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國主義下的信任崩潰


消委會最新調查報告指七個洗頭水樣本的二噁烷含量超出歐盟標準但符合中國標準。資料圖片

消委會測試市面上七成的洗頭水含有二噁烷、可致敏防腐劑或游離甲醛,其中七個樣本的二噁烷含量,超出歐盟消費者安全科學委員會標準10ppm,卻符合大陸標準30ppm。消委會表示,二噁烷可引致患有濕疹或皮膚敏感過敏,有市民患有上述問題,卻一直找不到引致過敏源頭,往往需要經過痛苦而長期的「人肉測試」,才願意相信原來引致問題的,竟然是不起眼的洗頭水。

由七成洗頭水二噁烷超標,到早前77%食用油含致癌物,5款塑化劑超標,這些測試結果都是來自消委會,而非特區政府直接負責監督安全的官方部門。消委會雖然也個法定機構,亦根據香港法例第216章《消費者委員會條例》所運行,但更深層次的問題,就是有問題的產品早已在市面上賣了很多年,政府卻一直沒有修例。早在今次消委會公佈測試結果之前,很多市民早已發現多隻牌子的洗頭水,都引起皮膚過敏;市民對香港的制度有信心,以為有問題的不是名牌子的洗頭水,而是懷疑自己;因此一些常出外公幹探親旅行,或從海外集運買貨者,都紛紛不買本地的零售貨,而寧願相信海外的監管制度。這種信心危機,一如中國大陸的人民不信自己國家的奶粉,要用盡方法買外國奶粉一樣,是信任的全面崩潰。

慎防市民對社會問題麻木

網上的內容農場雖然不斷誇大日本福島核災的威脅,現實中香港市民卻對日本政府投下信任的一票,自2016年香港成為日本農林水產品的最大出口地;香港市民寧信日本的監管制度,寧信香港食安中心會用最嚴格的標準去檢查日本貨,也不相信中國的監管制度,不信特區政府敢質疑中國貨;那些口說愛國的,一如《建黨大業》的演員名單,或好似每次特區政府委任官員,都竟有一堆「外國人」,次次都要等到得到正式任命,才去排隊放棄外國護照一樣。愛國,就是權貴掛在口邊,用來愚弄黎民百姓的工具。

一如中國大陸的風土病,舉國瘋狂吹噓「國家」如何強盛,人民又應該如何愛國家,然而權貴「身體最誠實」,個個擁有外國護照,由留學到移民瘋狂逃離中國;然而就在印度獨立日紀念,一些身愛澳洲悉尼卻口說愛中國的權貴後人,竟發起一堆歐洲名貴跑車慢駛,去「抗議印度未經批准進入中國國境」,車身貼上「犯我中華者,雖遠必誅」、「界線即使底線」、「中國,一點也不能少」,令旁人為之側目──既然如此愛中國,何不賣車捐軍費,或親上前線為國家?或最起碼「愛祖國用國貨」,改駕中國的房車吧?事情最荒謬之處,就是這種引人發笑式的愛國,當事人卻非常認真;現實很多中國人,就是活在這種精神分裂的世界,完全不覺得有任何問題,才是最恐怖之處。

於是留在中國的,即使口怎樣愛國,現實卻千方百計輸入外國貨,對體制內甚麼都不相信。香港日益大陸化後,官方消息不可信,傳媒新聞不可信,政治人物亦不可信,除了自己之外誰也不可信。信任基礎不斷被削弱,社會契約逐步崩解,由於「甚麼都是假的,除了騙子是真的」,人民變得對一切都不相信,也對每日接二連三的社會問題感到麻木。由於判斷問題真假的成本太高,市民開始關閉自己的理智,埋頭不理窗外的世界,各家自掃門前雪,對別人的事情漠不關心;中國社會的「見死不救」,就是源自於此;這正是社會倒退的徵兆,或是獨裁政權最希望達致之目的。

香港的社會運動面臨全面的打壓,極權者就是期望從瓦解人與人之間的基本信任,來永久摧毀香港的民主運動。這是一個不公平的競賽──無論高官或權貴說多少的大話,都可以輕易得到親政府傳媒的護航,然而社會運動者唯一的籌碼,就是市民的信任,必須小心守護。

林 忌 時事評論員

香港 蘋果日報

 

激賞明鏡
激賞明鏡 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訂閱明鏡家族電視台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