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崛起後的世界秩序

馬博 南京大學中國南海研究協同創新中心項目主任

英國前首相邱吉爾曾經說過,民主也許不是最好的制度,但至少不是最壞的。然而,經過了第二次世界大戰以及冷戰的勝利,西方絕大多數學者和政客已經將美國領導下的「自由國際主義」認定為最好的,不能被超越的國際秩序安排。保護「自由、民主和人權」被認為是自由國際主義的三大核心。所謂自由,即資本主義和市場經濟是最有效的經濟制度;所謂民主,即由民眾選舉產生政府是一切政治制度中最為合理的形態;所謂人權,即人民有自由選擇個人生活方式和表達言論的權利。

而對於中國的崛起,特別是在不久的將來,中國的經濟總量和軍事實力將會超過美國的預期,就引起了西方精英階層深深的擔憂。如果在西方看來的社會主義經濟、權威主義的政治體制和限制公民言論自由的國家能夠超越美國,即便中美之間不會因為爭奪世界霸權而兵戎相見,美國也注定會失去對世界秩序制定和維持的領導地位。可以預見,世界上將會有愈來愈多的國家去效仿「中國模式」。

取代美國成為世界上首屈一指的強國,中國同樣有著擔憂。還在不久之前,中國社會上下還在信奉著「改革開放」,也就是學習西方的先進生產技術和對西方國家開放市場。中國崛起的速度不僅讓西方國家吃驚,同樣使本國精英階層措手不及。國際社會對中國的要求和期待促使中國必須迅速放棄此前的「韜光養晦」,甚至修改自20世紀50年代中期就開始奉行的「和平共處五項原則」。

在這樣的時代背景下,當代中國領導人知道,中國既不可能代替美國扛起「自由國際主義」的大旗,也不可能拒絕承擔新的國際秩序領導者的責任。中國應該何去何從,唯一能夠做的就是從中國自己的歷史和文化中尋找答案。基於此,「一帶一路」成為首個基於中國自身歷史和文明設立的改變現存國際秩序的戰略。無論是「絲綢之路經濟帶」還是「21世紀海上絲綢之路」,都是基於中國歷史上兩個強盛的王朝:漢朝和明朝而得名。而「一帶一路」之所以能夠在國際社會產生廣泛地討論,無論正面還是負面的,也正因為其根源有著悠久的歷史和文化的生命力。世界上任何一個國家,都無法抹殺中國就該戰略的發言權,而願意真正去傾聽中國的聲音。

沒有自身文化底蘊和歷史積累的外交政策和國家發展戰略必將是短命的。這也就是中國政府、學界和企業界可以不斷深化和創新對「一帶一路」的認識和合作機制,並且在其中獲得絕對的話語權和主導權。而對於「金磚國家合作組織」,「上海合作組織」等並非基於中國歷史和文化根據短期利益達成合作機制,中國的作用始終無法獲得和自身國力相當的地位,也注定不會取得太多的成果。

美國「自由國際主義」的成功,不僅得益於其設計的精妙和美國綜合國力的強大,更多的是因為「自由國際主義」本身就來源於美國自身的歷史和文明,來源於其對英帝國皇權的抗爭、來源於其對殖民地不平等的政治和經濟待遇的反抗,來源於對種族之間的矛盾的調和。而共產主義在蘇聯最終失敗雖然有著多重因素造成,不能否定的是馬克思主義舶來品的本質。

中國崛起後應該制定怎樣的世界秩序,本身的歷史和文明才是一面鏡子,而其他的一切只能是揚棄。

東網

 

激賞明鏡
激賞明鏡 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