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王滬寧、栗戰書入常,機會越來越高


習近平出訪,王滬寧和栗戰書經常陪伴左右;剛結束的德國G20峰會是如此,今年4月佛羅里達之行也如此;習近平的香港七一行,兩人緊緊跟隨,更引起了一番討論,因為「19大」期近,兩人身分突出,引人猜測,他們「入常」的機會越來越高。 由於19大期近,包括中央在內的各地選區,已陸續布黨代表人選;19大從8800萬黨員選出2300名黨代表,然後再從中選出中委(約200人)、政治局委員(25人)、政治局常委(7人)和總書記。

習近平出訪,必須有隨從工作,一點也不奇怪,但為什麼一定是王滬寧和栗戰書,除了他們是習的親信,還有什麼原因?

以王滬寧來說,至少有兩個原因:一,他長期研究國內外政治形勢,又是習近平主要政治政策(集權、中國夢)的提出人,因此習出訪時需要他,隨時作智囊,提供意見;二,習出訪,演講是重要環節,講詞需王滬寧出主意,就算他不是實際執筆人,也是講稿內容的主要負責人。

栗戰書是中辦主任,是「大內總管」,中辦一切事務,都由他經手;習近平出訪,事情雖早有安排,但每到一地,仍要有人作現場決定,這是習近平出訪不能少了他的原因。栗戰書管事,王滬寧管演講;一文一武,缺一不可。 關於入常的討論,主要是現在的七常委,只習近平和李克強未到退休年齡,另外五人,包括俞正聲、張德江、張高麗、劉雲山和王岐山,已到退休年齡,按照慣例,必須退休。其中王岐山將屆69歲,按照「七上八下」的潛規則,應該要退,但他可能得到習近平重用,留任中紀委。

19大的人事布置,主要是體現習近平的權力。上台四年半,習近平的最大特色就是集權;去年10月的六中全會提出「習核心」的口號,顯示他的集權之路已到達頂點,成為黨的領導核心和全國最高領袖。19大將會進一步,把最高領袖的權力落實在人事上;習近平的親信,將會進占黨政軍重要位置,特別是具有最高決策權的中央七常委。

栗戰書入常,已越來越明顯,很可能接替劉雲山,出掌中央書記處,負責文宣黨建工作,並可能接替張德江,兼掌港澳領導小組工作。 栗戰書成為入常熱門,至少有三個原因:一,他是習近平的超級親信;二,他的中辦大內總管職位,已安排了丁薛祥接替,因此他可離開中辦;三,劉雲山不屬習近平系統,他的文宣黨建工作,不合習意,所以習派栗接替,將整個文宣系統收入口袋。

王滬寧也很得習近平信任,甚至是「言聽計從」,因為習近平上台以來不少重大政策,都出於他的謀畫,包括「中國夢」和「集權」兩大策略。以「集權」來說,王滬寧認為,在中國做事,必須先有權力作為基礎,所以他主張加強領導人的權力,權力提高了,才能有效施政。

去年10月六中全會提出的「習核心」口號,就是王滬寧的手筆;整個19大的造勢部署,也出於他的設計。習近平的七一香港行,在一個前港英軍營,檢閱駐港解放軍,三千士兵高呼「主席好」,就充分體現最高領袖的地位。 不過王滬寧入常卻有一個問題,「七常委」各有分工,總書記、總理、常務副總理、人大、政協、中央書記處和中紀委都各有工作領域,王滬寧卻不適合任何一個位置,就算王岐山不留,王滬寧也不是接替中紀委的合適人選。所以王滬寧要入常,習近平非作出特別安排不可。

習近平曾放話,「七上八下」不是常規,表示他不會受一些「潛規則」的左右,因此19大可能有「非常之舉」,例如不宣布接班人人選,又例如可能會在常委制上做文章,甚至廢除常委制,另立可以體現最高領袖權力的新制。 總括來說,今年19大的人事布置,主要是體現習近平「第一個五年」集權之路發展到最高點,19大安排好親信出掌要職,是要為「第二個五年」施政得到更大發揮,因為高度控制人事之後,施政就沒有後顧之憂。

 

邱鴻安,《世界日報》

激賞明鏡
激賞明鏡 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

  1. 孙政才教授被内讧掉政治影响大 五百余家股票跌停

    回覆刪除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