孫政才落馬為何波瀾不驚?

http://img.soundofhope.org/2017/05/sunzhc-1-600x450.jpg


中共重慶市委書記、政治局委員孫政才落馬,雖然有西方媒體稱之為“政治地震”,但人們似乎對這場“地震”漠不關心。

近二十多年來因腐敗問題(其實是政治鬥爭)落馬的現任中共政治局委員,包括孫政才在內一共四人,其他三人分別爲:時任北京市委書記的陳希同、時任上海市委書記的陳良宇以及時任重慶市委書記的薄熙來。此三人的落馬,所掀起的風浪,個個都比孫政才要大得多。

陳希同以六四鎮壓的“功臣”身份居功自傲,對鄧小平未能“論功行賞”深感不滿,對撿到便宜、從上海市委書記任上直升總書記的江澤民一直不服氣,最終被江澤民扳倒。而司法機關公佈的貪汙罪狀,無非是放在辦公室抽屜中的幾台高級相機,今天看來幾近兒戲。

從底層打拼上來的陳良宇,在上海的政績遠勝於接替他的習近平。陳良宇在上海頗得人心,本來有希望上調中央,卻因為行事為人過於桀驁不馴,特別是不願服從胡錦濤和溫家寶的經濟政策,而成為胡溫借打擊上海幫立威的犧牲品,江澤民亦愛莫能助。

薄熙來則是近年來惟一遭到整肅的太子黨成員。薄熙來張揚的作風在黨內不受歡迎,被貶斥到重慶之後,以“唱紅打黑”爭取民心、覬覦大位,與胡溫及即將接班的習近平勢成水火,終因王立軍逃入美國領事館事件而身敗名裂,淪為被監禁終身的階下囚。

此三人過山車式的人生,以及所呈現出的中共激烈的派系鬥爭,成為人們津津樂道的話題。

然而,此次孫政才的垮臺,卻未能像他的三名“前輩”那樣,既被國內民眾熱烈討論,又被國際媒體廣為報道。這是什麽原因呢?

首先,中國民眾及國際媒體對中國的高官落馬出現了“審丑疲勞”。習近平剛開始“打貪”時,人們對倒臺貪官的各種生活細節充滿好奇心,如周永康與央視花旦“車震”、薄熙來夫人谷開來毒殺英國情人、徐才厚家中抄出一頓黃金等等。然後,越來越多貪官落馬,愈來愈多離奇故事,使得人們見怪不怪,對相關報道再也提不起更大興趣。畢竟,貪官抄沒的財產一分一毫都不會分給百姓,肅貪是“神仙打仗”,跟平民無關。

習近平式的反貪,無論風暴如何猛烈,亦無法讓民眾對中共“廉政”樹立信心。有網友統計,2012年11月中共十八大选出的中央委员会,由205名中央委员、171名中央候补委员组成,迄今已有16名中央委员、16名中央候补委员落马,犯罪率相当于8.51%,是中国民众犯罪率的21倍。这数字确实惊人,表明中共高層的腐敗已然深入骨髓。

而逃亡富豪郭文貴在美國頻頻“爆料”,其情節之腥臭、淫穢,早已超過中共官方公佈的腐敗案件。人們更願意翹首以盼郭文貴如同說書人般的網絡直播,而對中共自行反貪的新聞報道興趣缺缺。對此,旅美經濟學者何清漣在評論文章《塔西佗陷阱正在形成黑洞:郭文贵启示录》一文中指出:“当政府部门或某一组织失去公信力时,无论说真话还是假话,做好事还是坏事,都会被认为是说假话、做坏事。”這種結果的出現,正表明中共“自作孽,不可活”。

其次,孫政才實際上早已失勢,且才能平庸,僅有“儲君”之傳說,而無“儲君”之名與實。他被習近平拿下,只能是乖乖束手就擒,連魚死網破的掙扎都沒有。這是一場毫無懸念的政治鬥爭,所以觀眾自然覺得索然無味。

