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离开了,笑容还浮现在我们眼前

资料图片:诺贝尔和平奖获得者刘晓波。(AFP)

刘荻

他是个矛盾的人。

没有敌人,却成了国家的敌人;

一生最讨厌圣人,自己却成为了圣徒;

至死都是无神论者,却被尊为中国的耶稣。

《08宪章》本不是他所写,他却为此承担了责任,被判刑十一年,并为此获得了诺贝尔和平奖。

他从未想过为《宪章》坐牢,却为此献出了生命,至死不渝;更没有想到的是,家人为此付出的沉重代价。

他获得诺贝尔和平奖,当然是实至名归,不过当局对此的贡献也不可谓不大:就在他获奖之前的将近一年时间里,当局因为哥本哈根会议而得罪了欧洲左派,因为力拓案而得罪了澳大利亚,因为汇率和各种问题而得罪了美国,因为钓鱼岛而得罪了日本……这些都为他获奖铺平了道路。

他患病的消息传出来后,当局的反应也颇为奇特:一方面说他只是一个罪犯,另一方面却紧急调拨了全国最好的专家,甚至还请来了德美两国的专家来给他看病;医院每日发布病情通报(上一个有此待遇的还是宋庆龄),事后还召开记者招待会;更有外交部发言人凌晨三点答记者问……

在他最后的日子里,有人遗憾他未能成为民主中国的首位总统,有人想和他探讨政治或者宗教之类的问题,我却只希望他能和刘霞一起,在欧洲悠闲地钓鱼。

我不知道我是否希望宁可没有《宪章》,没有诺贝尔和平奖,只要他还能和我们在一起,更不知道他是否曾经后悔过。我常想,如果他能预知未来,或许不会像当初那样做;但是他不能,因此他只能坚持到底。我想他不会后悔的。

对我来说,晓波不仅是朋友,不仅是师长,也不仅是精神领袖;而是集这三者于一身。他有点像一个大家庭的父亲,我们遇到麻烦的时候,他保护我们,帮助我们,为我们呼吁;我们发生争执的时候,他劝说我们。他的离去,让我感觉世界不会好了,人生也没有了希望。我正在参加一个心理咨询师小组活动,却无法向他们解释我的哀伤。我们把太多的东西寄托在了他的身上。这些天,我看到无数和他素不相识的人,为他流下了眼泪。

他给我们上的最后一课,是人生无常。这戳破了我们的自欺。他告诉我们:只有依靠自己的行动,才能实现我们共同的理想。

(文章仅代表特约评论员个人立场和观点)

网编:瑞哲

自由亞洲電台

 

激賞明鏡
激賞明鏡 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訂閱明鏡家族電視台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