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官媒播731部隊紀錄片中國高調反應

1983年6月日本角川書店出版的《惡魔的飽食》一書是現在日本能找到的最早揭露731部隊真相的書籍
1983年6月日本角川書店出版的《惡魔的飽食》一書是現在日本能找到的最早揭露731部隊真相的書籍

歌籃

多個日本主流傳媒連日報導了中國外交部發言人華春瑩8月15日在記者會上稱讚日本官方電視台NHK(日本廣播協會)日前播出的二戰紀錄片系列之一《731部隊的真實-醫學精英與人體實驗》說:“我們讚賞日本國內有識之士揭露真相的勇氣,希望日方認真傾聽國內外的正義呼聲,正確認識和深刻反省日本軍國主義侵略歷史,切實尊重中國等亞洲受害國人民的感情。”一些日媒也報導中國傳媒紛紛引用新華社發自東京的一篇長文來讚賞日本面對歷史的勇氣,新華社的報導稱,“紀錄片播出後,引起日本社會很大反響,殘酷的真相刺痛了日本右翼勢力的神經”等。

一名關注中國問題的NHK員工說:“這個紀錄片播出後是有很大反響,但是在中國”。紀錄片一播出,馬上就在中國被人配上中文字幕,而且能在網上瀏覽。NHK製作很多有關中國的節目,其中廣受在日中國留學生們和一些能設法看到的中國觀眾好評,深入描述中國社會問題的“激流中國”,不時遭到中國政府阻撓採訪,令NHK報導中國舉步艱難。這次中國官方、官媒高調讚賞,令不少研究中國的日本人相信,這可能是政治利用,也可能是反映了中國最新的對日友善方針。

定期回顧的節目

NHK8月13日晚播出今年二戰紀錄片系列之一的《731部隊的真實-醫學精英與人體實驗》,是NHK每年8月必推出的歷史紀錄片系列之一,既有回顧和探索歷史真相,也有反省戰爭之意。今年已播出的還有《顫栗的記錄-英帕爾》等,預告還將播出的有《樺太地上戰-戰爭終結後7日間的悲劇》等。

有關日軍二戰期間在中國哈爾濱駐紮731部隊(原稱關東軍防疫給水本部)從事人體實驗的歷史,在日本早有定論,部分中學教科書裡也有記載。社會上存在的些微爭議與南京大屠殺人數和慰安婦是否被迫的問題存在的廣泛爭議不可相比。

日本既有的多本描述731部隊的書籍中,以1983年作家森村誠一出版的《惡魔的飽食-日本細菌戰部隊的恐怖真相》最著名,雖然當時起,日本右翼就譴責該書是“捏造歷史”,但該書當年就已登暢銷榜,至今還不斷增刷和更新,學術界也評價甚高。該書描述日本陸軍731“惡魔部隊”是由醫生石井四郎率領的世界最大規模的細菌部隊,集中了當時日本全國優秀醫生和科學家,用約3千名俄羅斯人、朝鮮半島人、中國人俘虜從事非人道的人體實驗。該書被書評者形容是“填補了日本細菌戰部隊令人恐懼的真實歷史空白,是一本痛切地告發極限狀態下的狂妄集團及其元兇'戰爭'的書籍”。

紀錄片的新價值

這次紀錄片有震撼效果,是因為日本觀眾首次聽到731部隊官兵們敘述真相的錄音。NHK這次是在莫斯科找到了二戰結束時,蘇聯(俄羅斯前身)在遠東、位於中國黑龍江和烏蘇里江交匯處以東的伯力(俄羅斯稱哈巴羅夫斯克)審訊731部隊官兵們的約20小時錄音帶和大量部隊文字記錄等,NHK還得到一名731部隊里當年14歲的少年兵三角武首次露面作證。但觀看這種節目的日本人一向不多,事後傳媒主要還是因為中國反響大才報導了。

731部隊不僅有軍人,更主要的是由大量日本各地醫學精英們指揮人體實驗。紀錄片裡公開了當時日本各大學的教授參加731部隊研究的名單,其中東京大學幾名教授榜上有名。有的教授本來是被迫去的,但後來積極主導人體研究。這些醫學精英們幾乎都在日本戰敗前撤退回國,回國後他們都不承認罪行,有的後來還做了大學校長,有的至死堅稱“沒做過昧良心的事”。少數日本右翼人士以他們的話為由,指責731部隊歷史是”捏造“,但大部分有心探索731部隊歷史的日本人和輿論主流並不懷疑,包括NHK。紀錄片中還有求證東京大學與731部隊的關係一節,東大的答復是“大學作為一個團體沒與731部隊有關聯”。

