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個任何」又如何

陳芳明 政治大學台灣文學研究所教授

習近平在中國解放軍建軍90周年的演講,提出強烈的軍事威脅:「解放軍有戰勝一切侵略的信心,絕不允許任何人、任何組織、任何政黨、在任何時候、以任何形式、把任何一塊中國領土從中國分裂出去。」許多專家解讀,認為是中共準備武統的信號。這樣的解讀,似乎太超過了。因為中國所面臨的分裂危機,應該是新疆與西藏問題,或甚至是港獨的問題。對北京而言,台灣問題太過遙遠了。港獨、疆獨、藏獨的威脅,早已迫在眉睫。台灣所發展出來的民主生活,反而是北京最難處理的事。

北京政權與民分裂

遠在中共革命成功之前,台灣老早就已經從中國分裂出去。在整個清朝最盛時期,北京就一直實施海禁政策。早期台灣移民都是從中國偷渡來台的,完全沒有經過當權者的允許。辛亥革命成功時,中華民國並沒有擁有台灣。1945年,日本投降時,中共也還未建國成功。1949年國民黨撤退來台時,再也沒有擁有中國。在漫長的歷史上,台灣一直與中國保持最疏離的狀態。從1950年至今,台灣的本土民主運動就開始積極發展。以無黨無派的地方意見領袖參政事實來看,台灣人的民主訴求完全與中國毫不相涉。

台灣與中國的分裂,正是在民主信念上劃清了界線。台灣人無法忍受任何的威權體制,國民黨的垮台,就在於它實施太久的專制統治。台灣民主運動粉碎了長達38年戒嚴時期,如今國民黨已經不可能夢想重新執政,只因為它違背了台灣的民主要求。

中國共產黨建國成功之後,表面號稱是「解放」,其實是在實施另外一種形式的戒嚴。習近平所酷嗜的維穩政策,完全與國民黨的戒嚴體制沒有兩樣。他最得意的專制統治,正好是民主台灣的最大厭惡。台灣人的民主生活早就與中共統治分裂了。

中共當權者一直沒有安全感,好像人民多一點點言論自由,他們的統治危機就會加深一點點。在網路上豢養了那麼多五毛黨,卻始終覺得自己處在危險狀態。控制網路還嫌不足,現在又進一步開發「一鍵斷網」的技術,必要時可以立刻關閉網站。中國是整個地球實施審查制度最為嚴苛的政權,到現在還是對自己的人民很不放心。這種監控系統已經到了天羅地網的程度,希望可以把防火牆更進階地加高加密,早就高過了從前的柏林圍牆。「六個任何」又如何?北京政權老早就與自己的人民分裂了,竟然還要繼續防範下去。

民主生活台灣優勢

事實上,台灣的最大優勢就是民主生活。我們並不嚮往自己是強國,最嚮往的是思想自由與言論自由。中共長期控制中國人民的言論自由,也讓統治者自己的言論越來越貧乏。為什麼不給中國人民說一些祝福的話?為什麼不能使用幽默的語言與中國人民對話?習近平只要發言,如果不是恫嚇就是威脅。這個世界怎麼有那麼無趣的統治者?永遠活在自己所構築的權力牢籠裡,完全沒有絲毫人性的味道。美國總統川普已經夠無趣了,習近平擁有碩大無朋的權力,更是無趣。說一些祝福的話有那麼困難嗎?一個沒有能力使人民享有言論自由的政權,即使經濟再強、武力再強,國家也還是非常脆弱。

台灣 蘋果日報

 

激賞明鏡
激賞明鏡 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訂閱明鏡家族電視台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