在印巴的邊界對印度施壓,中國也可以藉此發揮「圍魏救趙」的作用。暗藏變數的是在印度洋與印軍舉行聯合軍演的美國和日本。

在這次的中印邊境衝突中,一向平靜的喜瑪拉雅山脈正悄然成為全球緊張局勢的新前線。根據一九零六年的《中英藏印條約》,洞朗高地屬於中方領土,但二十世紀初時各國地圖技術參差,加上不丹要到一九七六年才準備解決和周邊國家的邊界問題,關於洞朗高地中、不兩國所佔比例,兩國一直處於友好談判中,和印度並無關係。此次軍事對峙嚴重性,在於印度直接越界至中方實際控制地段,在國際法上可以視為侵略。

這一百多平方公里的高地,意外地再次揭起中國、印度和不丹三國的地緣政治角力,以及相互糾纏的歷史。一九四七年,印度脫離英國獨立,繼承英國對不丹之絕對影響力,在一九四九年八月八日更和不丹簽定和平友好條約,為印、不雙邊關係的基礎。協議當中第二條最具爭議,規定不丹需要接受印度指導其外交政策 (guided by the advice of the Government of India in regard to its external relations)。一九八八年不丹改為君主立憲制,印度示好,對條約進行修改。根據新條約,不丹可以自主決定外交事務,但同時附加一個條件:不丹所為不能損害印度的戰略利益及印度每年經濟上支援不丹,因此印度對不丹的影響力無處不在。即使不丹是世外桃源,在中印之間的地緣位置就註定了它不能逃避大國政治角力的漩渦。

不丹地緣位置重要性在於它位於東印度和西印度之間,緊靠著被稱為咽喉地帶(chicken's neck )的西里古里走廊。西里古里走廊是一條狹窄的帶狀領土,連通著印度和其東北部諸邦,該走廊長約二十二公里,最窄的地方僅寬二十二點五公里。走廊的東出口的北側,與不丹王國毗鄰,是連接尼泊爾、孟加拉國及印度的大吉嶺縣、大吉嶺山、錫金的戰略要害。洞朗地區距西里古里走廊約幾十公里,不丹也恰好處於向南「俯瞰」該走廊的位置。印媒經常稱,印度最擔心的就是若中印發生衝突,中國會出兵切斷該走廊。印度這次越界正因為中國在洞朗高地修建公路,公路建成後,便可運送輕型坦克及軍事裝備至西里古里走廊,猶如一枝刺針深深插在印度的咽喉。

正因為不丹地緣戰略位置如此重要,六十年代末開始至整個七十年代期間,印度政府一直嘗試與中國當局就「中不國界劃分問題」展開談判,惟中國當局拒絕有關建議,理由是不丹作為一獨立王國應為自身利益爭取並直接與中方談判。中不雙方的國界談判在八十年代展開,至今雙方已在友好姿態下進行二十四次會談,成果豐碩,爭議領土從一千一百二十八平方公里土地銳減至二百六十九平方公里,在一九八八年雙方更簽定意義非凡的和平共處五原則,只要餘下的爭議領土解決,中國和不丹正式建交就只是時間問題。印度卻百般阻撓中不關係正常化,這次洞朗高地之爭,就是印度意圖在中不下一輪邊界談判之前製造麻煩和模糊化洞朗中方實際控制地段的主權。

印度當局視不丹國境為其戰略利益的棋子,堅持要求不丹向中國索取其於《中英藏印條約》會談中不能得到的洞朗高地大部分。《印度斯坦時報》更發表評論文章稱,「印度不能拋棄自己的盟友」,稱放棄不丹不利於印度成為區域領袖的追求。那不丹社會又是怎麼想的呢?不丹出現兩種聲音,一派認為中國單方面「侵佔」不丹領土,一派則認為不丹作為主權國家不能「被代表」 ,即使有領土爭議,亦只應由中不雙方單獨解決。《不丹人》(Bhutanese)編輯田桑林桑 (Tenzing Lamsang)連續發表多篇評論,指責中國侵佔不丹領土。前《不丹時報》總編旺查辛格(Wngcha Sngey) 就撰文反駁,則表達了不再受印度控制的意願,指印度借不丹之名和中國爭奪領土,損害了不丹主權。他們連日來的筆戰某程度反映不丹社會在中印兩大國夾縫生存的壓力以及「親印」還是「親中」的兩難選擇。

