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贝尔和平奖获得者刘晓波去世,中国民主人士哀悼

参与获悉,著名民主人士、2010年诺贝尔和平奖获得者刘晓波先生,在中共当局的迫害之下使其患上肝癌晚期,最终于2017713日晚上去世。

 

 2017713DEnoZalUwAAO9Z1.jpg (724×1024)
 
中共官方通过沈阳市司法局发出《刘晓波病亡》的报道:“刘晓波,男,现年61岁,于20091223因犯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被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判处有期徒刑11年,剥夺政治权利2年。服刑期间,因患肝癌,被保外就医。中国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邀请国内知名肿瘤专家多次诊治,并邀请美、德权威肝癌治疗专家参加会诊。经多方救治,刘晓波病情持续恶化,710进入抢救和重症监护状态。713,因多脏器功能衰竭,经抢救无效死亡。”
 
2017713DEnkq2BVwAAZ47B.jpg (675×1200)
 

报道并没有提到具体的去世时间。胡佳透露:“中共外交部傍晚通知美国驻华使馆,#刘晓波 2017713日下午五点半去世的。不知道中共官方发布的信息里是否印证这一点。”

这篇报道充满谎言,而刘晓波去世之前一直要求带着妻子刘霞以及刘霞的弟弟刘晖到外国就医,却遭到中共当局拒绝。这是诺贝尔和平奖历史上第一个在狱中被迫害致死的获奖者。

对于刘晓波先生的去世,中国民主人士纷纷予以深切哀悼,并强烈谴责中共当局对刘晓波的迫害。自由刘晓波工作组发出《刘晓波先生讣告(中英文)》以及《刘晓波先生追思会成立公告》。

在刘晓波去世之前,有民主人士和维权人士前往沈阳试图进行探望,却被当局抓捕失踪。有维权人士发出信息:“寻人启事:律师丁家喜因声援刘晓波于今日(7与人13日)7时与外界失联;目前已知失联人士有:丁家喜、郭闽、胡双庆、欧阳经华、李明、姬原;另外鲍彤先生因为接受媒体采访,电话及与外界通讯被切断。如有更多相关消息请各位网友补充。”

 
2017713DEnlOieVwAAw0FI.jpg (791×1200)
 

有网友补充;“丁家喜律师上午七点后失联的,在沈阳医院为刘晓波守夜几天的上海网友—网名Truma Day,发了几天推,今天上午也失联了。声援刘晓波失联人员名单:(请大家补充修改)丁家喜、郭闽、胡双庆、欧阳经华、李明、姬原、上海网友Truman Day。”

另有楚湘公民报道说:“第一梯队郭闽、胡双庆被管控!第二梯队欧阳经华、李明、姬原被抓!第三梯队朱承志、彭佩玉己经抵达沈阳……!湖南公民百折不挠!”

湖南公民欧彪峰在713日晚上发出信息说:“刚刚本人和陪同欧阳经华一起去沈阳探视刘晓波的株洲公民李明语音通话,他说2017711号下午六点左右在沈阳火车站被警察控制,被带去沈阳市公安局,后又见到丁家喜律师、姬原、孙月庆、王霞先后被带到沈阳市公安局,欧阳经华于次日被湖南邵阳国保接走。李明说现在还在沈阳市公安局内,估计等下会和孙月庆、王霞一起获释,但没有返程交通费用,但不知道丁家喜的情况。”

辽宁民主人士姜立军(力钧)也发出信息说:“湖南衡阳维权人士姬原昨天(2017712)中午与沈阳军转维权人士崔少华,从沈阳驱车到铁岭市看望我(姜立军),三人吃过午饭后,崔少华和姬原离开铁岭返回沈阳,下午两人被沈阳市公安局警察问讯。崔少华今日上午电话中告诉我,他是昨天午夜被放回家的,姬原先生的具体情况尚不知晓。我用微信和电话都无法联系上姬原。中午时分,姬原朋友沈阳律师郭承明打电话给我,寻找姬原,也不知下落。希望朋友们关注姬原人身安全,有能联系到他的朋友,请告诉他尽快回湖南老家,家人非常惦记。敬请各位关注转发通告。谢谢!姬原电话:13789388964

Truma Day在晚上10时发出信息:“刚刚才被国保放出来,从早上五点左右被扣押到现在。没想到刘晓波先生还是没能熬过今天,祝刘先生您一路走好,您估计太累了,终于可以解脱了!国保让我写了保证书,命令我马上离开沈阳,把我手机翻弄了好几个小时,把我那些照片,视频什么的,还有那十几个VPN软件全给删除了!唉!在被囚禁的那个铁笼内,还有个老先生和我一块,河北石家庄的熊大壮老爷子(不知道名字写错了没),我出来的时候,他还在里面,其它铁笼内也还关着大概五六人吧!总算是有点荣誉加身的感觉了,第一次被喝茶,被关铁笼,不过,那铁笼里吃的倒挺好,不让你饿着渴着。”

 
2017713photo_2017-07-13_10-19-20.jpg (720×960)
 
2017713photo_2017-07-13_10-25-08.jpg (719×1280)
 
 

另外在广州的徐琳和刘四仿准备去沈阳被国保控制。徐琳:“本来准备去沈阳,由于要赶着把写给刘晓波的歌做出来,所以在前天订了今天下午六点的机票。今早上发现又上岗了,土匪还敲我家门,被我训了一通。下午一点多我拎着行李准备去机场,被土匪劫持到派出所,到六点多才放回家,飞机已延误。门口仍有土匪。”

下面是中国民主人士对刘晓波的哀悼:

