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高度克製到空前嚴厲 中國已67次就印非法越界表態

 

“中方仁至義盡,印方好自為之,留給印度撤回軍隊的時間不多了。”

星島環球網消息:8月5日,央視新聞客戶端發表評論認為,中國國防部發言人任國強近期就印度邊防部隊非法越界進入中國領土發表的談話是一個異常清晰的信號。8月2日,任國強在中國國防部新聞發布會上的最新一次談話中表示,中方的“善意不是沒有原則,克製不是沒有底線”。此時,距離印軍非法越界事件已超過一個半月。

就在同一天,中國外交部發表了《印度邊防部隊在中印邊界錫金段越界進入中國領土的事實和中國的立場》文件(以下簡稱《文件》),首次公開對外詳述了此次事件的來龍去脈。根據這份文件,6月16日,中方在洞朗地區進行道路施工時,印度邊防部隊於6月18日攜帶武器和推土機等越界進入中國境內阻擾中方施工,引發局勢緊張。按照發言人耿爽的說法,截至8月2日下午,印軍仍有48人連同1台推土機非法滯留在中國領土上。此外,印軍還有大量武裝人員集結在邊界線上和邊界線印方一側。

緊接這份文件之後,8月3日上午至4日淩晨,新華社、解放軍報、外交部、國防部、中國駐印度大使館以及人民日報等中國6個國家部委和機構先後就印方越界事件密集發聲,強烈要求印度立即撤回。

回顧這一個半月,截至8月5日,中國官方已67次就印軍非法越界表態發聲。在外交部29場例行記者會中,有18場談到中印邊界問題,加上3次單獨表態及《文件》發布,外交部共計約有54次就中印邊界問題發聲。此外,王毅外長還特別利用一國際場合對印度非法越界發出警告。而中國駐印度大使館各級官員也有約8次通過各種渠道嚴正發聲。與此同時,中國國防部自6月26日首次公開做出回應以來,也適時闡明嚴正立場,就該事件總計進行4次表態。

梳理這一過程不難發現,中國官方的表態和回應整體呈現多層次、層層遞進的特點,而《文件》的發表則標誌著自中印在洞朗地區對峙以來中國在輿論場上發起的一場對印攻勢進入到新的階段,警告的程度也達到此前少見的密集、嚴厲水平。

定性印方非法越界,以史、法、圖為證

根據中國外交部發布的《文件》,2017年6月16日,中方在洞朗地區進行道路施工。6月18日,印度邊防部隊270餘人攜帶武器,連同2台推土機,在多卡拉山口越過錫金段邊界線100多米,進入中國境內阻撓中方的修路活動,引發局勢緊張。印度邊防部隊越界人數最多時達到400餘人,連同2台推土機和3頂帳篷,越界縱深達到180多米。

《文件》稱,事件發生後,中國邊防部隊在現地采取了緊急應對措施。6月19日,中方通過外交途徑緊急向印方提出嚴正交涉,對印軍非法越界行為提出強烈抗議和譴責,要求印方立即將越界的印度邊防部隊撤回到邊界線印度一側。中國外交部、國防部、中國駐印度使館在北京和新德里先後多次向印度提出嚴正交涉。

中國外交部、國防部首次公開回應該事件發生在6月26日,兩權威部門在當天晚間紛紛做出嚴正表態,在第一時間將此事件定性為“越界”。

外交部發言人耿爽強調,中印邊界錫金段已由1890年《中英會議藏印條約》劃定。“印度獨立後,印度政府多次以書面形式對此予以確認,承認雙方對錫金段邊界走向沒有異議。”中方要求印方尊重邊界條約規定,尊重中國的領土主權,立即撤回越界的印邊防人員並徹底調查此事。

中國國防部發言人任國強表示,中方修建上述道路完全是在自己領土上的主權行為,印方無權干涉。此前中方已就此向印方做了通報。在此背景下,印軍單方面挑起事端,違反了雙方有關協定協議和兩國領導人共識,嚴重危害邊境地區和平與安寧。

6月27日,中國外交部發言人詳細介紹了中印邊界錫金段已定的法律依據,即1890年《中英會議藏印條約》,並表明這是曆屆印度政府都承認的事實。中方7月3日還詳述,印度前總理尼赫魯代表印度政府多次明確承認上述條約確定了中國西藏同錫金之間的邊界,其中包括兩封給周恩來總理的信函。此外,印度駐華大使館在給中國外交部的照會中也有類似表述。

針對事發地洞朗的主權問題,6月28日,中國外交部發言人指出,洞朗地區曆來屬於中國,不屬於不丹,與印度更沒有任何關系,並指出中方有曆史、法理和現地三方面的充分依據。

