習王不是長期穩定盟友,但習目前會站在王岐山一邊

 

y5A83SI
習近平不站在任何一邊,才能確保其最高權力。
 
陳小平,陳奎德
 
我估計習近平還會站在王岐山一邊
 
陳小平:所以他也真的是豁出來了,這一次。那麼再考慮到,你剛才說到的,我們討論的這個背景,大家相持一下,怎麼怎麼樣。今天我看到《紐約時報》有一個報導,它這個天平,最後倒向何方,說到了一個人,他沒有說王岐山。王岐山已經不在天平上了。他說到的這個人,就是習近平。他說這就看習近平的選擇了。你覺得是不是這個遊戲,習近平先生是一個很關鍵的砝碼?
 
陳奎德:那當然,這個習近平當然是,目前看來在這場遊戲中間,在這場政治搏鬥中間,習近平當然是非常關鍵的。依我的判斷,習近平目前可能還會站在王岐山一邊,因為習近平的政治障礙、政治對手並沒有完全被清除掉,因此他那個狡兔未死,所以走狗還有用。所以說,整個來說,他的聯盟還是有很多諸種重大的政治利益的一致性,也就是習王之間,他們的共同的政治利益,他們有共同的政治對手,這一點是他們的基本連接,他們的基本利益所在。所以在目前情況下,我估計,我的判斷,這個當然是,我也不能說我有很多很確鑿的證據,但是,我估計習近平還會站在王岐山一邊。
 
但是,這並不表明習近平永遠和王岐山是一個長期穩定的盟友關係。這個是絕不可能的。尤其是王岐山的經歷、個性、能力,他在整個的中國的經歷,包括他在黨內得罪的人,包括過去他的表現出他才幹的一方面,這個是眾所公認的,幾乎是眾所公認的,就是認為王岐山先生是目前中共所謂的最高的七個人,所謂政治局常委裡面,最能幹的一位,才能、政治才幹、各方面的才幹,都是最強的一位。可以想像,這樣一位政治才幹最強的一位,如果是習近平先生的其他政治對手都已經匍伏下去了,都已經掃平了,我們可以想像習近平先生和王岐山先生他們之間的關係,這個不用任何的所謂的小道消息或者什麼東西,你可以推斷出一些東西來,所以說我覺得目前習王他們還有極大的政治對手正在對他們進行挑戰,這是絕地反攻,所謂中國民間說的,所以在這個情況下,基本上,在我判斷下來,可能習會站在王一邊。
 
但是我認為,如果習是一個更高明的政治家,如果他有毛這樣的政治手腕,他可能會在這段時間不要這麼匆忙的表態,而是讓那個子彈飛一陣,讓整個的流程更長一點,讓別人有點猜測、有點琢磨不定的時候,對他來說,是他的政治力獲得極大值的最好的機會。如果是他急匆匆地表態的話,他就把(自己)和一個政治派別完全綁在一起的話,對他的政治前景並不見得是有,長遠地看,並不見得是有好處的。
 
陳小平:我有一個旁證,來談談這個習王關係。當然,這是郭文貴先生在他的錄播的視頻裡頭談到,剛才你也點到,郭文貴先生決定休戰三個星期,對吧?導致他休戰的原因是什麼呢?就是因為他提到,有人說要對他一分為二。這個等於是來自最高層的聲音。同時,你也提到,他的兩個大哥已經被釋放。那麼這就是說,在前一段的遊戲中,在前一段郭文貴跟北京的遊戲之中,郭文貴是不想打王岐山的,對不對?他說習總書記、王書記、孟書記三人是一體的。那麼到了明鏡專訪第二集之後,這個形勢大變,王岐山就弄出來了。第二集的時候,郭文貴先生是希望北京有可能解決問題,把很多材料撤下去了。北京的老領導也曾經在某個意義上答應他,要滿足他一定的要求,但是後來這個要求沒有滿足,導致他跟王岐山之間激烈地開撕,就把王岐山從這個習總書記、王書記、孟書記裡頭摘出來了。那麼現在看,就是郭文貴跟王岐山的這種矛盾已經很尖銳了,我曾經說過他們和平演變的希望已經沒有了。但是這一次,如果郭和王之間的分歧到這樣一個地步的話,我想如果習要不出面說話的話,這個矛盾可能化解不了。
 
