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刑警組織和中共政府合作越來越多

 

陳小平 魏京生
 
已危及民主的安全
 
陳:哦,這個問題很關鍵!就是中國政府要通緝誰,然後又是中國在國際刑警組織中工作的中國人來審察這些東西,這不是自己給自己看病嗎?好像是這樣吧?
 
魏:沒錯。我想,你要在法國僱一個中文非常好,跟中國又沒什麼關係的法國翻譯,是相當難的,而且價格很高。這個我非常清楚,因為這個圈子裡的朋友都認識很多,知道他們的平常的價格有多高,那都是一天上千歐元的。那麼,最簡單的方法就是從中國來,甚至中國不要錢都可以,我給你塞進去,我在北京給他發工資就完了,對不對?這比那6000萬歐元的捐款還是要小得多。所以,你弄一批很便宜的、不用花多少錢的中國的警察來給你做翻譯,來幫你鑒別這些案件,所以這就是非常大的一個問題了。這可以說直接就是腐敗的問題了。等於是你讓需要被審查的人來幫你審查,讓賊來幫你鑑定證據,那當然是證據都是確鑿的!所以說我覺得這個國際刑警組織現在已經是墮落得非常厲害了,我們不得不出手了。
 
當然,我們是獲得了國際上的很多朋友,西方發達國家、所有國家的朋友,都在幫著我們,而且很多記者向我們提供很多的材料,很多專門研究的機構,就是專門研究Interpol,研究了已經一二十年了,這種機構,也給我們提供了很多的信息。包括歐盟,其實自己已經做了一個另外的Interpol,它不叫Interpol,不叫國際刑警組織,它叫歐洲刑警組織,其實已經不限於歐洲了,它跟美國、加拿大、日本什麼的,都是聯網的。他們的功能基本上跟國際刑警組織的功能是一樣的,就是互相交流警方的信息,但是他們基本上拒絕跟這些專制國家合作。而現在國際刑警組織剩下的,他們的活動範圍,可能就是越來越重地是和這些專制國家,尤其和這些專制國家現在的領袖,就是和中國共產黨政府合作,那麼很快地,它就會成為二戰時期那種納粹的工具,這是我們最擔心的東西。它會嚴重地影響到,現在已經不僅僅影響到我們這些海外的黨外異議人士的安全了,它也影響到黨內異議人士的安全,也就是直接干涉了中國的內政,延緩了或者是阻礙了中國向民主化方向的發展,所以這是非常嚴重的問題。
mBeoUG4
歐洲刑警組織。
 
非政府組織生存靠的是信用
 
陳:謝謝你剛才提供的一些信息。我覺得有幾點比較關鍵的。第一個,你說中國花了6000萬,那6000萬這個數字,是歐元。我沒記錯的話,郭文貴先生在接受美國之音專訪的時候,也提到過6000萬,我不知道後面這個6000萬說的是美元還是人民幣。那麼這個數字,你跟郭文貴先生提到的這個數字是脗合的。就是說中國人拿下這個國際刑警組織的執行委員會的主席,那是花了錢的,這是一個,這是很關鍵的。另外,郭文貴先生說,他要花十個億去告國際刑警組織,這是國際刑警組織面臨的一個潛在的法律訴訟。我在跟一些律師朋友們的底下的交談中,他們認為,國際刑警組織面臨越來越多的司法上面的麻煩。剛才你提供的信息是什麼呢,國際刑警組織現在正越來越傾向於跟中國這樣的政權合作,而歐洲人已經準備另起爐灶......
 
魏:那不是準備呀,歐洲這個組織已經成立了。
 
陳:已經成立了。現在我要想問的下一個問題就是,難道就沒有一個力量推進國際刑警組織去改變嗎?你不是說要讓他們進行一些制度創新嗎?這樣的東西有沒有呢?這個可能性有沒有呢?
 
魏:首先來講,郭先生那個所謂十億美元打官司呢,這是國內的概念,好像你打官司,有錢就能打贏。在國外打官司,你也知道,你在國外很多年了,不是你有錢就行的。當然沒錢有時候相當困難,但也不是沒錢就不行。另一方面,國際刑警組織,它是一個NGO,也就是非政府組織,它在法國,你要跟它打官司,要到法國去打,不是在美國打。那打官司呢,你還得提供證據。跟它打官司,不是不可以打,可以打,但是實際上更有效的,我們現在準備推動一個國際性的運動,而且不是說我們4月份,就是這個月初去一趟法國就完了,後續的我們還有很多活動呢。各國的朋友,德國的、英國的、法國的朋友,荷蘭的朋友,都在幫助我們安排活動。我們要形成一個持續的運動,給它一個壓力,包括你要不改正的話,那你這個名聲會變得越來越壞,你的名聲變壞了的話,那麼你的財政是從哪來呢?各國,西方主要國家,可能會斷絕對你的捐款,民間的捐款也會逐漸停止,那麼你怎麼養活你的1000多號人呢?所以,在這個形勢的壓迫下,迫使它改革它的一些制度,我想這個也是有相當大的效果的,跟打官司相輔相成。
 
所以我覺得,我們經過一番努力之後,是能夠改變它的。畢竟它是生存在西方的一個非政府組織,它要靠捐款人來養活。你不能說只靠中國政府撥款,如果你墮落到了只靠中國政府撥款,那你也算完了,所有國家都不會再相信你,你就沒有信用了。因為你,一個非政府組織生存,你是靠的信用,靠你自己的信用生存下來的,你靠的是有信用,然後大家相信你,給你捐款,你才能生存下來。如果你一點信用都沒有,你直接完全地變成中國政府的工具,那麼你的生存本身就沒有必要了。
 
何況你還有很多競爭者,包括剛才我所說的這個歐洲刑警組織,這是歐盟撥款的,它不需要別的國家撥款,歐盟直接給它撥款,也不是歐洲的某一個國家撥款,而且它甚至不接受美國政府的捐款,但是它跟美國,跟日本、加拿大這些西方的民主國家,都是有聯絡的,都是有情報交往的。在業務上它已經直接地,等於頂替掉了Interpol,等於頂替掉了國際刑警組織。那麼你國際刑警組織如果不進行改革,不恢復你的名譽的話,不做正面工作,你去幫助專制獨裁政府做那些負面的工作,丟人現眼的工作,那你自己就自取滅亡。所以我覺得,我們跟它打官司也好,我們跟國際上的朋友發起一場批評的運動也好,都會促使它進行改革。
 
我想國際刑警組織內部,其實也有很多明白人,這些人也不一定願意成為專制政府的工具。我們的這場運動呢,等於是迫使他們站出來,抵制中國政府的控制,來使Interpol的工作轉向正面的方向。他們也不是沒有做正面的工作,一直都在做著,包括追捕那些罪犯、殺人犯、恐怖分子,確實也做了很多正面的工作,但是我們不希望它的負面的工作越來越增長,最後變成專制的工具,特別是不希望它影響到我們中國的民主化的過程。
 
 
(《國際刑警組織威脅人權已接近希特勒時代》連載4,《內幕》第65期》

 

激賞明鏡
激賞明鏡 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