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教授之吾国大学竞聘

王教授之吾国大学竞聘,理解起来可能会让人产生歧义,究竟是王教授竞聘吾国大学教授?还是吾国大学竞聘王教授为教授?这两个意思可是大相径庭。如果是王教授竞聘大学教授,这里所说的“竞聘”,意味着他需要和其他申请人一起竞争,优秀者上岗。如果说是大学竞聘王教授,那就是多个大学竞相聘请王教授,竞聘就意味着王教授得是多么优秀的人才。优秀人才,众大学竞相争抢,也算是符合大学尊重知识尊重人才的传统。

那么,王教授是属于哪种情况呢?他属于后者,不是他去竞聘大学教授,而是各大学竞相争聘王教授为教授,竞聘数量之多,据目前非正式统计,达29家大学,其中包括北京大学,这个数字绝对是居吾国首位了。而能聘任到王教授为教授的大学都以此为莫大荣誉, 据报道,北京邮电大学聘任王教授为该校人文学院兼职教授时,校长方滨兴在聘任致辞中颇为兴奋地说:最近刚得知国防科技大学也要聘王教授为兼职教授,他很感谢王教授能先来北京邮电大学担任教授。同样兴奋得溢于言表的是中国政法大学党委书记石亚军,他亲自率一行人员拜访王局长时说:“一为谋求跟重庆市局的全面合作,二是想聘请王局长做兼职教授”。石书记希望王局长去北京时,顺便给法大做次学术报告,并称“去时提前告诉我们,我们把聘任证书做好”。方校长和石书记在这场竞聘王教授的大赛中捷足先登,给人强烈的感受是,这两所全国著名大学,因为聘得了王教授而蓬荜生辉。

王教授是何种人才?是鲁迅?是陈寅恪?是辜鸿铭?还是陈独秀或李大钊?能让这么多名牌大学趋之若鹜,不惜打破头也要把王教授拉入到本校教授队伍中来!这在中国教育史上可是前所未有的事情,非有五百年一遇之大人才,是不会造成如此之局面的。

现在真相大白了,这位让众名牌大学竞相争聘的王教授,时任重庆市公安局长,一个副部级官员。在中国,副部级官员多如牛毛,为何此人能被这么多的名牌大学所青睐?原因无非就是此人直接领导了重庆的打黑运动而名声如雷贯耳,加上又有一个名声更加如雷贯耳的上司,使其前途看起来不可限量,仅此而已。然仅此而已,却足以让一众名牌大学不惜放下身段,争先恐后地蜂拥至重庆,恭请王局长屈任“敝校”教授。如果不是因为后来发生休假式治疗事件,我相信会有更多的大学聘其为教授,王局长由此肯定会创下一项吉尼斯世界纪录:拥有最多教授头衔的公安局长。

王局长当了博士还想当教授,当了教授还想当博导,这是一种什么心理?据说他的名片上有十几个头衔,都是学术头衔,从博导到颅面专家到某学会副主席到心理学学科带头人,不一而足,惟独没有印上公安局长的头衔。是不是在王局长的眼里,教授和博士的头衔更重要?他是要把尊重知识放在第一位?要把教书育人放在第一位?局长的教授情结值得分析。

近二十年来,中国官员好学成风,尤其是高级官员,拿到博士学位的如过江之鲫,数不胜数。天津市委十一个常委,有九个是博士。这并非个案,就全国而言,可以做个统计,估计省部一级的班子,有博士学位者应该占据五成以上。那些犯事的省部级贪官,不是博士的可谓风毛菱角。据说现在秦城里,不是博士者,都不好意思出来放风,因为丢不起那人。这个高学历的政治群体,在日理万机时还有时间苦读博士课程,应该是全世界最好学的一个群体,是全世界惟一用特殊材料打造出来的群体。

常人都清楚,拿到博士难,拿到教授更难,能拿到数十个大学的教授应该是难上加难,但王局长却轻而易举地做到了。王局长有一个名言:缺什么补什么,因此,在他的履历表里,从一个初中生补到了博士(据说是大连海事大学的博士),从一个中专自考生补到了著名大学的教授,真正是乌鸦变凤凰的故事。王局长之所以高度重视学历,是因为在他看来,文化等同于学历。2010年3月29日,重庆市局与大连海事大学合作的在职法硕班开学,王局长致辞称:精英团队的标注就是文化,文化折射出来的就是你的学历、学位。他还在另一个场合说,人们想象中的他跟真实的他不一样,除了从警,他对教育同样有难以割舍的情怀。两年后,王局长果然被委任为分管教科文的副市长。获认命后的第四天,即2012年2月5日,王副市长去市教委、重庆师范大学调研,他表示,这项工作对自己而言是新的挑战,也是很好的学习机会。此话落下的次日,他在自己的履历表上又补进了一个他和公众都想象不到的头衔——逃馆者。在这个人鬼瞬间变换的时刻,作为一个博士、教授和博导的他,终于让聘任他的大学们为他发出的教授聘书,成了他们在第一时间里不得不刻意要抹去的记录。


北京邮电大学官网迅速撤下了那场聘任仪式的所有记录;四川美术学院、大连海事大学的校园网上,关于王教授的报道也已消失;浙江大学医学部清空了2011年4月一则题为《医学部主任段树民院士带队赴重庆市公安局交流访问》的校园新闻;重庆医科大学研究生导师列表中,也已看不到王教授的名字。目前正在清除薄王流毒,那些争相聘任王教授为教授的大学,是不是也要为清除王教授在大学里的流毒而多做一些工作?

古人说,仗义每从屠狗辈,负心多是读书人。这话用在今天也不为过,当朝读书人之不成器和不像样子,历代历朝罕见。但就王教授被各大学竞聘为教授这事,非读书人可以担责,确切地说,是管读书人的书记校长们,谄媚权力,巴结官员,附炎趋势,甚至为虎作伥,与恶吏同流合污,真正是斯文扫地!一旦他们投机献媚的官员落水,他们翻脸比翻书还快,前接无耻,后续无情,只有苟且之心,没有胶固之义,所谓名节义气,全部沦为臭不可闻的粪土。

即便如此,无耻普遍成了无耻者的通行证,他们留给读书人也留给自己的那些耻辱,是轻易翻不过去的。

作者:荣剑,荣剑闲潭

激賞明鏡
激賞明鏡 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