印度對不丹的高壓控制,把在一九七一年已加入聯合國的不丹當成附庸國的行徑是開歷史倒車,在不丹民間惹來越來越多反感。印度對身為主權國家的不丹干涉內政於近年最明顯例子莫過於印度二零一三年干預不丹選舉。不丹第一任首相吉格梅.廷萊(Lyonpo Jigme Yoser Thinley)一直意圖拓展不丹的國際活動空間,更在二零一二年在巴西參加聯合國可持續發展大會時曾短暫會見中國時任總理溫家寶,印度後來從中國媒體報道得知事件後極為不快,就在二零一三年不丹大選前,印度宣布停止對不丹的家用煤氣和柴油補貼,以表達對吉格梅.廷萊「親近中國」的不滿。不丹人民自然能心領神會印度的政治信號,加上吉格梅.廷萊政績一般,反對黨人民民主黨如印度所願勝出,吉格梅.廷萊下台。這次事件令不丹民眾深刻認識到,對任何國家的過度依賴,都是在斷送自己的自主權。

其實,印度與中國曾是親密戰友,同為不結盟運動的領頭者,印度國父尼赫魯(Jawaharlal Nehru)更與周恩來曾於「萬隆會議」共同提出《和平共處五項原則》,改寫國際政治版圖,為發展中國家爭取得道德高地。後來,中印卻反目成仇,正是因藏南問題爆發了一九六二年中印戰爭,此戰中國獲勝,卻成了印度的心病,印度的自尊深深被中國刺痛,以後一直以中國為假想敵,以實踐國父尼赫魯於《印度的發現》(The Discovery of India)中的名句「要麼做一個有聲有色的大國,要麼就銷聲匿跡」的大國夢,最近的戰爭危機就是這種「大國意識」的最新體現,繼而使南亞次大陸再度處於戰爭邊緣,而每當中印兩國發生衝突時,不丹就無可避免成中印地緣政治角力的暴風眼。

美日印軍演劍指中國

中印此次邊境衝突,暗藏變數的則是美國與日本。正當中印在藏南邊境對峙劍拔弩張之際,日本海上自衛隊與美國、印度兩國海軍卻於七月十日舉行海上聯合演習,「馬拉巴爾」的演習代號再次亮起,戰略意圖呼之欲出。雖然聲稱演習沒針對任何國家,但於孟加拉灣演習,以示對印度洋的制海權,明顯劍指中國。

這是二十二年來最大規模的演習,也是首次美日印三國共同派出航母或準航母參與軍演。美國有尼米茲級核動力航母列根號(USS Ronald Reagan)戰鬥群參加,印度派出它唯一的「超日王號」航母,日本則派出「出雲號」這艘被視為準航母的巨艦參加,三國共派出十六艘戰艦及超過九十五架戰機參與。

中國核潛艇進入印度洋

這是美國特朗普政府首次推動的三國聯合軍演,印度海軍中將畢許特表示「這是三個民主主義國家的合作」,強調是民主國家間的合作,針對中國的意圖極為明顯。

但中國不甘示弱,近月在印度洋至少部署十三艘海軍艦艇,當中包括一艘039A型核動力潛艇,以回應印日美三國航母會師印度洋。

中國外交部發言人耿爽六月二十七日表示,印度邊防人員近日在中印邊界錫金段越過邊界線進入中方境內,阻撓中國邊防部隊在洞朗地區的正常活動。中方已採取相應的應對措施。中印邊界錫金段其實早已由一八九零年《中英會議藏印條約》劃定,印度獨立後,印度政府多次以書面形式對此予以確認,承認雙方對錫金段邊界走向沒有異議,印度這次行徑其實已可等同侵略。喜瑪拉雅地區和印度洋分別成為了陸上和海上緊張局勢的新前線,而印度與中國就是這次地緣政治角力的核心。

六月二十八日,《印度斯坦時報》報道稱,印度陸軍參謀長拉瓦特就近期中印邊防部隊之間發生的對峙事件明確表示,「印領土並未遭受入侵」,即是說印度承認邊防部隊人員非法越過了中印邊界錫金段進入了中國境內。印度目前在中印邊境至少部署了八個軍,總兵力超十五萬人,有大軍壓境之勢。針對印度之威脅,中國近月分別在陸上和海上兩條戰線進行反制。

