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志剛先生的墮落

前金管局總裁任志剛先生既然願意加入熱廚房擔任林鄭月娥的財金政策「國師」,自然得為她準備大灑金錢做大有為特首開路。但開路護駕也得講道理、邏輯,也得拿出點基本經濟分析吧!可惜,任志剛首次出手提出的「觀點」不但跟事實數據不符,連經濟學ABC似乎也未搞清楚,只是一心一意為林鄭大增開支鳴鑼開道,實在令人失望又遺憾。

任先生在觀點中說,過去十年特區政府的財政政策太保守,一直採取「守財奴」政策,導致大量盈餘出現,拖着經濟後腿。他認為,這樣的政策「穩健有餘,進取不足,亦不合時宜」。任先生的評語明顯針對前財政司司長曾俊華先生,也跟過去幾年一些「梁粉」如陳啟宗非常類似。問題是這樣說從實際上到理論上都說不過去。

經濟過熱將推高通脹

過去十年香港經濟增長當然比不上中國大陸7%甚至10%的升幅。可不要忘記,十年前香港已躋身發達經濟體行列,GDP根本不可能保持5%以上的增長,能有3至3.5%已算不錯。美國自八十年代以後增長平均大概2.5%左右,日本自九十年代起更總是在1%以下,歐盟整體同樣只有不到2%增長。香港跟他們相比,表現已較為優異。何況2008年出現百年一遇的金融海嘯,全球金融體系幾乎崩潰,發達經濟體愁雲慘霧,處於不斷調整、去槓桿的循環,金融創新幾乎全面停頓。直到近一年全球經濟才總算站穩陣腳,開始有機會擺脫零利率。在這樣不利的外圍經濟形勢下,香港經濟過去十年仍能保持接近3%左右的增長,今年首季GDP更有4.3%增長。這當然不能完全歸功於政府的財政政策,但說政府開支不夠進取拖慢整體經濟增長卻說不過去。

再看其他經濟數據包括失業率及通脹更反映任志剛的無理。若說政府是守財奴阻礙經濟發展,那香港該出現大量閒置的勞動力,通脹應該似有還無,甚至像日本那樣出現通縮。可香港自2011年來失業率都在3.5%以下,比經濟學定義的full employment(全民就業)設定的4%失業率還要低,多個行業都出現請人難的情況。通脹方面,日本、歐盟一再陷於通縮,美國通脹率也不過2%上下,香港通脹率則接近4%;要不是政府過去幾年提供多項財政寬免措施如代交電費等,通脹率只怕更高。換言之,香港過去好幾年一直處於全民就業、通脹率躍躍欲升的情況,沒有甚麼剩餘的勞動力或產能,怎麼能說被政府拖後腿呢!難道任先生認為政府該在全民就業下繼續刺激經濟,令經濟過熱,推高通脹令物價飛升?

花光儲備難捍衞聯滙

再從宏觀理論上看,香港是個開放的小型經濟體,政府以財政政策刺激經濟增長的效果有限,即使大搞基建,當中不少新增開支都流入財團、大企業手中,真正流向一般市民的相當有限,又或只有少數流進實體經濟如消費、投資中,可說是耗力大而收效小,未必划算。其實,特區政府財政政策有「逆周期」(counter cycle)的本質,即當經濟倒退時政府開支、投資不會隨之收縮,也不會裁員減薪,變相為經濟保持一些動力,一點穩定,這大概已是政府財政政策對經濟最大的助力。任先生總不會認為特區政府財政政策可以令香港像內地那樣GDP每年增長6至7%以上吧!

最令人費解的是,任先生掌金融政策多年,負責捍衞聯繫滙率,自該明白財政儲備是政府保衞聯滙的重要彈藥。1998年政府入市打大鱷為時不過兩星期,動用的彈藥就高達一千二百多億元,要是美國對沖基金LTCM不爆煲,又或俄羅斯沒出現債務違約令大鱷資金鏈斷裂,這場攻防戰可能會打得更久,到時動用的儲備便可能高達三千億甚至更多,壓力巨大。曾俊華先生累積九千多億儲備正好增加政府捍衞聯滙的彈藥,強化外界對制度的信心,令大鱷們不敢再想狙擊港元。這可是在強化香港的金融體系及安全,任先生卻反而把曾先生說成守財奴。難道該大增開支花光儲備才算是進取及合時宜?到時再有大鱷狙擊港元拿甚麼來迎敵呢?

任志剛先生為了立功,為了替新特首護航連捍衞聯滙的責任都忘得一乾二淨,這位香港第一能吏淪落之快、之徹底實在令人搖頭嘆息!

盧峯

香港 蘋果日報

 

激賞明鏡
激賞明鏡 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訂閱明鏡家族電視台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