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們在後微博時代討論甚麼

後微博時代,經濟成為人們的主要話題。如果說在微博時代,人們甚麼都可以談;那麼在後微博時代,人們只是偶爾談論政治,談論的主要內容已經從政治轉為經濟。馬克思主義理論說得也是明白,人首先要吃穿住行,然後才有精神生活,才有政治生活。當生育、上學、房子、醫療、社會保障壓力如此大的時候,經濟生活成為主要話題勢在必然,何況政治生活本來就應該處於次要地位。

關注生活 甚於政治

在後微博時代談論政治的,主要是社會邊緣群體。那些有空談論政治的,大都是「游士」,即游離於體制外的知識分子。那些體制內的人,享受着體制內的待遇,也只是看微博,而不在微博談論政治,因為他們知道,體制內談論政治,只會給自己帶來風險。處於體制邊緣的人,因為享受不到體制內應有的福利,發洩不滿也只是偶爾,回到體制內主流仍然是他們的願望。

後微博時代是大政治淡出小政治浮出水面的政治。所謂大政治,就是談論國家的大政方針,其實國家的大政方針也不是一般人所能討論的。討論大政治需要政治謀略和政治智慧,需要經過嚴格的學術訓練或者是對政治具有長期性的觀察,這是一般人所不具備的。一般人所具備的,就是對政治的好奇心,或者看客式的評論。

小政治是無政治的政治。人具有理性,不但追求經濟生活需要理性,追求政治生活也需要理性。理性的政治也就是規避風險的政治。規避風險的政治就是在有限的空間內談論沒有風險的政治。沒有風險的政治就是小政治,這種小政治就是張家長李家短的政治。

小政治是沒有大V的政治。一些大V,沒有政治操守,沒有言論的邊界。他們或者為反對而反對,而不願意看到政治治理帶來的政治進步、政治穩定、政治規則。他們甚至對反腐敗的積極成果視而不見,認為一切都是演戲。他們選擇對他們有用的政治謠言進行重構和傳播,甚至達到了不顧常識的地步。大V們的領袖欲也讓粉絲們望而卻步,為了追求極端化的語言反而使粉絲們冷靜下來。大V現在已經成了不潔的代名詞,聚集在大V身邊的粉絲,在看透他們的政治表演後,也就散了。

粉絲們不再聚集在大V的麾下討論政治問題。粉絲們的生活困境與難題,並沒有引起大V們的注意和同情,如果粉絲們的困境不能引起轟動效應的話,大V們也裝作視而不見。一些大V無非就是製造轟動的效果,但這種效果在國家嚴格治理的前提下,即使想製造轟動效果也是沒有可能的。

小政治時代是從公共領域回歸到私人領域的時代。人們選擇自己的生活道路和目標,通過生活道路和目標張揚自己的個性。他們關注生活甚於關注政治,他們享受生活而拒絕政治生活,他們享受社會尊嚴而拒絕政治尊嚴。他們更願意過世俗化的生活而不願意過神聖化的生活。他們根據個人的愛好選擇財富而帶來的虛榮。明星、影星、Papi醬、娛樂、快樂、情感之類的內容才能真實地打動他們的心。

激進語言 不復存在

小政治讓政治啟蒙破了產。在他們看來,啟蒙是沒意義的,只有幸福與快樂才是有意義的。他們活着的意義不在政治,而在於生活。當政治充滿風險,當政治讓他們當犧牲品的時候,他們會感到憤怒、恐懼和不安。

後微博時代是國家治理的結果。在國家對微博進行嚴格治理的情況下,大V們早已如昨日黃花,激進的語言幾乎不復存在,溫和的語言也淡出政治。政治不是不可以談,但談的時間、場合、範圍都已受到限制。很多人因此退出微博,進入微信,仍留在微博的也是半死不活。在網民們看來,好好當一個吃瓜群眾比甚麼都好。

大學教授 木然

東方日報

 

激賞明鏡
激賞明鏡 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

  1. 后微博时代的确是值得关注的一个领域

    回覆刪除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