老秦人挽刘晓波先生:异议千篇,牢笼四轮,先生大名不朽;江山如故,事业日艰,党人赤血犹沸。

牛乐吼:晓波的功过是非可以由后人书评,此时此刻,我看到的是一起谋杀。在中共漫长的杀人越货罪恶历史上,他不是第一个,也不是最后一个。杀人愈多,它自己的垮台将愈加血腥暴虐。

王丹:晓波走了。一个伟大的人,离开了我们;一盏明灯,熄灭了。我现在的心情只有一个字可以形容,那就是:痛!!!!!我希望世人永远记住晓波为中国的进步做出的贡献,他将永远在人类的历史上继续发出光明。

胡一枪:据中共官方消息,刘晓波走了,生命的钟摆停留在71321。我记得,胡耀邦去世,成为89学运导火索。作为08宪章起草人,诺贝尔奖获得者,刘晓波的政治分量、人格魅力、道德光辉,不输那位悲情总书记。历史会重演吗?

黎学文:晓波先生走了,感觉自己也好像死了一回。天堂属于你,晓波先生,如此惨烈的离开,不出意外,您的离去,会拷问每一个还有良知的人。

黎学文:晓波先生不是病逝,是死于非命!全世界都知道,不要装作不知道!

胡佳:对 #刘霞 自由的争取本是与 #刘晓波 同步的。但若晓波真的故去了。那么料理完丈夫后事,刘霞应该回到北京家狱。德国和美国将继续争取她的自由。刘霞7年家狱,她也应该做全面的身体检查,癌症筛查。她有抑郁症,丧夫止痛无以名状,必须得有人陪伴。#LiuXiaobo #LiuXia

胡佳:对不起,晓波,对不起。我们尽了全力,没能在你生命还在的时候为你争取到自由。但我们保证继续为你的爱 #刘霞 争取自由。世界在为你悲伤,你未竟的心愿就是我们的使命。

苏雨桐:痛、恨!这大红底色的一份冰冷声明,像匪共得意狞笑着说:我们成功杀死了刘晓波,我们又强暴了和平与正义,你们奈我如何?#我有敌人 做为零八宪章签署人之一特别要求匪共当局让我进入国门奔丧及同担“颠覆”罪名。

苏雨桐:良知的灯  一个没有氧气的国度里,灭了! 他最后的使命是使世界看到中国深不见底的暗!!!!

张大军:中共从八九六四向全世界直播杀人到今天直播杀死刘晓波,中间的二十八年充满了欺诈掠夺、贪婪荒淫、横暴不法。谁在相信中共不是道德良知天地良心的敌人,那他/她便和中共一样,都是道德良知天地良心的敌人

鲜桂娥:他是一粒带火的血种,把自己埋进了罪孽深重、苦难深重的大地。冰封雪裹的坚硬土地上,会长出深厚的麦田吧?麦浪滚滚的田野里会升起流泪歌唱的晨曦吧?如果再没有晨鸡唱明,那就是这个土地再也没有良知。

鲜桂娥:你没有敌人,你终于获得了永恒的自由,以生命为代价。此刻,我心灵的上空,电闪,雷鸣。

流云:操你妈的的中共!刘晓波这么个和理非非的异议者都被你们谋害致死,香港人能民心回归?是你妈的白日做梦、痴心妄想。

凌杰:哀伤地静等一个人落气,谓之送终!昨晚无数的人在等,也包括我。现在可以确认,他真的死了——一个男人,一条路,一个符号。

上官乱:失声痛哭。现在最揪心的是,刘霞怎么办?我们没有别的选择,必须生活着,所梦想的、怀疑的,向往的、遗憾的,坚持的、封存的,才能有所附丽。

石扉客:你已归去,没有敌人的时代也划上了句号。以后,不会再有宽恕与和解,环绕四面的,都将是不共戴天的仇敌。

古川:刘晓波先迫害致死,再次印证了中共政权每天都在屠杀。28年来,这样的屠杀每天都在发生。实际上,不仅仅是28年,而是从1921年以来,这样的屠杀每天都在发生。

王爱忠:吾辈要立志去完成他们未竟的事业,这就是对他们最好的告慰。

吴建民:刘晓波走了,带着他对自由深深的眷恋走了,他没有敌人,但是共产党视他为死敌,习近平欧洲访问期间,那么多国家政要向他要求给刘晓波人道治疗,可是习到晓波临终都没有满足晓波的心愿,让他到自由的西方治病。这是习近平为首的中共政权,对人类的又一次犯罪。是中共欠下人民的又一笔血债。

杨子立:对晓波最后的纪念就是继承他的遗志,推进民主大业。还没有签署零八宪章的同胞,请赶快签名吧。

廖亦武:我的至交,亲爱的晓波,真的走了......昨天,苏雨桐还私下说,德国使馆要去了三个人的照片,办签证用的,一夜未眠,我们以为最迟今天就飞了。他将如愿送刘霞到德国,然后死在这儿......空白......

蔡楚:别了,晓波。此刻,我想起苏尔维格之歌。您与刘霞将在自由的天上再相会。您只有62岁,而大您10岁的我却苟活着。我对不起您,愿您在天之灵安息。蔡楚老泪纵横,仅以一首歌,给您送别。天之涯,地之角,知交半零落。一壶浊酒尽余欢,今宵别梦寒。

傅翔:今晚

我会在我的窗外点一盏灯

为一个远去的灵魂送行

我愿那个孤苦的遗孀

能在此刻忘掉悲伤

必竟,它们再也无法禁锢他了

而他,也可以没有痛苦的远行了

他临走时刻

一定是偎在她怀中的

体念着这世间最后的温暖

与这个冷酷的世界告别

 

 

 

作者: 辛云,参与

激賞明鏡
激賞明鏡 2
訂閱明鏡家族電視台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