戰爭是萬惡之源

80多歲的三角武承認,70多年來他就是對家人也不說、不想回顧。他也稱731部隊“集中了日本全國各地的權威”,而俘虜們則像牲口一樣每幾人被綁在一個木樁上,沒姓名,只有號碼供研究者取用。最後他說到二戰戰敗前,731部隊銷毀證據、撤退,殺了最後剩下的俘虜們,他被指令向屍堆澆汽油、燃燒,然後再用化學藥水溶化人骨時,嚎啕地哭訴:“戰爭讓人都變得不是人啦,所以不要戰爭啊,一定不要戰爭啊!”

49分鐘的紀錄片中,NHK一再說“原來本性該是救人的醫生為什麼變成殘酷殺人者?“紀錄片後面解說是:二戰中,日軍在中國遭遇頑強抵抗,日軍和日本國內傳媒稱中國人為'匪賊',有你死我活的強烈意識,戰爭令殺人也成了醫生們的當然概念。

公開的審訊錄音中,披露較具體審問的人體實驗是有關凍傷和傳播細菌。有隊員作證說,零下20多度時,把俘虜送到雪地裡吹風扇來研究多長時間手指凍掉或剩下骨頭。審訊中也說明瞭如何傳播細菌,包括在包子裡註入細菌令婦女、兒童吃,然後放人回家傳染,還在中國3次投下帶菌跳蚤等的炸彈等證詞。

據日本維基百科說明,731部隊從事人體實驗殺人約3千,細菌彈、化學武器殺人約數万。

複雜的戰後意識

2006年至2010年中日共同研究歷史的近代史分科會的日方成員、防衛研究所戰史中心主任莊司潤一郎指出,世人在說起二戰與反省時,不時拿日本與德國比較,指日本加害意識稀薄。他指出,日本人雖承認加害,但直覺上受害感強烈,是與日本對二戰的複雜意識、與當時背景有關。他說:“日本奇襲珍珠港,引來美軍轟炸、最終遭遇原子彈攻擊,成為世界唯一原子彈被害國;對蘇聯戰爭,也導致許多日本人被扣押在西伯利亞從事苦工,結果也差不多;在亞洲,日本對中國以南京事件為首的戰爭殘酷形像很強,但在東南亞國家戰爭中,一般日本人看來也有參與抵抗英國、荷蘭殖民統治,令當地獨立的戰爭。對朝鮮和台灣,日本的殖民統治是帝國主義時代產物,與二戰沒直接關係。”

他還認為,戰爭責任的問題,德國當時的體制令歸咎責任較簡單,日本的責任大半在日軍,特別是陸軍,但又存在天皇制,歸咎較複雜。他也承認,日本對中韓感情複雜,“十九世紀後,日本近代化成功,與中朝(朝鮮半島)的鄰國關係逆轉,日本人既憧憬中國的文明,也對中朝有優越感。複雜意識生出了'大東亞共榮'等對外擴張思維,尤其是在殖民統治朝鮮時期的日朝關係表現更為極端。而對中國,歷史認識也不斷變化。過去日本人憧憬中國土地遼闊、文化悠久,同文同種的意識在二戰後一度令日本人廣泛傾倒社會主義,到80年代中期之前還對中國有贖罪意識、敬佩中國的寬容大度。但近年日本隨處可見'蔑視'中國人和中國史的尖刻評論,同時又禁忌中國擴軍、西藏、人權問題等。”

冷靜與謙虛為軸

莊司認為,日本人應勇於表達真實的想法、否定錯誤的歷史觀、擺脫戰敗後的自卑心理,同時也要杜絕繼承過去榮光、抹消恥辱歷史的幼稚心態,對複雜的歷史認識、尤其是作為加害者對中韓應冷靜和謙虛地面對。

“冷靜”與“謙虛”是近年日本對歷史認識所持的基本立場,兩天前在全國追悼二戰死難者的儀式上,天皇明仁和首相安倍晉三致辭時都誓言“決不再發生第二次戰爭慘禍”,但也不觸及“反省”與“道歉”的加害者立場,只強調任何時代都要“謙虛面對歷史”。今年也是安倍內閣首次沒有大臣戰敗日參拜靖國神社的一年,是反映冷靜與謙虛,還是朝鮮局勢緊張,不便與中韓糾紛,日本輿論猜測紛紛。

(VOA)

 

激賞明鏡
激賞明鏡 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