陳奎德:你剛才說,有人說來自最高層的聲音,說是對郭文貴要一分為二,如果這個話是出自習近平之口,我覺得過去還比較低估了他的政治智慧。如果真是出自他之口的話,恐怕他還比我原來估計的稍微聰明那麼一點。
 
陳小平:因為郭文貴下面要搞個全球記者招待會,然後還有更多的這種爆料要出場,在某個意義上,他不僅會撕裂王岐山,如果他真的有證據,鐵證在他的手上的話,他也會撕毀共產黨和習近平這批人的。它現在這個黨,畢竟還在一個船上,他們要救的,對不對?所以在這樣一個情況之下,誰能夠撼得動王岐山呢,在這個世界上?那麼我想,郭文貴先生說的也許有點道理,就是說,是有人給他說話,這個說話的可能性就是老大。另外,也許在這種情況之下,才能讓像獅子一樣被激爆的這個郭文貴,休戰三個星期,是不是?這是一個旁證,講習王關係。那麼在這一場決鬥之中,你剛才也提到,兩軍相爭,現在已經到了不相上下,確確實實,在某個意義,不相上下,而這個天平的傾向哪一方,習近平先生非常非常的重要。
 
那麼我們現在再回頭來看,就是《紐約時報》一直在追蹤安邦的這個調查和這個故事。那麼財新最新的關於安邦的報導出來以後,《紐約時報》的儲百亮,又寫了一篇文章。這篇文章當然就說,很多東西,他說印證了《紐約時報》原來的一些追蹤報導。他還提到了安邦和財新爭執的三個背景,我覺得這三個背景值得點一下。第一個就是十九大,這個關鍵的時間節點。中共政治的中心現在無疑的是十九大,不能夠讓任何人把十九大的大方向給攪了,這是一個大方向。那麼第二個就是金融的反腐。這個金融的反腐,我待會兒要再請問你這個問題。第三個就是郭文貴在海外的這個爆料。這三個政治背景因素攪動了當今中國。
 
我們再回頭來談十九大。十九大應該是習近平的最大的一個政治目標,十九大要讓他的人全面上位,那麼他下一步他的治國怎麼樣,他也會應該在十九大後慢慢地嶄露他的宏圖,因此,這個是非常非常重要的一個階段。那麼在這個意義上,習近平先生既為了救黨,也為了救自己,也許會出面去支持王岐山或協調王岐山跟郭文貴這一場你死我活的爭鬥,這個可能性大不大?
 
陳奎德:這個可能性有的,我就說,如果那句話是他說的話,說明他恐怕已經有點看到了這個事情的嚴重性,所以說,他要出面來說。而且出面,不是像一般人猜測的那樣,站在王岐山一邊,照共產黨的規矩,就把對方嗤之以鼻,而是說一分為二,用中共的話語的話,這個是很可玩味的一句話。也就是說,他不想馬上就把那一派踩死,而且他覺得,他如果踩的話,如果弄得不好,反而會自己傷了腳,所以說他採取這樣一種辦法。
 
我覺得這樣一個說法,如果是他說的話,我覺得還是聰明的,對他的政治利益來說是聰明的。毫無疑問,我覺得這個可能性也很大,就是說,既然傳出來了,而且從政治邏輯上來分析,比較好的一個方法,目前還是不忙先做定論,不忙先把一邊完全壓倒。因為習他是有這個政治能量,如果他要用權力,是可以壓倒某一方的或贊成另外一方。但是他不採取這種辦法,說明他是有一定的政治智慧的,知道在這個時候,你完全站在一方,如果是完全把另一方踩扁的話,你實際上就被這個政治派別所脅持了,你就成為這個政治派別的代表,而不是最高的、平衡兩派的最高代表人物。現在看來,他慢慢懂得了這一點。
 
(《胡舒立PK吳小暉不相上下,是王岐山弄人也變難了?》連載5,《內幕》第65期》
 

 

激賞明鏡
激賞明鏡 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