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劉曉波 一宗DQ案

梁美儀

一個劉曉波,一宗DQ(撤銷資格)案,不知令多少人對國家心如死灰。

諾貝爾和平獎得主劉曉波不敵癌魔,於上周四與世長辭。這位自六四事件以來,一直沒放棄爭取民主公義的文人,由始至終堅持以和平方式爭取,沒拿過一刀一槍。但他在人生的最後歲月,卻遭到如此「殘暴」的對待。

一個肝癌末期患者,懇切希望出國接受治療,但國家置若罔聞;在診治過程中,臥在病榻上的他不停被拍攝並公之於世,毫無私隱可言;在死前數天,劉的情况已極壞,有肝臟腫瘤出血等情况,生命在最後倒數,但負責診治的瀋陽中國醫科大學附屬第一醫院,竟然還作出「搶救」,為劉進行「洗血」等沒必要的治療,而非進行減輕病人痛苦的紓緩治療,令在垂死邊緣的劉曉波於臨終前仍承受不必要的醫療程序。

劉曉波最後還是走了。據劉的友人消息,指劉曉波家屬被迫接受速速將劉的遺體火化並海葬,不容在地上留下一絲遺痕,是多麼的不人道。喪禮後,還公開所謂劉曉波遺孀劉霞署名的手寫紙條,說希望後事「最好從快」,請求有關部門協助安排。經過銅鑼灣書店負責人李波事件,香港人早已十分熟悉這種造假式授意。這些紙條有多可信,大家心裏有數。

看到劉曉波如此令人悲傷的結局,再看到本港法院受制於早前人大就公職人員宣誓所作的釋法內容,「依法」DQ 4名民主派立法會議員的資格。在法治的原則下,縱然大家可能對法庭判決有不同意的地方,但人大釋法早已加入公職人員宣誓時須真誠、莊重等前所未有的規定,只要本港法官好好依釋法行事,被覆核的議員根本難逃「釋法之網」。這種利用人大常委對《基本法》擁無上權威的解釋權,粗暴地干擾本屬香港的內部事務,將來肯定還陸續有來。其實,香港跟劉曉波一樣,早已事不由己,無奈地被操控。

作者是資深傳媒工作者

香港 明報

激賞明鏡
激賞明鏡 2
訂閱明鏡家族電視台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