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新的出手預示著有連續的後續的動作

 

陳小平,陳奎德
 
安邦雪上加霜
 
陳小平:您點到它的三層含義,就是說,我提的問題是,這是一個法律戰,還是一個公關戰,但你現在不僅說這裡頭輿論戰的意義、法律戰的意義,還有它的政治戰爭的意義,這個是非常有意思,待會兒我們可以再來把它展開來。但是,你談到財新這一次是首先出手,它是進攻,安邦開始還擊,我就想到一個問題,就是說,實際上現在安邦肯定是不好受,大家都知道它的日子不好過,等於說財新這篇文章,就是《穿透安邦魔術》這篇文章,讓安邦雪上加霜,基本上是這樣,是吧?
KovM75R
 
安邦於2017年4月29日聲明。
 
 
為什麼說它雪上加霜呢?首先,《紐約時報》對安邦一直是窮追猛打,就沒歇過。最近《紐約時報》報導,安邦跟川普家族的那個曼哈頓的房地產生意沒有做成,這是最近的一個報導。實際上,安邦這兩年買買買的戰略在美國不斷地遭受挫折,包括它140億的收購項目有問題。《紐約時報》有一篇報導,就是說因為它的不公開,信息的一些模糊,導致它在美國的收購有麻煩。至於安邦為什麼在美國買買買的策略不成功,這裡有很多人的解讀。這是一個。還有兩個消息,就是說,對安邦不利的是什麼呢?就是吳小暉先是傳在國內被調查,然後就說他被進去了,是吧?這一串安邦的不幸,確確實實,再加上財新這一篇文章,就把安邦真的打得有點慘了,我覺得。剛才你也提到,我看了一下,財新這個作者,力圖從專業的角度去寫這篇文章,財新請了一個特約作者,是個註冊金融分析師,這麼一個人,這是專家寫的這篇報導。因此,您認為財新在這個時候出手安邦,跟這一些安邦的一連串的倒霉有沒有關係?
 
陳奎德:我想當然是有關係的。我想財新大家知道它在中國國內扮演的角色,特別是在最近幾年扮演的角色,一直是某種中共習王,特別是王岐山反腐的所謂的先聲,或者是說預言,或者是說是在情況還沒有完全確定的時候,預先拋出一些信息,最後,大體上、很多、絕大多數都是坐實了它的一些所謂的報導的。這就說明了它是,某種程度上是,有一種探路似的,或者預告似的,對中國的反腐動向的,這樣一種先聲的作用,這樣一種,在中國國內,尤其這樣一種特殊的,而且具有某種程度上的,某種意義上的權威性信息的作用。這個當然是它和某些官員,或者是和某些高層的有權的官員,我們簡單地說吧,恐怕和王岐山先生的關係比較近分不開的;和它得到消息的來源,她本身,胡舒立女士她的工作能力,她在國內國外獲得的某些聲望,她建立起來的龐大的一個集團,然後,所有的這些都分不開的。這一點我想是大家都看得很清楚的。
 
因此財新初一出手,安邦為什麼會這麼著急地要進行反擊,說明他們知道,財新的出手不是一般的就是一個新聞媒體的報導,一件什麼事情,而是預示著恐怕有連續的後續的動作,後續的對安邦不利的這些動作出現。實際上大家知道,在今天早晨就已經報導了,保監會就已經出手了,說給財新下文,說財新由於它的種種操作不規範,因此在三個月內,它的人壽保險必須終止申報新的產品。這實際上也是一個信號。
 
陳小平:說安邦還是說財新?
 
陳奎德:說安邦,對不起,我剛才說的是安邦。應該是安邦。就是對安邦下了這樣一個命令,所以說它當然,這如果說是雪上加霜,這當然也是最新的一種雪上加霜。不過呢,安邦,剛才說到了,實際上去年(2016年),包括《紐約時報》,也比較早,很早財新就拋出過它的東西。而且剛才也說到,也有前一段有傳言說,吳小暉受到監控,或者說他已經失去了人身自由等等,他又自己出面了,實際上似乎是在用行動來闢謠。
 
但是我們注意到的是,現在安邦集團闢謠的重點,並不在於一條一條的反駁財新的那些條文,關於它金融操作哪些違規的條文,也包括《紐約時報》的一些條文,而是特別強調他私生活。他是說財新造謠,說它造謠說他離婚了,和鄧小平的外甥女離婚了這個事情,認為這是對他私生活的造謠,要提起訴訟。主要是著眼於這一點。而對其他的,關於那些主要的指控,那些財經經濟方面的違規操作的主要指控,並沒有著墨很多。這一點,大家知道是非常有意味的一點,就是在中國的現實的場景下,中國的基本的政治經濟環境下的,一個可以稱作是非常有看點的辯解。
 
陳小平:作為一個背景資料,我得給大家介紹安邦反擊財新的這個聲明。4月29號,以安邦保險集團股份有限公司法律部的名義發表的這個聲明裡頭,它提到了大概是三點。第一個,指財新傳媒多次要求安邦給予廣告和讚助,給我公司蓋有財新傳媒單方公章的合同,這是一個。就是財新找安邦徇私。第二個,捏造吳小暉三次婚姻的不實報導。第三個呢,對他公司的抹黑和汙衊。這是第一封聲明,實際上談的是這三個問題。這是4月29號的。
 
但是到了這個5月1號這一天呢,那內容就更多了。內容多的第一個呢,就是說,讓安邦參股財新換取保護,那麼這個指控就更嚴重了,指財新在以新聞界的能力來尋求利益。另外一個,對吳小暉的人身攻擊,這個是第一個聲明裡頭已經重複過的,我就不多說了。第三個呢,它點出了民生銀行可能和財新之間有關係,因為財新曾經勸過安邦別去介入民生銀行這個事情。後來安邦還是進去了,可是進去以後呢,安邦說我從此就走背字了。這似乎是點財新和民生銀行之間有某種關聯,這個東西當然它沒有明說,但從這個中文的話意下,它是這樣。那麼第四個呢,對它的專業的一個批評的,就是指它的一些報導和這些年來的報導,都和事實有很大的差距。第五個,最厲害的,這一次,這個聲明就是把財新定性為“為利益集團濫用話語權的的媒體”,就是等於是在層層地升級,就是這樣。剛才我們就知道,安邦現在日子不好過,這個時候財新加重手出擊,打得安邦這時感覺到很疼,所以他們才會有這樣的一些東西出來。那麼我現在,我再回頭來看,就是在安邦日子不好受的情況之下呢,財新的日子似乎也不那麼好過。
 
 
0WKD1el
 
針對安邦的聲明,財新也做出回應。
 
(《胡舒立PK吳小暉不相上下,是王岐山弄人也變難了?》連載2,《內幕》第65期》
 

 

激賞明鏡
激賞明鏡 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