6月29日,中國外交部發言人陸慷首次展示了印軍6月18日在中印邊界錫金段多卡拉山口附近越過邊界線進入中方一側後拍攝的照片和洞朗地區地圖。針對28日《印度斯坦時報》報道稱印度陸軍參謀長拉瓦特就對峙事件明確表示“印領土並未遭受入侵”,陸慷回應說,印陸軍參謀長的表態印證了此前印度媒體有關報道不實,“真相是難以持續掩蓋的。”

同樣在29日,中國國防部在回應拉瓦特所謂“印度在為‘2.5線戰爭’做準備”的言論時稱,印度陸軍參謀長的言論是極其不負責任的,希望印軍個別人能夠汲取曆史教訓,停止發表這種叫囂戰爭的危險言論。

進入7月上旬,對於印度挑起事端的目的,中國方面有了更多的揭露。7月6日,外交部發言人耿爽直接指責,印方此次挑起事端的目的是明確的,那就是以所謂“安全關切”為借口,打著所謂“保護不丹”的幌子,悍然越過過去雙方均承認的《中英會議藏印條約》劃定的錫金段邊界,進入毫無爭議的中國洞朗地區,通過製造洞朗地區爭議,阻止並牽製中不兩個主權國家的邊界談判進程。

駐印使館多渠道發聲,主動影響印度各界

圍繞此次事件,中國駐印度使館也通過各種渠道積極闡明中方立場。

7月4日,中國駐印度大使羅照輝主動接受了印度報業托拉斯(PTI)外事主編普利揚卡的專訪。采訪中,羅照輝大使對當時的形勢“深感擔憂”。他表示,他從事中印關系和中印邊界工作30多年了,以他的經曆看,這是錫金段邊界第一次出現如此嚴重事態。

“印度邊防部隊越過雙方共同承認的錫金段邊界線。這就與過去雙方邊防部隊在未定界地區發生的摩擦有本質區別。” 羅照輝說。

羅照輝說,印度明確提出中印邊界錫金段並未劃定,“這是否認曆史界約,將會給中印邊境管控及兩國關系埋下更大的隱患”。而對於印度以所謂“安全關切”為由越過已定國界線進入鄰國領土的做法,羅照輝駁斥稱,這種做法無論從事任何活動,都不會為任何一個主權國家所容忍,“否則,世界不就亂套了嗎?”

不過,羅照輝同時指出,盡管是受害者,中方仍然全力謀求和平解決,通過北京和新德里渠道,進行密切的交涉和接觸。

7月5日,中國駐印度使館發布通告稱,李碧建公參也就印度邊防部隊在中印邊界錫金段越界事件與印智庫學者座談。

通告稱,李碧建公參先後走訪多個印度智庫學者,就印邊防部隊在中印邊界錫金段越界事件闡明中方立場。

“印方否認1890年《中英會議藏印條約》,將打開潘多拉的盒子,將動搖中印邊界談判、中方承認錫金屬於印度等問題的基礎;印方不能為了確保自身安全而損害和踐踏中國的主權和領土完整;不丹是一個主權國家,印仍把不視為自己的保護國,並以宗主國自居,這是在開曆史倒車,與印追求大國地位的努力相悖。”李碧建表示,並呼籲印智庫學界從維護雙邊關系發展大局出發,多做印政府、軍方及民眾工作。

此後接連幾天,中國駐印度使館新聞發言人謝立豔參讚、駐印度使館政務參讚李亞、駐印度使館政務參讚李凡等人,也先後通過各種渠道發聲。

7月31日晚,在中國人民解放軍建軍90周年之際,中國駐印度大使館在新德里舉行招待會慶祝這一重要日子。值得關注的是,據印度新德里電視台8月1日報道,印度空軍高官、不丹駐印度大使、美國、俄羅斯、巴基斯坦等國外交官均參加了這一活動。

大使館官網隨後發布消息稱,羅照輝大使攜使館全體外交官參加,印度空軍助理參謀長普拉巴卡蘭少將作為印方主賓出席。而周波代理武官在致辭中表示,習近平主席在7月30日閱兵時發表重要講話,強調“安享和平是人民之福,保衛和平是人民軍隊之責”。中國人民解放軍已經發展為多軍種合成的現代化軍隊,堅定不移捍衛國家主權和領土完整,有信心、有能力應對各種安全威脅和挑戰。

