话说中国领事馆的海外华人“黑名单”

中国驻洛杉矶总领事馆图片:维基百科WIKI

 

【美国专栏 】 : 华人枪手张新枪击中国驻洛杉矶总领事馆的原因,经媒体访问张新的友人,逐渐清晰。张新的女友海伦说:他心里有很多怨恨;张新的朋友安吉拉说:张新曾表示:中领馆掌握有一份美国华人的“黑名单”,内部控制。张新并无任何性格和人格的缺陷,如果他枪击中领馆是出于怨恨,那么就目前所知,中领馆有一份美国华人的黑名单,就是他怨恨的原因。

*

每个国家的驻外使领馆都有一份“黑名单”。列入美国驻外使领馆黑名单的是伊斯兰恐怖主义分子,和不符美国移民与入境条例的人士,他们都是外国人,美国人不会被列入黑名单。中国使领馆的黑名单恰恰相反,绝大部分是海外华人,他们中有六四后流亡出国的民运人士,还有被认为是有反对中共政府的言论或行为的侨民,这些年也增加了一些曾批评中共政府的外国人:我认识的前美国《新闻周刊》驻中国记者保罗·穆尼(Paul Mooney),因为报道中国社会的一些真相,便被拒发签证不得再去中国,也有一些大学和智库的学者因写文章批评中共政府而被拒绝入境。

 

中国驻外使领馆和中国边防入境处使用的是同一份黑名单。禁止政治异议人士入境的黑名单,在89六四后便建立起来。1994香港报纸披露的首批上了黑名单的异议人士共49人,他们是六四屠杀后流亡海外的民运人士,和六四后在海外组织抗议活动的华人。经历28年,这份黑名单早已不止49人,又何止490人,甚至不少于4900人。凡有反中共政府倾向的人士,都有上黑名单的可能。中领馆海外华人的黑名单人数之多,可列入吉尼斯世界纪录。

 

张新显然也在这份黑名单上。张新不像是民运人士,也没有激烈反对中国政府的言论。他在中国时是一名法官,移民美国20年,通过申请政治庇护才拿到美国绿卡。据说中领馆因此将其列入黑名单,不准他回国探亲。

 

这份黑名单制造了多少人伦悲剧。一位上了黑名单的法轮功女学员思念父母,只能与父母到日本见上一面;六四后流亡美国的吴仁华先生,作为中国人,只能偷渡回国看望老母亲。89民运学生领袖熊焱,2013年母亲病重,2015年母亲病危,他多次申请回国尽孝都被中领馆拒绝,母亲病逝也不准他回国奔丧,曾有12位美国国会议员致信中国驻美大使馆为他求情,也打不动中共的铁石心肠。

 

一些上了年纪的政治异议人士因为在黑名单上不得回国而客死异乡,王若望、戈杨、刘宾雁、方励之,刘宾雁去世前的唯一愿望是回北京在马路牙子上坐一会儿,看看过往的行人,这一愿望至死未能实现。

 

中领馆的黑名单越来越长,使得身处自由世界的五千万海外华人仍然生活在恐惧之中。他们不但不敢说不敢做中国政府不高兴的事,还必须加入中领馆控制的社团和参加中领馆举办的活动,不然便有可能被列入黑名单,回不了国,见不到亲人,做不成生意,国内的亲人还要受牵连。中领馆的黑名单不但有违人性、有违人道,而且输出恐怖,是中共国家恐怖主义延伸海外的表现。

 

只要中国仍在中共一党专政下,这份黑名单就不会消失。其实,生活在恐惧中的海外华人,无论是政治异议人士,还是所谓爱国华侨,无不对这份黑名单深恶痛绝。张新用枪击中领馆而后饮弹自尽的行动发泄了他心中的怨恨,谁知道今后还会不会有李新、王新、赵新,用什么样的行动发泄心中的愤恨呢。

 

法广RFI 旧金山特约记者王山

 

激賞明鏡
激賞明鏡 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