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DQ到賣盤 - 香港全面黑暗



林忌

97前曾經有很多人擔心,香港於7月1日主權移交後一夜毀滅,這沒有發生;很多人眼看香港即使退步,但之後繼續的繁榮,反過來回流香港,認為這情況會一直持續下去。然而隨著主權移交20年,近日香港所發生的事情,說明這種情況不會持續,除非中共倒台,在可見的將來,香港都只會是一片黑暗,由近日的立法會議員的DQ(Disqualify)官司,以至民主傳媒壹周刊賣盤,就是這情況的反映。

2003年反對廿三條,七一過百萬市民上街,親共政團大敗,中共就開始在香港瘋狂收買傳媒,其中「一報一刊兩枝咪」,即蘋果日報與壹周刊與兩個名嘴,成為了中共的眼中釘;後者被封咪,而壹傳媒由於由黎智英經營,中共無法收購,即威嚇廣告商不得在這些雜誌傳媒賣廣告,更改以銀彈攻勢,以親共傳媒搶奪市場。

當中共眼見同樣賣錢的報刊無法打贏,市場就出現了免費報紙,以免費的資訊來搶奪市場;另一方面,智能電話的興起,令網絡傳媒終於取代了傳統傳媒,雖然壹傳媒努力轉營,然而網絡沒有了賣紙的收入,只餘下廣告,而廣告商就是最受到中共影響的,因此即使長期在網絡上的成功,這種成功也無法取代原本賣紙的收入,這就是網媒的最大限制。

然而近年一大堆紅色網媒,以完全不計成本傷人的方式,誇張過傳統傳媒,聘請近千人經營,其內容自然多元化與又快又新,目前更相對開明,除了關鍵時候露出親共真面目之外,仍擁有不俗的言論自由;然而其目標非常清楚,就是瓜分現有極之有限的網絡傳媒賴以為生的命脈 - 人流與廣告,讀者一面慨嘆失去新聞言論自由,一面無視傳媒賣紙急跌瘋狂蝕錢,一面幫助維穩傳媒增加人流廣告,既要馬要好,又要馬要不吃草,馬又怎會不暴斃呢?

至於DQ案取消六位香港立法會議員的身份,這說明香港已陷入無法無天之境;從來香港的法律,凡沒有案例或法例的禁止就可以做;結果立法會主席都判決議員宣誓合法,法庭則取消議員資格 - 因為這些議員的宣誓「不夠正式」,只因人大事後追溯釋法。

真相就是中共看過議員的宣誓,事後「度身訂造」一個基本法的所謂「解釋」,包括如劉小麗把宣誓內容每一隻字都讀完,而法律從來沒有限制其速度,卻事後追溯說,這屬於客觀上「無意履行立法會誓言所訂明的責任」;有如賽後吹黑哨,說球員在開賽前唱國歌走音而「不夠真誠」,因此入球不算數之餘,還要你「歸還」該季踢波的人工,著爛球衣與運動鞋的錢,以至期間隊醫以至球僮的人工,然後一堆愛看殺頭的愚夫愚婦,在旁邊搖旗吶喊:「袁崇煥是賣國賊!」、「凌遲得好!凌遲得妙!」

香港目前的問題,就是外在盟友內顧不暇,內部則人心渙散;經歷了梁振英五年不休止的政治運動,在沒有外援的情況之下,主流民意都非常疲勞;因此有人建議立法會總辭,其問題不在於是否敢辭,而在於辭完又如何呢?中共如今根本不介意別人的目光,一如在劉曉波問題上,完全不在意全地球的看法;總辭如果不再選,中共不介意搞多一次臨時立法會;如果要再選,則只會喪失更多議席,而且即使激起民意,也甚麼都做不到;而沒有目標的辭職,一如沒有目標叫別人罷工罷市罷課,只能宣洩口頭之快,以及指責別人不夠膽;既撼動不了中共,更削弱自己已為數不多的籌碼。

自由亞洲電台

 

激賞明鏡
激賞明鏡 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