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美國的「鴉片戰爭」


中壯年白人社群濫用鴉片類藥物情況嚴重。(TNS) 中壯年白人社群濫用鴉片類藥物情況嚴重。(TNS)
 

川普總統一直要「美國再偉大」,振作經濟,增加就業機會,卻沒有想到就業大軍主力中壯年白人社群陷入「鴉片」危機,無法通過面試要求的藥物檢測,就業無望,不僅是個人生涯黑暗,更形成國家危機。

聯準會5月提出報告指全美雇主募工不易,特別是低技能工缺,原因之一是程度不夠。但更驚人的另個原因是通過不了毒品藥檢測試。聯準會主席葉倫本月在國會作證時直指,美國有「鴉片類藥物危機」(opioid crisis),處於工作年齡的男性濫用藥品,不工作或無法工作,是勞動參與率遲遲無法上升的主因。

這裡所指的「鴉片類藥物」(opioid)是指醫師所開處方的止痛藥,是一種有天然鴉片功能的化學成分藥物,由合法廠出產,通常罹患癌症病患用來止痛,久而倚賴習慣而成癮。「鴉片類藥物」雖非天然鴉片,但與天然鴉片製成的海洛英毒品具有同樣讓人進入太虛境界,神智恍忽,極易上癮。「鴉片類藥物」存在已久,但近十年使用者暴增,逐漸引起重視,歐巴馬總統在2015年就已下令正視此一社會現象,當年全美有三萬多人死於「鴉片類藥物」過量,正要追上死於抽煙死亡人數。

根據調查,使用「鴉片類藥物」的情況在白人社群最為普遍,從原本需要醫師處方的癌藥,普遍到其他非慢性病也可使用「鴉片類藥物」止痛,現在憂鬰症也都可服用「鴉片類藥物」撫慰精神。這種成癮現象侵蝕到全美中下階層家庭與社區,所造成的影響,觸目驚心。在中西部社區號道路上傳出一對成年男女因為服用「鴉片」過量,雙雙昏死在車前駕駛座,座後還有啼哭的幼兒。聯邦疾病防治中心統計在2010年到2015年,在服毒「鴉片」過量暴斃死亡率,增加8%。全美淪陷「鴉片」戰場、死亡率最高的是支持川普總統最熱烈的俄亥俄州。俄州公衛部門統計2003年全州全年296人死於「鴉片」,到2015年暴增到2590人,增加775%。今年情況更嚴重,俄州重災區在Middletown市,據統計,去年此時到今天,該市急救人員出598次,搶救服「鴉片」過量者,次數劇增三倍,搶救市府為此已花兩百萬元,佔全市年稅收的一成。每次出動急救的成本超過千元,許多人還不止被急救過一次,原本想要減稅的市府難以負擔。該市議員提出「見死不救法案,「超過三次以上的服毒過量者,禁止急救」,引起軒然大波。

全美為「鴉片」戰爭的支出目前約是785億元,這個成本還會繼續增加。但除了家庭結構與價值崩壞的社會成本外,更對美國經濟造成長遠威脅。追解釋這種驚人現象各有說法,較為簡單綜合原因是工業科技與全球化,逐步導致藍領族大量失業,墜入毒品院陷阱,吸毒成癮,無法工作或是藥檢失敗,不能就業,這是慢性惡化過程。

最新的調查報告來自擔心長期經濟發展的「高盛銀行」。報告指出,今年年初有180萬人因為「其他原因」而失業,只中近一半人服用「鴉片類藥物」。

報告顯示嬰兒潮世代服用「鴉片」情況最嚴重,超過千禧世代三倍。同時,這些上癮的人多半年薪不到4萬元的低收入者,多半集中在中西部或南部「鐵鏽州」的鄉村,而又以沒有唸過大學的白人為主。低收入(或是沒有收入)、缺乏向上流動機會,加上身體疼痛,造成這群人掉進有正當醫師處方「鴉片類藥物」上癮的最好配方。學者稱這族群暴增的死亡現象是「絕望之死」。

美國年紀介於25歲到54歲成年男性的就業人數一直偏低,從而拖住美國經濟大步成長,也拉低工資。這個情況一直在惡化中。

「鴉片類藥物」泛濫已逐漸變成重大公共衛生議題,更是上升到重大經濟問題。最近爭議猛烈的參院健保法案修正案特別編列專款給俄亥俄州、西維吉尼亞州、肯德基州等三個重災州450億元經費,對抗「鴉片戰爭」,但這個錢遠遠不夠實際所需。

「絕望之死」族群也恰好正是川普總統的支持,他們在川普身上看到反全球化的訊息與希望,期盼川普的政策能夠讓他們就業重生,深陷政治苦戰的川普爭取他們的支持必定要「鴉片戰爭」勝利,才能讓「美國再偉大」。

 

魏碧洲,《世界日報》

激賞明鏡
激賞明鏡 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訂閱明鏡家族電視台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