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年金改革與軍心渙散危機



童清峰

台灣年金改革使軍人退休俸將遭刪減,引發退伍軍人強烈反彈,也影響青年從軍意願,軍校招生不足額現象日趨嚴重;國防部為解決部隊基層軍官荒「速升」士官為軍官,人才流失、軍心渙散,形成國安危機。

台灣國防部長馮世寬經常因自我感覺良好而飽受批評,最近他的一個突發奇想引發一片罵聲,很多人都在問:國軍究竟出了什麼問題?

國防部為了解決部隊基層軍官荒,針對「士官升軍官」制度進行重大改革,計劃開放一千多名現役士官,受訓十週後,不必考試就可以掛少尉軍階。過去士官要改任軍官,除必須報准並考上官校,還要赴軍官學校接受為期至少兩年的軍官教育。國防部此番大開方便之門的做法,外界嘩然。

據資料顯示,目前在營少尉編現比低於百分之六十,二零一六年志願役軍官招募達成率僅百分之六十六點一,且到今年六月底止,亦僅有百分之四十一點二,此狀況對於部隊組織、國防安危已造成嚴重威脅。

士官走「捷徑」直接晉升少尉軍官,是中華民國國軍遷台後重大軍制變革,但此舉被外界批評是破壞體制,挖東牆補西牆。

前陸軍副司令、退役中將吳斯懷表示,士官升軍官不是問題,問題是「速升」,而且「數量龐大」。這是結構性問題,把整個國軍人事制度的架構摧毀了,「用數字粉飾現在國軍基層缺員現象是非常嚴重的國家安全問題」。

蔡英文政府推動年金改革,軍人退撫基金財務吃緊,近日傳出退休軍人退休俸將遭刪減,引發退伍軍人強烈反彈,也會影響青年從軍意願。「年輕人對現在政府大砍年金的做法可能不是很懂,但他父母親懂,他們會告訴子女不要去(從軍)了,那些老軍人都被砍成這樣子了,毫無尊嚴!」吳斯懷指出,現役軍人的福利看起來不斷增加,但退伍後就跟現在退休公教一樣,福利會遭刪減。在這種情況下,有誰會願意讓自己的子女投身軍旅?

吳斯懷質疑,把一千名士官速升為少尉,「帳面上」少尉到了一定百分比﹕「請問一千個士官誰來補?是不是再找士兵來補?素質是不是又要降低了?」國軍基層骨幹是士官,美軍士官兩句口號令人動容:「美國軍方的訓練在我的左肩,美國軍方的戰力在我的右肩」,代表美軍基層戰力就是靠士官。他強調,士官不是不能升軍官,但要有一定比例和管道,以及養成教育的時間,國防部做法是「飲鴆止渴」,基層不穩固才是國軍真正問題。

面對外界質疑,國防部發出長文,以這項做法美、日、韓也有,非台灣獨特做法為由,為政策辯護。但事實上,美軍早就揭示這項做法效果不佳,損害原本應和基層在一起的領導幹部。

台灣軍人待遇相對優渥,但願意從軍的人數近年大幅減少,基層軍官重要來源的軍校正期生招生不足額現象已司空見慣,去年三軍官校招生缺額超過二百人,最具指標性的陸軍官校為了填補去年招生不足,今年特別將招生名額擴大為五百一十八人,但錄取並真正報到受訓者最後只有二百五十四人,獲得率只有百分之四十九。

基層軍官缺人,前總統馬英九力推的募兵制也募不到兵,男兵僅招到百分之三十七。由於成效不彰,最近前外長錢復率團訪美時,美方重要官員直言批評台灣募兵制政策是錯誤的,應考慮恢復徵兵制。

台灣軍人地位遠遜美國

全世界很多國家實行募兵制非常成功,為什麼台灣募不到兵?吳斯懷認為,徵兵、募兵都沒有問題,「大家都想保衛這個國家」,但現在是沒有人願意來,關鍵在軍人「沒有尊榮」。他以美國為例,美式職業球類運動,不論NBA、MLB或 NFL等,經常邀請在前線作戰的軍人擔任開球嘉賓;機場有軍人專屬的VIP,航空公司有默契,軍人上機會自動升等,CNN報道過,民眾看商務艙位置不夠,會自動讓位給軍人,甚至有軍人在機上,座艙長還會特別宣布,向他們致敬,這是美國國家、社會和民眾對軍人的尊重。相較台灣,吳斯懷指出,軍人被譏「米蟲」、「吃國家預算,我們又不打仗,養軍人幹嘛?還不如把預算拿去做社福、照顧窮人」。

前陸軍南測中心指揮官、退役少將張俊達指出,以前部隊「下基地」(指陸軍各兵科每一年半會有一次的成效總驗收)都是靠行軍。「經過鄉村道路,可以看到阿嬤拎著大水壺跑出來說,阿兵哥,辛苦辛苦,來喝水。」部隊走到民間,常要跟學校或附近工廠借宿,讓部隊做短暫休息,也一定沒問題。除了比較鄉下或外島軍民關係緊密外,台灣社會對軍隊友善的大環境也逐漸變調。「現在部隊連戰車或輪式裝甲車出門都不行,因為會被批擾民。」張俊達說,部隊出去行軍或做有關訓練,若經過交通要道,需實施交通管制,馬上就有人罵。

