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加拿大媒体发难的中国外交官们


                                                           加拿大总理特鲁多2016年8月30日抵访中国参加中国企业家俱乐部领袖论坛。路透社

 

(【北美来鸿】 法广RFI 蒙特利尔特约潘卫)7月4日加拿大通讯社发出报道称,中国驻加大使卢沙野指责加拿大媒体传播中国的负面形象,把中国描绘成侵犯人权、缺乏民主的国家,并要求加拿大政府少理会媒体,把关注重点转到两国自贸协定谈判上。这是自去年中国外长王毅在渥太华怒斥加拿大记者“充满了对中国的偏见”和“不知从什么地方来的傲慢”后,中国外交官再一次对加拿大媒体发难。

*

今年2月由中共中央外事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政策研究局局长转任驻加大使的卢沙野,“肩负着深化两国关系的使命”,痛感“加拿大媒体对中国的误解不利于双边合作”,今年3月他在接受加拿大《国会山时报》专访时承认应对“加拿大舆论是工作中的重大挑战”,“相信会用相当一部分精力来做媒体和公众的工作”,因为“来加拿大后发现,这里的媒体舆论对发展同中国更紧密的友好关系和互利合作似乎还有些不同的看法,有时负面舆论声音更大”。为缓和与加拿大媒体的关系,卢沙野也有亲善之举,在接受加拿大《环球邮报》专访时称自己“很乐意同媒体打交道。今后你们有问题,可以随时向我提出”。在提到“加拿大有些人有偏见”时,还特别强调是“泛指”,“不是指《环球邮报》有偏见”。

 

6月30日他在渥太华接受加拿大媒体第四次专访时,指加通社记者代表加拿大人民,所提问题也代表了“加拿大人的混乱”。在谈到两国就自贸协定进行的探索性会谈中渥太华在人权问题上向中国施压时,卢沙野指责“不了解情况但又非常具有影响力”的加拿大媒体试图在贸易问题中加入人权问题,渥太华表达加拿大人对中国环境、劳工、性别平等、法治和人权等问题上的关切,令卢沙野很不愉快,因为“加拿大人视中国为一个没有民主、人权或自由的国家,是看不起中国”。他指加拿大政客有时不得不屈从于媒体,为此特意向他们推荐北京应对媒体的妙方,即“中国共产党和中国政府擅长听取民意,并领导和动员人民走向共同的事业”。

 

卢沙野的言论引起加拿大舆论界的反弹,资深媒体人特里-克雷文(Terry Glavin)用“谎言、懦弱和虚伪”来形容这位来自中共中央的官员,他在《渥太华公民报》撰写“中国关于言论及其他自由的大谎言”一文,认为卢沙野称赞“中国的人权、民主和言论自由”,抱怨“强大、不知情甚至有偏见的加拿大媒体”损害了两国自贸谈判前景的说法十分可笑,因为就在三个月前习近平还强调中国媒体要对共产党绝对忠诚,财新关于审查制度的三篇文章被立即删除,6月1日中国网络管理新规则生效,网络监管人员上岗须由政府批准,编辑人员须经政府培训,六四期间微博被隔绝了三天。在新疆,当局下令餐厅必须在斋戒期间开业,维吾尔男子被禁止留长须。就在上星期,北京出台了禁止视频中出现同性恋内容的规定,还命令阿里巴巴、腾讯和百度关闭200多个视讯平台,几天前微博等被迫关闭了所有的视频和音频。为防止人们翻墙,北京下令绿色虚拟专用网停止运营。最新的《记者无国界》调查报告指香港的“新闻自由指数”从2002年的第18位下降到今天的第73位。

 

加拿大媒体和中国外交官相互交火并非首次。2016年6月1日,一名加拿大女记者在首都渥太华的记者会上因中国人权问题被中国外长王毅当面训斥为“偏见”与“傲慢”一事就掀起轩然大波,两天后加拿大总理杜鲁多不得不出面灭火,称“外长狄安和外交部官员都向中国外长和中国驻加拿大大使就我们的记者被对待的方式表达了我们的不满”。

 

不过,中国外交官在加拿大的表现应该令北京十分满意,2009年曾在墨西哥说“有些吃饱了没事干的外国人,对我们的事情指手画脚”的习近平,也正以自己的方式发泄对加拿大的不满:从成为接班人至今,在北美三国中,他已两次访问墨西哥,五次到访美国,而一直冷落来自加拿大的邀请。

 

 

激賞明鏡
激賞明鏡 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