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律師願盡一切努力 讓劉霞離開中國

China Liu Xiaobo Trauerfeier Witwe Liu Xia (Reuters/Shenyang Municipal Information Office)

自劉曉波去世以來,他的妻子劉霞僅在海葬儀式上有過一次露面。外界迄今無法得知劉霞的下落。就在一週前,劉霞的國際代理律師甘瑟向聯合國相關機構提交正式請願書,呼籲進行緊急干預。德國之聲日前與甘瑟律師進行了專訪。

德國之聲:甘瑟先生,您是否掌握了劉霞的近況訊息?

甘瑟(Jared Genser):很遺憾,我們所知的非常少。7月15日海葬儀式之後,她就"被失蹤"了。有許多關於她動向的傳言,但其實她的親友、律師都無法聯繫到她。我們真的非常擔心她的狀況。中國政府則宣稱,劉霞是"自由"的。但顯而易見,她並不自由。這也是上週我們向聯合國強迫及非自願失蹤問題工作組(WGEID)提交正式請願書的原因。

德國之聲:那提交了請願書之後,我們是否能有所期待呢?

甘瑟:這個請願並不會為我們很快帶來答案。但這依然很重要。聯合國機構首先必須要處理這份請願書,然後向中國政府發送一份正式的問詢書。不論最終聯合國得到了怎樣的答覆,他們都會轉發給我。這個過程可長可短,取決於中國政府想要多快回覆。對於我們來說,我們要是沒有在近期得到中國政府的答覆、也沒有瞭解到劉霞的確切下落,那麼我們就會再向聯合國任意拘押問題工作組(WGAD)提交正式請願書,強調劉霞已經失蹤多日,很可能已經被中國當局拘押。這樣,聯合國就必須要出面調查劉霞是否被非法拘押、中國政府是否違反了相關國際法。

德國之聲:現在,您還沒有收到聯合國方面的任何回覆?

甘瑟:沒有。

德國之聲:甘瑟先生,您從2010年起就擔任劉曉波以及劉霞的國際代理律師了。您當初是怎樣聯繫到他們倆的?畢竟,那時的劉曉波已經開始坐牢了。

甘瑟:當時我是直接聯繫到劉霞的。她需要為她的丈夫劉曉波找一個國際代理律師。那時的劉霞還能夠相對自由地和外界溝通,也像其他人一樣能用手機通話。我和她直接通話時,諾貝爾和平獎還沒有宣佈得主。但在那之後,她也陷入事實上的軟禁狀態了。

德國之聲:那在這之前,您是否曾和劉霞或者劉曉波見過面?

甘瑟:沒有。我聯繫劉霞的時候,劉曉波已經在監獄裡了,只能通過家屬和律師同外界溝通。和劉霞也是靠電話聯繫。當然我和他們兩人在中國的律師則一直保持聯繫。

德國之聲:那麼多年裡,在如此困難的情況下,您是如何獲得劉曉波、劉霞的訊息的?

甘瑟:在陷入軟禁的頭幾年裡,她被允許每個月探望她的父母。還曾有過勇敢的記者得以打破封鎖,簡短地採訪到她。所以我曾經能通過她父母得到一些訊息,以及一些媒體的渠道。總之,雙向的訊息傳輸都是零零星星的。需要強調的是,我當初成為她的代理律師時,我們的主要目標是爭取劉曉波出獄;後來,在諾貝爾和平獎得主宣佈前一星期,我曾經和劉霞討論過:要是劉曉波獲獎,會發生什麼?我那時就說,劉霞也可能因此被扣押;我明確和她說了接下去的風險。她最終作出了留在中國的決定。而我也曾許諾盡我所能讓劉霞有機會離開中國、讓劉曉波出獄。現在,劉霞的丈夫劉曉波已經遺憾地因病去世了,所以我現在的工作重心就是讓劉霞離開中國。劉霞從來沒有犯罪,也沒有受到過任何指控、審判,卻連續七年被限制人身自由。中國當局則一直宣稱劉霞是自由的。自由人應該能不受妨礙地隨時與親友、律師溝通,也應該能夠自由地出入境。

德國之聲:劉霞被限制人身自由,只是因為她是諾貝爾和平獎得主劉曉波的妻子、遺孀。您曾經擔任過緬甸的翁山蘇姬、南非圖圖大主教的國際代理律師,結合您的經驗來看,劉霞、劉曉波的這樁案子有什麼特別的地方?

甘瑟:劉曉波、劉霞夫婦遭受的打壓,其嚴重程度令人震驚。劉曉波其實沒有做錯任何事,他所追求的就是國家權力的文明,他是零八憲章的起草者之一、第一個簽署者,呼籲將一黨專政過渡為多黨輪流的民主政體。為此他付出了高昂的代價。而如今,中國執政者也非常不安,每年大約花費1400億美元用於國內的維穩,相比之下國防開支也就1000億美元左右。可以這樣說:相比來自境外的威脅,中國政府更害怕自己的民眾。這也造成了中國政府強硬對待持不同政見者。在劉曉波這樁案子中,劉霞在沒有任何法律程序的情況下被限制自由,還有其他家屬也受到了莫須有的指控。而且,劉霞的心理、生理健康狀況,也因多年來的軟禁、以及劉曉波的去世,受到了很大的損害。而這一切,就是為了讓劉霞不能發聲。

德國之聲:我們也注意到,不久前,美國一些參議員呼籲將中國駐美大使館所在的廣場更名為"劉曉波廣場"。您也在上週為《華爾街日報》撰稿時提到了這一點。這一倡議有沒有最新進展?

甘瑟:很多人都想看中國官方對此的反應。中國當然對此感到很失望。對於我而言,重要的是讓劉霞以及其他親人能夠有機會出國。另一方面,中國正在試圖讓大家忘記劉曉波,所以"劉曉波廣場"的命名建議,能夠向中國當局表明態度,也能強調劉霞的遭遇是令人不可接受的。我的工作重心始終是能夠讓劉霞等人獲得離境的機會,所以我也願意做任何能夠達成這一目標的事,包括向中國政府公開施壓,迫使他們無法再繼續限制劉霞的人身自由。

德國之聲中文網

 

激賞明鏡
激賞明鏡 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訂閱明鏡家族電視台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