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20的靜默 世界文明的恥辱

周日在德國舉行的G20峯會,是世界各大強國促使中共釋放劉曉波,讓他到國外就醫的最後機會。然而,峯會無視劉曉波命懸一線,無視世界150多個諾貝爾獎得主的聯合呼籲,無視美國、德國專家認定劉曉波可出國醫治的建議,維持了歐盟22年來名為靜默外交、實為綏靖中共的政策,對劉曉波連起碼的公開問候、關注都欠奉。這無異於成了中共摧殘劉曉波的幫兇,是世界文明的恥辱。

見死不救 G20領袖助紂為虐

中國醫科大學第一附屬醫院昨日發佈的劉曉波病情通報稱,患者「病情危重」,院方「進入積極搶救狀態」,家屬已知情。這等同向家屬發出了病危通知書,劉曉波即將撒手人寰。這一刻,無論是劉曉波的親友,還是全世界關注中國人權、中國民運的人士,在悲痛之餘,也充滿了憤怒,對殘暴無道的中共的憤怒,對見死不救、助紂為虐的G20領袖的憤怒。

G20由19個國家(阿根廷、澳洲、巴西、加拿大、中國、法國、德國、印度、印尼、意大利、日本、墨西哥、俄羅斯、沙地阿拉伯、南非、南韓、土耳其、英國、美國)和歐盟組成,佔全球經濟總量五分之四、貿易總額四分之三、人口三分之二。今年在德國漢堡舉行的第12次峯會,適逢劉曉波尋求到德國、美國就醫,本應是各國領袖向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施壓,敦促中共還劉曉波、劉霞自由的機會。但是,不論接待習近平國事訪問的德國,還是G20峯會,都未有片言隻字公開談及劉曉波。

昨日雖然有消息說,德國總理默克爾多次向習近平提及劉曉波,並表示德國更適合劉曉波的救治。而習近平回應稱,回國後會進一步了解情況,並與相關部門協商。這簡直就是說的無心、答的無意。習近平訪港之前,遼寧省監獄管理局已公佈劉曉波確診肝癌末期、獲准保外就醫。他訪港期間及其後,境外媒體也不停報道劉曉波消息。中共如果有意還劉曉波夫婦自由,就不會拖到今日。也難怪有網友質疑,中共不讓劉曉波出國就醫,是害怕經脊髓液分析可以鑑定是原發性還是藥物性致病。

至於默克爾只在幕後替劉曉波求情,不過是歐盟自1995年以來與中國人權對話模式的延續。德國學者凱特琳.欽佐巴赫(Katrin Kinzelbach)曾在其著作中,批評歐盟與中國人權對話的「靜默外交(Quiet Diplomacy)」作用微乎其微,甚至淪為中國練習如何應對外界批評其人權的培訓活動。

人質外交 異見人士免死獄中

歐盟、美國及其他民主國家,近年對中共的綏靖政策走向極端,只因在經貿上有求於中國,沒有上世紀八、九十年代敢以政治、經濟制裁向中國施壓的底子和勇氣。魏京生、王丹、王軍濤、徐文立等異己人士,當年都以保外就醫之名被放逐美國,實質上是中共以國民生命開展「人質外交」,但他們能倖免死於中共的監獄中,也是西方國家積極施壓的成果。

江澤民、胡錦濤當年為求訪美或邀美國總統訪華,都必須在人權問題上採取實際行動,其中一項就是釋放著名的異見人士。但隨着中國經濟實力增強、財大氣粗,歐美綏靖政策成為主流,中共也不屑於再搞人質外交,反而咄咄逼人,動輒對歐美的譴責發出經濟制裁的恐嚇,一如絕對不容忍國內出現「吃黨的飯、砸黨的鍋」的情況。

劉曉波連死在外國的願望都未能實現,是以生命對中共的抗訴,也是對西方國家綏靖政策的抗訴,更是對世界人權與和平敲響警鐘。歐美對中共的綏靖,叠加遼寧號航空母艦帶給中國人的亢奮,描繪出的前景無異於當年對納粹德國的綏靖導致的世界大戰和災難。

李平

香港 蘋果日報

 

激賞明鏡
激賞明鏡 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訂閱明鏡家族電視台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