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中国体坛兴奋剂黑幕遭迫害 原国家队队医逃至德国


资料照片:原中国国家队医务监督组组长薛荫娴
网络照片


原中国国家队队医薛荫娴,因坚持不懈揭发中国体坛使用兴奋剂丑闻而长期遭到迫害。近日,薛荫娴及儿子一家已逃亡至德国,薛医生之前已设法带出68本记载使用兴奋剂黑幕的工作日志。

*

薛荫娴现年79岁,曾经担任中国国家体委训练局首席运动医学专家兼中国国家队医务监督组组长。薛荫娴九日接受自由亚洲采访时表示,中国体育1978年起开始进入兴奋剂时代,八十年代,体育官员在内部会议上公开发出全面使用兴奋剂的指令。

 

薛荫娴指出,1978年10月11号,国家体委副主任陈先在大会上说外国运动员都使用兴奋剂,中国运动员为什么不能使用?79年4至6月,官方派陈章豪大夫来法国学习如何使用兴奋剂。“80年代到90年代,全国范围都在用。国家队当时有11各队,国家队训练局局长、党委书记李富荣说全体都吃,你反对他就是反对政府、反对党,吃兴奋剂利益集团的头子就是他。他们成立了兴奋剂研究小组,组长就是陈章豪,他就说吃兴奋剂叫吃特殊营养的”。

 

薛荫娴站出来反对服用兴奋剂,结果被撤销了她的国家队医务监督组组长,但是还让她留在体操队。“我想为了运动员的健康我得守住体操队,1988年我拒绝给李宁打兴奋剂。但我想得太天真了。80年代,90年代得牌的人都被李富荣和陈章豪用兴奋剂管住了。国格没了,人格没了。”

 

薛荫娴指出举重、游泳、田径、体操等金牌项目是兴奋剂重点领域。李玲蔚,昔日游泳队的五朵金花,排球运动员巫丹等曾被检测出兴奋剂。

 

中国体育官员一面强迫运动员服用兴奋剂,一面研究规避药检方法。薛荫娴对自由亚洲表示,1986年汉城亚运会上,中国羽毛球选手李玲蔚爆出使用兴奋剂丑闻,国家体委为掩盖真相以误服感冒药为由搪塞,并将责任推至随队护士黄美玉身上,导致黄美玉差点自杀。

 

薛荫娴认为中国体坛服用兴奋剂的真相远未全部晒到阳光下。她以2016年奥运会个别中国游泳运动员反常表现为例,认为中国体育仍未彻底摈弃使用兴奋剂。

 

薛荫娴挺身而出,揭露中国体育界使用兴奋剂黑幕,不但本人遭到持续的打击报复,连她的孩子也被株连。薛荫娴还表示,国保和警察多次到家中搜查,企图查抄她数十年保存的68本工作日志。在她和儿子杨伟东、儿媳杜兴逃亡前,他们已经这些日志和其他资料安全转移到德国。

 

杨伟东表示,他会和母亲亲自到国际奥委会提交这些资料。他们也愿意出来作证。

 

法广RFI 安德烈

 

激賞明鏡
激賞明鏡 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訂閱明鏡家族電視台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