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为何“近海无鱼” ——近海渔获物中近400万吨为幼杂鱼


上海视窗专题配图

 

【上海视窗 】 : 近日,国际环保组织绿色和平发布《中国海洋幼杂鱼捕捞现状及对中国可持续渔业发展的启示》调研报告。报告提出,过度捕捞,是中国近海渔业发展近 30 余年来面临的最大难题。尽管中国的渔业产量产值总体保持稳定,但其结构已经发生巨大变化,海洋捕捞渔获物中包括大量的经济鱼幼鱼和低值杂鱼,或称为“幼杂鱼”。限制幼杂鱼捕捞,是解决中国“近海无鱼”问题的关键点。

*

2016年8月至12月,绿色和平实地走访了辽宁、山东、江苏、浙江、福建、广东、广西和海南等8个主要海洋渔业省份的22个港口,共收集926份渔民问卷、随机抽样80份幼杂鱼样品,并结合文献数据和统计资料的方法,对中国近海幼杂鱼的捕捞情况及其对中国发展可持续渔业的意义进行了调研分析。

 

调研结果显示,样品的218个物种中有96种可食用经济鱼类,这其中75%为尚未发育成熟的幼鱼。如果没有被提前捕捞,这些幼杂鱼的经济价值往往可以增加数十倍甚至百倍。此外,样品中还发现了10种国家统一增殖放流的物种。

 

据估算,中国管辖海域渔业资源可捕量约为 800 至 900 万吨,2015 年的海洋捕捞统计产量达到 1314 万吨,是资源可捕量的 1.5 至1.6 倍。调研估计,包括各种捕捞类型在内,中国近海渔获物中30%为体型过小、种类太杂而无法食用的“幼杂鱼”,每年的总重量接近400万吨,超过日本全国一年的海洋捕捞产量。

 

而作为捕捞量占全国总产量近一半的最主要作业类型,中国拖网渔船的渔获物中约50%为幼杂鱼,重量超过300万吨。更重要的是,被捕捞的幼杂鱼中近30%为包括带鱼、小黄鱼等在内的可食用鱼类的幼鱼,即每年有近120万吨可供人类食用的鱼类,在长为成体并繁衍之前被提前捕捞。

 

幼杂鱼的大量捕捞虽然短期内能增加产量和收入,但长期来看却损害了海洋的食物链基础、透支了食用经济鱼类的经济社会价值、削弱了海洋生态系统稳定性。

 

斯坦福大学粮食安全与环境研究中心副研究员、上海交通大学特别研究员曹玲说,“大量海洋经济鱼类的幼鱼被提前捕捞上来,严重影响了这些鱼类的繁衍和可持续发展。让幼鱼们有足够的机会长大、产卵,对于渔业资源恢复和种群数量的补充极为重要,也将带来更大的社会和经济效益。现在我们面临的选择就是,要‘一网打尽’,还是年年有‘鱼’。”

 

由于无法直接为人食用,幼杂鱼的主要用途是作为包括水产养殖在内的养殖饲料。

 

绿色和平的调研数据表明,中国水产养殖 76%的养殖种类(或种类大类)在养殖过程中需要投入幼杂鱼。2014年,水产养殖对国内野生渔业资源的需求量为 717 万吨,超过全球第二大捕捞大国印度尼西亚一年的海洋捕捞产量,且绝大部分来自于海洋捕捞幼杂鱼。

 

中国是全球最大的水产品消费国,为满足日益增长的水产品需求,水产养殖行业规模在过去近30年增长了10倍,产量占全球总量的60%以上,幼杂鱼的去向主要是作为饲料或加工成鱼粉,供应水产养殖业,为这些尺寸过小、品质不达标、通常不为人食用的幼杂鱼提供了巨大的市场需求和稳定的经济收益,进一步刺激了在渔业资源几近衰竭的情况下,渔民依然使用“绝户网”、电网等灭绝性的作业方式,穷尽野生渔业资源。

 

半个世纪以来,中国专属经济区的海洋捕捞从“总量很小,渔获物主要由带鱼、大黄鱼、小黄鱼等大型食用经济鱼类组成”转变为“80%的渔获由鳀鱼、鲐和竹荚鱼等小型中上层低值鱼类组成,且大多数处于过度捕捞状态”。

 

这说明,中国明显已经处于“自高营养级往低营养级鱼种捕捞”至海洋食物网底端的状态。

 

除显著的资源环境影响之外,大量捕捞幼杂鱼虽然能带来一时的收入,却牺牲了大量食用经济鱼类幼鱼的潜在价值。

 

目前,幼杂鱼作为饲料的市场价格为人民币 1-4 元/公斤,而幼杂鱼中的食用经济鱼类成鱼的价格可以增加几倍乃至几十倍。绿色和平随机对价值人民币 3 元的 3 份样品中食用经济鱼类的成鱼售价进行了估算,假设其中的幼鱼长到市面上可见的最大尺寸,3 份样品的价格将增加至人民币 344 元,提高了近 115 倍。

 

香港大学太古海洋科学研究所薛绮雯教授认为,“只有更好地掌握幼杂鱼产量及其对未来海洋生态系统健康的可能影响,才能最大程度地发挥水产养殖在保障食品安全中的积极作用以及更好地利用‘幼杂鱼’资源。考虑到作为海产品消费大国和养殖大国的国际重要性,这个问题在中国就显得尤为突出和关键。”

 

绿色和平建议中国政府有关部门将幼杂鱼保护作为渔业资源总量管理的突破口。首先,减少幼杂鱼捕捞,加强基础捕捞数据的统计和收集,强化渔具渔法、网目尺寸等规定的制定和实施。

 

此外,还可以针对一些大宗经济鱼类的繁殖场所建立更多的海洋保护区,以提高幼鱼的存活率;对重要的索饵场及越冬场,划出一定范围设置成永久性的禁渔区等。

 

法广RFI 上海特约记者记者沈愚

 

 

激賞明鏡
激賞明鏡 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訂閱明鏡家族電視台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