中國戰略縱深向印方推進

在陸上,中國進行了輕型坦克訓練,又往洞朗高地增兵數千;在海上,於印度洋至少部署十三艘海軍艦艇,使中國的戰略縱深向印方推前一千公里,外界擔心中印戰爭一觸即發。

中印在陸上之喜瑪拉雅地區、海上之印度洋之戰略對抗都是雙方戰略選擇的必然結果。印度總理莫迪前年上台後就宣布要強化印度以往執行了二十多年的「東望」政策(Look East policy),落實更為積極務實的「東進」(Act East)政策,這一政策的核心包括:採取具體行動增進與東南亞和東北亞國家在政治、軍事和經濟等方面的關係。印度東進政策和北京的西進政策相互衝突,形成兩強對峙局面。剛過去的「一帶一路」國際合作高峰論壇,印度就未有派官方代表出席會議,表示杯葛,更警告其他參與國家,將面臨「不可持續的債務負擔」。

印度對中國的鬥爭思維不止於對「一帶一路」的反感,也包括其他中國內部事務,就在今年四月,印度故意讓西藏流亡精神領袖達賴喇嘛訪問中印存有主權爭議的藏南地區,同時說服尼泊爾縮短與中國的軍演,意圖令中國難堪,顯示中印針鋒相對的局面由來已久。

面對印度挑釁,中國可以打的牌很多,一來可以公開印度對不丹的欺壓行徑,利用國際輿論給印度施壓;二來可借助巴基斯坦和印度在克什米爾地區的邊界爭議,圍魏救趙,也對印度施壓。目前,克什米爾地區並沒有國界線,這一地區被一條監控線劃分成兩半,而印度與巴基斯坦兩國之間的三次戰爭中有兩次是因克什米爾地區爭議問題爆發的。

巴基斯坦砲擊邊境印軍

正當中印邊境劍拔弩張之際,巴基斯坦軍方於七月九日摧毀了兩處印軍哨所,並打死四名印度士兵,作為對此前一天印軍「無故跨過雙方實際控制線對巴境內砲擊」的回應。中國此時若在克什米爾地區中國控制段增兵,聲援巴基斯坦,予以夾擊,定能威懾印度,為談判爭取更多籌碼。

印度最近一連串挑釁行為,建基於它視中國崛起為威脅,「中國威脅論」印度版本便是所謂的「珍珠鏈」﹙String of Pearls﹚戰略。二零零五年,中國承建巴基斯坦瓜達爾港不久,美國防部一份名為《亞洲的能源未來》的內部報告首次指出中國海軍正採取「珍珠鏈」式戰略,旨在對東南亞及南亞形成包圍圈,「珍珠」頭尾分別是中國海南島(南海艦隊基地)、巴基斯坦瓜達爾港、緬甸、斯里蘭卡科倫港等,對印度完成戰略圍堵。「珍珠鏈」的地理想像,籠罩著印度的外交、軍事思維。要打破「珍珠鏈」的無形封鎖,似乎成為印度的「昭昭天命」,才可以擺脫中國的陰影,走上亞洲大國的道路。

因而中印的惡性競爭、地緣博弈將會越趨白熱化,印度將會比日本和南海課題有關國家,更積極地對抗中國,「中巴經濟走廊」日後發生地緣武裝衝突的機會亦大大增加。「龍象之爭」深刻影響全球政治經濟格局,印度意圖在印度洋及喜瑪拉雅地區全面性地對抗中國,以爭奪地區領頭者地位,以及於區內政治有更大發言權。兩者戰略上的對峙將會越趨激烈,也似是方興未艾。(黃宇翔參與研究)


不丹現任國王旺楚克

中國不丹雙邊關係大事記

1971年,不丹投票贊成恢復中國在聯合國的合法席位

1979年起,兩國領導人每年互致國慶賀電

1988年,兩國在第二十輪邊界談判中簽定和平協議

1995年起,不丹連續多年在聯合國人權會議中支持中國、反對台灣舉行2002年亞洲運動會、投票反對台灣參與聯合國等

2004年,兩國舉行的第17輪會談中,不丹時任國王在會見中國代表團團長王毅時表示,不丹在台灣和西藏等涉及中國主權問題上支持中國的立場;中國和不丹簽訂正式協議,設置不丹駐港名譽領事館

2012年,不丹首相吉格梅.廷萊在巴西參加聯合國可持續發展大會時,曾會見中國時任總理溫家寶

亞洲週刊

 

激賞明鏡
激賞明鏡 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訂閱明鏡家族電視台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