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緝異議人士營造的恐怖氣氛超過毛澤東

 

1478752359 7775
孟宏偉
 
陳小平 魏京生
 
 別把非法無天帶到世界上去
 
陳:我插一個問題啊,魏先生。您去國際刑警組織這個活動是你原來安排的,主要是針對國際刑警組織存在的問題,你們要去做這個事情,然後做這個事情的時候,他把紅色通知上的幾百個人下架了,這個跟你們的壓力有直接的關係,對不對?
 
魏:當然是有直接的關係。
 
陳:那麼在這個階段,國際刑警組織已經有比較好的跡象,在這方面,它要改善自己當政治工具的這麼一個印象,在這方面取得了一些成就。那麼我聽到一些消息說,孟宏偉當了主席之後,他曾經通過委婉的方式,跟中國政府說過這麼搞紅色通緝可能有點過分。這個東西跟孟宏偉這個作用有什麼關係沒有?
 
魏:我覺得了孟宏偉既然當了這個主席,他也會聽到很多來自國際刑警組織總部內部的說法,我想他們內部的很多人對這種成為專制統治集團的工具也是相當不滿的,他們內部肯定也是有爭論的。包括這次,在我去之前,他們已經做出決定,不但是把這個紅色通告上面的很多人刪掉了,而且呢,據新聞媒體報導,我還沒有證實,中紀委網站上,關於天網行動的這個欄目也徹底地刪掉了。也就是說,孟宏偉和中共內部的一些人也認識到,你用國際刑警組織,搞這些其實是非法的活動,想把中國的無法無天延伸到全世界來,這種做法呢可能爭議會非常大。為了保證他們在國際刑警組織有一定的影響力,他們不得不做出一定的讓步。
 
那麼他們已經做出這些讓步的情況下,馬上,就沒幾天的功夫,他們又把郭文貴弄上去了。郭文貴,第一,他不是貪汙腐化的官員,對不對?至於他做生意有什麼違法的,那是另說;第二,中國政府從來沒有說過他是犯什麼什麼罪的,至少沒有公開地說過,你臨時地就上去了,這個說明,還是說明共產黨確實這次有點亂了陣腳了,就不知道該怎麼做好了,幾個方面都不經過協調就各自行動了。
 
你剛才那個問題其實也很有意思。就是說,我們實際上很早就告訴國際刑警組織我們要去,要跟他們談什麼什麼問題,包括要施加壓力。包括我們在法國那邊很多朋友,他們做這個項目,批評國際刑警組織,包括寫文章、做調查都已經很多年了。他們也是公開地告訴國際刑警組織,我們就是要做什麼。所以他們現在不得不向我們做一些讓步。當然,這個讓步,我們覺得還是不夠的,因為僅僅是臨時地取消了,以後怎麼辦?很難說。
 
不要做專制國家的工具
 
我們需要有一個長期的、政策上的改變,不要去做專制國家的工具。我們需要有一個政策上的改變,不單是對我們這些異議人士,實際上對我們異議人士的通緝已經是延續了很多年了。現在是甚至對黨內的異議人士——原來對我們是黨外的異議人士,現在對黨內的有不同意見的人,也要採取這個通緝的方法。而且呢,他這個所謂的通緝,就是掛在中紀委的網站上,那意思就是告訴所有的官員,你們別想跑,你們跑到世界任何地方,包括你們的老婆孩子,我都能給你們抓回來。這個對黨內那些反對習近平王岐山的人來說,這個壓力是非常大的。這是習近平製造獨裁的一個非常重要的步驟。在這個意義上,我們覺得我們不能不出手跟國際刑警組織幹一仗了,必須幹!
 
當然很多朋友勸我,啊,你不要去弄他們什麼的。我覺得是必須的,對不對?哪怕它真的是一個所謂的政府間的警察組織,我們也要跟他幹一仗,哪怕它就是美國政府,我們也必須跟它幹一仗了,因為這影響到整個中國政局發展的趨勢。我們希望民主不僅是從我們黨外這些異議人士開始,黨內有些不同的意見能夠得到伸張的話,這也是民主的一個開始。那麼他們這種打擊,讓大家鴉雀無聲,讓所有人都不能說話,你跑到哪兒我都給你抓回來,不但抓你,你老婆孩子都跑不掉,這個威脅是太嚴重了。而且這個製造的恐怖氣氛,甚至超過了毛澤東,已經接近於希特勒那個時代了。現在我們進行這些活動以後啊,就這個月以來,很多朋友已經注意到了,這個國際刑警組織在歷史上有很丑陋的歷史,算屁股不乾淨吧。
 
陳:對,這個很多人都談到。甭說在歷史上,這幾年在美國發生的這個事情,都已經很厲害了。
 
魏:都已經很厲害了,很嚴重。
c1SDkRa
中國天網行動通緝名單。
 
迫害民運人士
 
陳:今天上午我採訪了吳仁華先生,你估計也認識。
 
魏:認識。
 
陳:他說了他們去夏威夷經歷的一個王在剛先生的事情。
 
魏:我也聽說了。
 
陳:他就是因為抗議習近平靠得太近,居然就入了紅通令。
 
魏:人家馬上給他上去了。
 
陳:對,馬上給他上去。這是一個。後來發現這個有問題,最後在美國獲得了政治庇護。這是一個案子。還有一個案子就是我前幾天採訪的一個叫邱耿敏的企業家,來自浙江的,他兩次上紅通令。
 
魏:跟郭文貴的情況差不多。
 
陳:他兩次上紅通令。第一次上紅通令,上了以後,他找了一個律師去打官司。這個律師後來就問國際刑警組織,你把他上紅色通知,你有什麼中國方面提供的一些證據沒有?國際刑警組織說我們沒有這方面的證據。他又回頭去找中國政府要證據。那麼中國政府那邊拿不出來。好,最後把他弄下去了。據我聽到,就是我接觸到的這個國際刑警組織在人權和自由的迫害上,在某個意義上充當中國政府的幫兇,這就是兩起非常明顯的例子。那麼你們這次去國際刑警組織,跟他們去交涉,我想你的皮包裡是揣了一摞資料去的。
 
魏:首先來講,經過我們多年來的調查,民運人士王炳章和彭明,大家都知道他們倆被捕、被抓回國內去了,他們倆被抓回國內,事後我們經過長期的調查,實際上就是緬甸政府和越南政府接到了這個紅色通緝令,它們剛好跟中國有引渡條約,所以中國政府就利用這兩個外國政府的警察,把他們給抓起來,送回中國去了。這兩個國家政府當然不會公開聲明,我們是接到什麼什麼通緝令的,但是經過我們的調查,我們從他們警察部門內部得到一些消息,還確實是跟這個國際刑警組織的紅色通告有很大的關係。除了這些以外,你說了,我皮包裡揣了很多證據——我本人就是證據!
 
陳:本人就是證據!
 
魏:十多年以前,我們還在日內瓦活動的時候,中國政府就通過這個國際刑警組織,告訴瑞士,找到瑞士警察說,這是一個恐怖分子,你們得給我抓他。結果我被瑞士警察扣在海關上,扣在瑞士邊境。跟法國邊界很近吧。我開車走那,人家在那把我截下來了,然後搜查我的所有行李,然後搜查到了我們到聯合國開會的出入證,進出聯合國的那個出入證。兩個警察很奇怪,說,哎喲,這是到聯合國開會的。
 
(《國際刑警組織威脅人權已接近希特勒時代》連載2,《內幕》第65期》
 

 

激賞明鏡
激賞明鏡 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