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俄調查逼近,川普將行險炒穆勒?

川普總統3日晚在西維州集會,享受支持者歡呼。他利用機會,狠批特別檢查官穆勒「通俄案」調查;他說,所謂「通俄」完全是捏造,他去年贏得選舉,與俄國人無關,那是敗選者的托詞。此前,川普一直在集會中避談通俄調查,但當晚卻長篇大論用了五分鐘,罵人兼否認通俄。為什麼他會有如此強烈反應?因為穆勒調查已進入新階段,直接威脅川普命運,包括副總統潘斯可能角逐總統的傳聞,都是類似情境下的產物。

「華爾街日報」3日揭露,穆勒已在華府設立一個大陪審團,調查川普去年選舉有沒有與俄國串謀,讓俄國干擾選舉,協助他勝選(另一個設在維州的大陪審團,用來調查前國家安全顧問佛林)。報導說,調查集中於去年6月在紐約市川普大廈的一次會面,川普的兒子小唐納和女婿庫許納都出席,與俄國人會面。路透3日跟進報導,大陪審團已工作數周,並已採取行動,向多人發出傳票。

媒體對這個爆炸性消息作深入報導,引專家的話說,特別檢察官要設立大陪審團,進行刑事調查有嚴格規定,穆勒一定是掌握了具體證據,才會設立大陪審團。

大陪審團工作可分三個階段。第一,調查初期,會下令涉嫌人士交出文件和證據;華府大陪審團因為採取這項行動,才被華爾街日報發現曝光。第二,是傳召證人作證。第三,如有證據,就進行起訴。大陪審團調查後,是否起訴,要視證據而定,所以華府大陪審團是否起訴,還要看證據強弱。

值得注意的,對川普來說,調查逼近身邊,矛頭直指他的家人和競選團隊,因為小唐納、庫許納、競選經理馬納福(Paul Manafort)都參加去年6月與俄國人會面。雖然川普的律師3日強調,總統不是被調查對象,但沒有人會相信這類掩飾之詞,因為兒子、女婿和競選經理都涉嫌,川普怎可能不一併被調查?況且,今年5月,前FBI局長柯米在國會作證時已暗示,穆勒的調查必然調查川普,因為川普要求柯米放過前國家安全顧問佛林,想藉此阻止FBI通俄案調查。

川普目前四面楚歌,陷入困境。新健保法案失利,稅改計畫被卡,還受盡北韓試射飛彈嘲笑;更難堪的,昆尼別克大學最新民調顯示,他的全國滿意度跌至33%,他的「核心支持者」、沒上過大學的白人對他的支持也開始下跌,50%支持者對他的工作不滿,滿意者只占43%。不過,相比之下,穆勒調查才是對川普的最大威脅,因為穆勒調查不但持續,一旦找到證據,將直接威脅川普政治前途。

至今為止,川普一直否認穆勒對他的調查,像3日晚在西維州的態度一樣。過去數周,他不斷推文辱罵司法部長塞辛斯,因為塞辛斯堅持「避嫌」,不介入通俄調查,不能如川普所願,用司法部長職權開除穆勒;川普希望逼走塞辛斯,另找一個願意替他開除穆勒的司法部長,但願望受到一些共和黨人阻攔,具有影響力的參院司法委員會主席葛拉斯理(Chuck Grassley)就表示,如果川普開除穆勒,必會失去國會共和黨人支持。另外,共和黨議員打算提出兩項保護特別檢察官的法案,阻止川普向穆勒開刀。

不過,憲法專家說,就算共和黨兩項法案獲通過,仍不足以保護穆勒,因為憲法規定,總統有權開除特別檢察官。因此事情到最後,川普要考慮的不是他是否要炒掉穆勒,而是一旦炒掉穆勒,將帶來什麼政治後果。尼克森因水門事件面臨彈劾請辭下台,主要原因不在與竊聽有關,而在下令炒掉當時的獨立檢察官考克斯,因此而走上被彈劾之路。如果川普最後行險,炒掉穆勒,必將為自己帶來一場政治風暴。

川普會走險路炒穆勒嗎?情勢發展看來有可能。穆勒辦公室設在華府的法院大樓內,從現在開始,必定成為記者日夜監視的地點,一旦發現有人被傳召,必定大肆報導,穆勒的「鋒頭」必定提高,正好犯了川普大忌。因為過去半年已證實,川普最不能忍受被人搶去媒體焦點,他炒柯米是因柯米拒「效忠」,又愛出鋒頭(川普自己承認的說法)。隨著調查加速進行,穆勒鋒頭越來越蓋過川普,川普是否按捺不住,非炒穆勒不可;共和黨內擁潘斯取代川普的暗流一波波升高,都是引爆這顆政治大炸彈的引信。

 

《世界日報》社論

激賞明鏡
激賞明鏡 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訂閱明鏡家族電視台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