紀念淞滬會戰八十週年



蔡翼,台灣國際關係學者,東亞統合研究中心執行長。

國軍藉淞滬會戰扭轉敵人作戰軸線,以利持久抗戰,促使國內各方勢力團結抗日,居功厥偉。

今年,民國一百零六年(二零一七年)是民國二十六年七七蘆溝橋事變八十週年紀念,也是八一三淞滬會戰、八一四筧橋空戰大捷八十週年紀念,更是國殤南京大屠殺八十週年紀念。八十年前的今天,國民政府軍事委員會在委員長蔣中正的領導下,為抗擊日本軍國主義的對華侵略,地不分南北,人不分東西,展開一場全國軍民大團結的「全民抗戰」,進行了一場可歌可泣、偉大的衛國戰爭。

日本侵略中國的野心圖謀已久,它的手段是蠶食而不是鯨吞,最終的目的是要佔領全中國,所以日軍參謀本部的規劃是盡量避免對中國全面開戰。七七蘆溝橋事變時,日軍在不擴大戰爭的原則下想「速戰速決」,企圖以數個師團兵力殲滅國軍駐守華北的主力,同時增強上海地區兵力,進而威脅首都南京,以牽制國軍主力部隊北上支援,達到對華北地區完全的控制,進一步擴大對中國的佔領。

最高統帥部早已洞悉日軍的計劃,全力阻止日軍在完全控制華北後,由北向南集結重兵,沿津浦路、平漢路和海路,兵分三路,採取戰略速決,圍殲中國軍隊主力於京滬一帶,然後兵臨南京,逼迫國民政府簽下城下之盟,遂其三月亡華之目的。

中國的地形是西邊高,東邊低,成梯階狀,以大興安嶺、太行山為界,其東邊是華北大平原、東北大平原及東南丘陵地區;其西邊則是雲貴高原、青康藏高原和黃土高原。蔣的抗戰指導是以空間換取時間,採「戰而不屈」、抗戰到底的「持久戰」。若依日軍作戰方向由北到南,依托摩托化陸軍,沿平漢鐵路直下武漢,可迅速包抄截斷國軍退路,有利其速戰速決,但十分不利於國軍持久抗戰。

若能引導日軍由東向西、溯長江而上,形成日軍東西向仰攻的作戰態勢,在進入叢山峻嶺山區地形後,將不利於日軍摩托化部隊展開,且戰且退,引其沿江深入內陸,有利國軍實現長期抗戰的戰略規劃,達成掌控戰場主動之目的。於是統帥部決定主動布局,營造決戰淞滬戰場的態勢,集結德式裝備的中央軍等精銳部隊,誘逼日軍改變由北向南的進攻軸線。

國軍於民國二十六年即開始按既定作戰計劃積極部署,主要戰略在華北採取守勢,規劃三道抵抗線,遂行縱深防禦的持久戰;華東地區採取主動出擊,以擊滅上海地區日軍主力為目的,此為最高統帥部打響淞滬會戰前所設定的戰略目標。

八月十三日國軍主動攻擊上海日軍,淞滬會戰爆發。華北危機升高時,國軍卻從華東發起攻擊,旨在主動選擇戰場。蔣稱此役為抗日戰爭的「緒戰」。

淞滬會戰為八年抗戰裏二十二場大型會戰中,規模最大、時間最久、傷亡最重、意義最深遠的一場戰役。這場會戰歷時三個月之久,中方投入兵力達七十個師,六十餘萬人,日方投入三十萬人,約十個師團,超過當時日軍兵力的半數。

八一三淞滬會戰對於整個八年抗戰和中國贏得最後勝利影響至為巨大:

蔣中正曾說過,作戰的勝負雖然是決定於軍隊的戰鬥,如果戰鬥上不能取勝,就要在戰術取勝,如果戰術上不能夠勝過敵人,就要在戰略上取勝。國軍在淞滬會戰一役雖然最後退守轉進,但是對長期抗戰而言,打了一場漂亮的緒戰,在國軍所選定的戰場及方向作戰,「改變了日軍由北向南進攻的軸線」。

通過不斷吸引、消耗日軍,血戰三個月之久,因為這場驚天地泣鬼神慘烈的會戰,粉碎日寇「速戰速決」的妄想。尤以國軍雖然犧牲慘重,但是將士用命,這種以血肉築長城、拼死殺敵、不屈不撓的戰鬥精神,讓日本侵略者感到震驚和膽寒。

政府把握這短短三個月時間,將大量位於淞滬地區數百家工廠的設備、十餘萬的技術人員、政府工作人員及機關學校老師職工轉移到抗戰大後方,奠定長期抗戰並獲得最後勝利的基礎。

淞滬會戰後來雖然因戰況不利遭致首都南京提前遭日軍攻陷,但在國家戰略和政、經、軍、心各個領域,確實因此讓國內各方勢力團結合作,齊心共同抗日,居功厥偉。

中國人民抗日戰爭是中國歷史上,面對外族入侵,第一次以弱擊強,堅持到底,並獲得最後勝利的民族聖戰。值此八一三淞滬會戰八十週年,凡我同胞皆應謹記歷史教訓,緬懷國軍官兵將士用命、殺身成仁、捨生取義、保家衛國的光榮史詩。

亞洲週刊

 

激賞明鏡
激賞明鏡 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訂閱明鏡家族電視台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