向駐華使團密切溝通,王毅出訪強硬表態

除了印度國內,中國外交同樣在增強在國際輿論場上的發聲。

7月18日,印度越界事件發生滿一個月。

在當天的外交部例行記者會上,有記者問,據報道,中國政府向駐華外交官通報了中印邊界對峙有關情況,表示中方一直保持克製,但不會永遠保持耐心,並就此向中方尋求證實。

外交部發言人陸慷回應稱,自從印度邊防人員非法越界事件發生以來,很多國家的駐華外交官對此感到震驚和不可理解,他們通過外交渠道向中方求證。中國外交部同這些國家駐華外交機構就共同關心的問題保持著密切溝通。

一周之後的7月24日,中國外交部長王毅借出訪泰國曼穀之機,首次就此次事件嚴正表態,要求印方“老老實實退回去”,這一“強硬表態”引發外界廣泛關注。

“這個問題是非曲直十分清楚,就連印度的高官也公開表示,中國軍人並未進入印度領土。也就是說,印方承認進入了中國領土。”王毅表示,“解決這個問題也很簡單,那就是,老老實實地退出去。”

就在同一天,中國外交部發布消息稱,印度國安顧問、中印邊界問題特別代表多瓦爾確認來華出席7月27日至28日在北京舉行的第七次金磚國家安全事務高級代表會議。不過,發言人陸慷強調,相關國家代表應當是以應有身份來參加此次會議的。

7月27日,中國國務委員楊潔篪分別會見了來華出席第七次金磚國家安全事務高級代表會議的三國代表,其中包括多瓦爾。據外交部網站消息,楊潔篪分別同三國高級代表就雙邊關系、國際和地區熱點問題、多邊事務等交換了意見,並闡述了我在有關雙邊問題及重大問題上的原則立場。

外交部發正式文件,“高度克製”後的新階段

在6月18日事件發生以來的早前階段,中國的外交和實際行動用外交部發言人耿爽的話說“展示了高度克製”的姿態。

而在事件僵持了1個多月之後,“印方不僅沒有采取任何實際行動糾正錯誤,反而通過炮製各種站不住腳的理由,為印軍非法越界行為編造借口。” 耿爽8月3日說道。

7月24日,中國國防部第三次就該事件做出回應時證實,中國軍方在現地將加強針對性部署和訓練。

“中方捍衛國家領土主權的決心和意誌堅定不移,將不惜一切代價維護自己的領土主權和安全利益。中國邊防部隊已在現地采取緊急應對措施,並將進一步加強針對性部署和訓練。”吳謙強烈要求印度越界人員撤回,“在此,我想提醒印方,不要心存僥幸,不要抱著不切實際的幻想。中國人民解放軍建軍90年的曆史證明了一點,那就是我們捍衛國家主權和領土完整的能力手段不斷增強,決心意誌堅定不移。撼山易,撼解放軍難。”

緊接朱日和訓練基地舉行慶祝建軍90周年閱兵之後的8月2日,外交部發表共12頁的《印度邊防部隊在中印邊界錫金段越界進入中國領土的事實和中國的立場》文件,以正式的方式從曆史、法理、國際關系等各個角度,權威、全面、嚴肅地闡述了中方對印軍越界事件的立場。

隨後的24小時內,新華社、解放軍報、外交部、國防部、中國駐印度大使館以及人民日報等中國6個國家部委和機構先後就印方越界事件少見地密集發聲,強烈要求印度立即撤回。這被外界視為“中印在洞朗地區對峙以來,中國發出的最密集、最直率的警告”。

其中,值得一提的是,8月3日,中國駐印度使館劉勁鬆公使在使館向多家印度媒體吹風時說,鑒於印方沒有采取任何實際行動糾正錯誤,中方必須再次敦促印方立即無條件撤出越界邊防部隊,敦促印方不要低估中國政府和人民捍衛領土主權的決心。

同日,中國國防部再次在深夜發出“強音”稱,中方的善意不是沒有原則,克製不是沒有底線。印方要打消任何以拖待變的幻想。任何國家都不應低估中國軍隊履行保衛和平之責的信心和能力,都不應低估中國軍隊維護國家主權、安全、發展利益的決心和意誌。中國軍隊將堅定不移地維護自己的領土主權和安全利益。

此後,圍繞“印度如果拒不撤軍,中國接下來將如何處置印方的入侵行為?”的新階段,各方觀點開始激烈討論。央視評論5日援引專家分析稱有兩種可能:一是會動用一切手段“清場”;二是依法扣壓入侵中國領土的印度士兵。

“但必須說,這都是善意且克製的保衛中國領土主權的正當合法行為,任何一個主權國家都有權利這麼做。”評論稱。(星島日報)

 

激賞明鏡
激賞明鏡 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