高層對軍人不尊重

張俊達分析,社會對軍隊不再像過去友善,有幾個因素:第一,執政當局對於國家民族教育日益淡化,領導者要把國家帶到獨立、統一或維持現狀的方向,並不明確。其次,高層對軍隊的尊重性不足,遑論一般百姓。洪仲丘案只是一個連級偶發的軍紀案件,但時任總統馬英九竟然還處分參謀總長,違反比例原則,「讓我感覺你從心裏壓根看不起軍人」。他說,「(軍人)做得好,(高層)有理三扁擔,無理扁擔三(不分青紅皂白),反正打了再說」,雖然因此平息了民怨,但也讓他失去了對長官的信心與尊重。

他舉例表示,約二年前,美軍調查報道指出,當年美軍被告性侵案成立者有三千多件,尚不包括未報案者。「不要說三千件,你想想看只要有三件發生在台灣,會怎麼樣?」他說美國上到總統,下至一般民眾,對這件事並沒有特別激烈反應,它們的處理方式很簡單,依法偵辦,並不會因為這三千多名美軍的個人行為而影響到全軍軍譽。

隨著氣候變遷、天然災害加劇,救災也成了國軍重要任務之一。吳斯懷認為,在台灣當軍人是一個很可憐的行業,做得越多,被罵越多。「國家認同不對、角色定位不明、所有事都叫你做,然後所有的支持都沒有,尊嚴沒有、榮譽沒有、預算沒有。」「地方政府對國軍趾高氣昂,一個將軍到地方政府協調,被一個二、三十歲的屏東縣長辦公室主任指著鼻子罵,這就叫看不起軍人。」吳斯懷說,將軍身為中央部會代表,在任何國家都理應受到尊重,但在台灣卻被踩在腳底下,「這是我最痛心的地方」。

張俊達指出,為了增加軍源,國防部不斷加錢,提高志願役加給,原本設定是士兵新台幣六千元(約合一百九十八美元)、士官八千元,後來為了增加士兵招募,再把士兵金額提高,士官留營率不足,也往上加,結果上尉階八千元,但士兵、士官跟少校階以上都是一萬元,出現兵比官加給更高的怪事。但吳斯懷認為,「你再加福利也沒有用,你再降低訓練能量也沒有用,軍人沒有尊嚴、沒有榮譽、沒有未來,人家看不起他」。

「現在國軍問題都出在人。」曾任陸軍裝甲第五四二旅旅長的退役少將于北辰指出﹕「一個是人少,一個是訓練素質不佳,兩者相輔相成。」人少是因目前推行的募兵制招不到人,而且人少就不能擇優,但並不是要來者不拒,不是人人適合從軍。「軍人的信念很重要,信念會影響一個人接受訓練的自願度」,一旦當兵是為了薪餉,就會把國家安全和訓練成效「論斤論兩在賣」,「那他的訓練只會到達他獲得報酬的那個水準,不會超越」,因此從信念做起才是根本之道。

于北辰一九八三年入伍,當時還是兩蔣時代,國軍信念是「反共必勝,建國必成」,連結婚喜帖背面都印有類似字樣。當時國軍普遍認為台灣前途在對岸中國大陸,但三十多年後,物換星移,本土意識抬頭,國軍已不知為何而戰。吳斯懷批評,「對國家認同的問題不解決,去搞帳面和數字,是嚴重的戰略錯誤」。

一九四九年國軍遷台,有六十萬大軍,大陸對台軍事威脅嚴重,台灣幾乎是全民皆兵狀態。當時兩岸兵力對峙,比的是數量,以兵力多寡決勝負,隨著武器日益精良,兩岸情勢轉變,已經擺脫過去人海戰術的作戰方式,兵力隨之減少。雖然兵力減少,但現在的戰力遠比過去提升許多,以阿帕契直升機而言,它所具有的武器載台會讓其火力大幅提升。「但如果問軍人的作戰意志是現在好還是以前好?我會說以前比較好。」張俊達表示,阿帕契對陸軍戰力提升有相當幫助,但作戰是由很多因素所組成的。

國軍衰退的作戰意志

張俊達說,老一輩軍人作戰意志很強,有堅強的無形戰力,即使並非擁有先進武器,但還有國家大愛,他們從軍不是為了薪水或退休俸,部隊灌輸的愛國教育有強烈國家與民族使命感,在外島待上幾個月不回家是常有的事。

于北辰認為,軍校招不到學生、軍隊募不到士兵,因為年輕人不再嚮往、信任軍職,以致中共戰機敢一再繞台。

亞洲週刊

 

激賞明鏡
激賞明鏡 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訂閱明鏡家族電視台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