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俄新敵對關係影響中國



普京宣布裁減美使館人員;彭斯提議要在愛沙尼亞部署愛國者飛彈防禦系統。美國會通過制裁俄國案,特朗普難以逆轉。中俄在波羅的海舉行聯合軍演;美俄新敵對關係,使中國角色更重要。

美國是近代最大的帝國,因此它在某個階段選擇某國為敵或為友,這種敵友關係就會成為一個結構,整個美國就會被這個結構所綁住,動彈不得。這是世界上的結構論,當出現了某種結構,這個結構就會主宰一切,它不隨某個人的主觀意志而移轉。

就以美國和古巴關係而論。二戰後的古巴形同美國的次殖民地,後來卡斯特羅崛起並革命成功。美國甘迺迪政府拒絕與卡斯特羅政權往來,並企圖利用僱傭兵將其推翻,於是逼使古巴向俄國靠近。隨後美國制裁封鎖古巴將近六十年,受到全世界的反對;美國民主黨內也有一個親古巴的勢力,但華府對古巴的態度紿終未變。直至奧巴馬政府為改善形象,始倡議美古和解。但共和黨特朗普執政後,卻不認帳,因為美國內部有龐大的反古巴的移民,這個移民群落是共和黨支持者,主張顛覆卡斯特羅家族,反對美古和解,這使美古的敵對仍將繼續下去。

再例如美國和中東的伊朗為敵也歷史悠久,縱使到了今日,美國以伊朗為敵的基本政策未變,七月二十五日美艦「霹靂號」就在波斯灣向伊朗「革命衛兵號」開火示警。

至於美國和俄羅斯為敵的經驗就更複雜了。第二次世界大戰後,乃是漫長的冷戰年代。冷戰年代基本上就是美俄對峙的年代,雙方各自發展地盤,互爭雄長。但到了後冷戰年代,由於美國勢力增加,遂開始對俄羅斯易守為攻,對俄羅斯的附庸國展開各種顏色革命,顛覆各地的親俄政權;此外,美國肢解了俄國盟邦南斯拉夫,又企圖擴充北約,使美國勢力直接進入東歐的烏克蘭和克里米亞。美國的終極策略是透過各種鯨吞蠶食,美國勢力就可進駐俄羅斯核心,莫斯科就可成為美國的打擊點。俄國戈爾巴喬夫及葉利欽任內,就是美國推動這種攻勢的黃金時刻,二人對此束手無策。

但今天俄羅斯總統普京卻是不同的領導人,他在油價高漲時接任,由於經濟形勢好轉,他遂恢復俄羅斯戰鬥民族的反擊特性,在烏克蘭及克里米亞問題上易守為攻,在伊朗及叙利亞問題上也轉趨強硬;他也懂得合縱連橫西方國家,對歐洲英法西意等國的左右翼中型政黨及小黨,普京都投下極大心力,歐洲的親俄勢力已趨成長。另外俄國開始利用美政黨間的矛盾,介入美國內政。這次美國大選,民主黨與共和黨鬥爭激烈,民主黨是傳統反俄政黨,該黨候選人希拉里曾任國務卿,就是個典型反俄論者;至於共和黨候選人特朗普則是個商人,反俄色彩並不強烈,於是俄羅斯有了唱衰希拉里等於暗助特朗普使他當選的遊戲空間。由於特朗普和俄羅斯關係改善,世人認為俄國將可抵擋美國的孤立,美國也有拉俄抗中的籌碼,中美俄三強的權力均衡將出現巨變。

不過,美國反俄已經超過六十年以上,這種反俄的結構束縛了美國自己,內政有龐大的反俄勢力,外交上也有許多反俄盟國,這些勢力都不能容忍特朗普政府改變反俄現狀。特朗普上台後,雖有許多親俄親信,但也造成美國反俄勢力的大團結。一個「通俄門」事件就把美國攪得天翻地覆,七月底,「通俄門」發展到最高點,兩黨參眾院的國會議員決定對「通俄門」進行表決,對俄羅斯展開制裁報復,這是美國會展示權力的最大議案﹕

(一)它意圖限縮特朗普對俄國改變政策的權力,不只是制裁俄羅斯,也將與俄國有關的朝鮮、伊朗、敘利亞全部納入,這是擴大打擊面,意圖使國會必定通過。這也是國會以權力確定美俄的敵對關係,是近代少有的以國會權干預總統行政權之舉動。

(二)七月二十五日美眾議院對議案表決,以四百一十九票對三票,近乎全票通過,國會以如此比率通過對俄制裁案,等於意圖迫使特朗普照單全收。此案若再被參院通過,特朗普的總統裁量權就等於大打折扣。這也反映了特朗普就任以來任意孤行的作風已造成國會強烈反彈。

(三)制裁俄國案已被鬧大,特朗普威信更失,美俄關係註定不可能有任何改善,雙方對立更加固定,普京意圖介入美國內政改善俄美關係之舉註定泡湯,於是七月三十日,普京宣布將在九月一日前大砍美使館人員七百五十五人,這是一九八六年來最大規模的裁減。而就在普京宣布反制之後,正訪問波羅的海三國的美副總統彭斯提議,要在愛沙尼亞部署愛國者飛彈防禦系統;另外俄羅斯在聖彼得堡舉行盛大閱兵,慶祝海軍節,出動四十艘艦艇,包括兩艘核子動力艦;中俄也在七月下旬於波羅的海舉行聯合軍演,引起美國及北約忌憚。近期《經濟學人》封面故事探討美俄再交惡,以及中俄關係,該刊認為中俄矛盾極多,不可能成為盟友。但近年美軍事擴張,美俄敵意再現,中俄關係已日益重要,值得重視。

亞洲週刊

 

激賞明鏡
激賞明鏡 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訂閱明鏡家族電視台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