孫政才的發跡,是在2006年12月的第十屆全國人大常委會第二十五次會議上。根據國務院總理溫家寶的提名,孫被任命為農業部部長。時年43歲的孫政才是當時溫家寶政府中最年輕的部長,有「少帥部長」之稱,一時間可謂風光無限。然而,孫在農業部長的任上並無太大建樹,後來任職吉林、重慶等地,亦政績平平。坊間普遍認為,孫雖是學者出身,但並無幹才,是靠討好溫家寶而獲得升遷。孫在北京市任職期間,曾將北京郊區的大塊土地低價批給溫家寶夫人開發房地產,由此獲得溫氏家族的信賴。溫家寶的兒媳生孩子時,孫作為堂堂部長,居然在床頭充當醫護人員,恭恭敬敬地端茶送水,宛如溫之家奴。

2012年年底,溫家寶在退休前成功地將孫政才推入政治局,有意將其培養成隔代接班人——未來的國務院總理。然而,孫雖然有了政治局委員的金字招牌,卻能未留在中央掌握關鍵部門,五天以後被外放重慶,接替已升任常委的張德江,繼續“肅清薄王餘毒”。這一任命,顯示新黨魁習近平並不信任孫,重慶並不是一個可以建功立業之地,薄熙來之覆轍隨時在等待着孫。

果然,中央巡視組在重慶巡視之後斥責重慶當局“肅清薄、王餘毒不力”,敲響了孫政才之喪鐘。愛戴名錶,女兒留學康奈爾,妻子與令計劃夫人關係密切……不知是哪一根稻草壓倒了孫政才,但他絕對不會是最後一名“出局”的“局中人”。

第三,過去人們對共產黨內鬥有興趣,是因為人們希望共產黨的內鬥讓其黑箱政治和鐵桶統治撕開一道口子,甚至使之成為中共統治崩潰的導火索。專制政府的崩解,很多時候是因為上層內鬥,內鬥到不可開交的地步,就會出現開明派與民間力量聯合,進而擊潰保守派,帶來新一波民主化浪潮。蘇聯的解體就是如此,如果不是保守派貿然發動八一九政變,軟禁戈爾巴喬夫,就不會有葉利欽順勢而上,走上街頭,訴諸民意。

然而,薄熙來事件之後,人們失望地發現,內鬥不僅未能削弱共產黨的統治,反倒成為習近平進一步集權的藉口。共產黨的內鬥固然殘酷無比,但中共高層暫時不會掀翻桌子,讓“先富起來”的這部分人沒有飯吃;而是經過一系列內鬥之後,重新完成派系間的妥協與平衡,形成某種“超穩定結構”。

但是,中國的情形恰恰相反,六四屠殺之後,中共上層再也沒有真正的改革派或開明派。人們曾寄希望與“胡溫新政”,結果望眼欲穿而一無所有。當習近平上臺之際,又有人因為習近平的父親習仲勛算是黨內溫和派,而對習近平寄予厚望。然而,習近平的一系列倒行逆施,又讓這部分人垂頭喪氣、瞠目結舌。

習近平對薄、周、令、徐、郭集團的清洗,是文革結束後中共黨內的最大規模的清洗,超過了六四鎮壓之後對趙紫陽及其班子的清洗。而這場清洗,樹立了習近平的“核心”地位,並使得習近平進而追求“領袖”與“統帥”的榮耀,以及在中共黨史上與毛澤東、鄧小平併肩而立的“第三人”之地位。

習近平與被他整肅的政敵(包括像孫政才這樣算不上政敵的“潛在威脅者”)之間並無是非善惡可言,雙方都是獨裁機器上的螺絲釘。所以,人們對中共黨內廝殺的觀賞興趣節節下降,孫政才落馬事件的“收視率”幾近於無。

作者:余杰,《纵览中国》

激賞明鏡
激賞明鏡 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

  1. 海航越描越黑 王岐山连任谣言越来越多

    回覆刪除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