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鬥爭如此白熱化,金融反腐是一個解讀線索

 

ZqYqRVa
股災嚇壞了習近平,也導致金融市場被動改革。
 
陳小平,陳奎德
 
陳小平:所以說,我認為金融反腐如果搞下去的話,那是中國政壇改變山河的一個舉動,很多的白手套要進監獄,整個的金融界的人要全部撤換掉。那麼王岐山先生,這個金融界很多的人都是王岐山、溫家寶、朱鎔基的徒子徒孫,對他的政治勢力的打擊呀,對他政治資源的打擊呀,毫無疑問是相當大的。就是說王岐山即使在台上,那麼金融反腐也會讓王岐山的臉面非常非常的不好看。當然不僅是王岐山臉面不好看,溫家寶也不好看,朱鎔基也不好看。這個東西確確實實,這個金融反腐真的要反下去,確確實實是改變山河、改變政治狀態的一個很關鍵的東西。那麼回到我們的話題,你這個金融反腐反得那麼厲害,你不是斷了我的飯碗,斷了我餬口的東西嗎?就是這樣一個意思。所以說大家現在也該豁出來了,再不豁出去,就沒機會了,這是我的一個看法。
 
陳奎德:我想他們現在是這麼完全不顧、不計一切地進行絕地反擊,那恐怕就是由於身家性命,就在那個金融上面。所以說,基本上,他們權貴過去認為他已經是把自己的後路,把自己的財產,都通過金融的方式,安排得非常妥妥帖帖的了,而且是財大氣粗的,非常地牛的,覺得沒有什麼問題了。現在如果加大力度做這個方面的事的話,他們開始覺得這個事情非常危險了,他的奶酪可能會被動了。這樣的話,所以說又會有千百倍的力量,用馬克思那個話來說的話,甚至比死亡的力量還要大的力量來進行反擊。我想這個也是目前的這個政治鬥爭為什麼這麼白熱化、這麼你死我活的這個狀態。這也是最主要的一個線索,就是金融界這次是真正動到了,而且實實在在地觸動了。這一個,包括肖建華,中共剛剛才在香港的銅鑼灣書店問題上實際認了錯,說將來絕不會發生這種事情了。但隔不了多久,言猶在耳,又把肖建華弄進去了。就是說,他覺得這個是身家性命,那其他的,我才許的諾言、我的名聲、我對香港的承諾,這些都是小事了。他的政權的存在,他們這個整個的,他們安排的自己的關於他的金融的後路,他們的整個的最後的經濟上的、政治上的安排,恐怕都與這個有關,所以說大家都是不惜全力來搏鬥了。
 
陳小平:這就是十九大相當於100米的衝刺線,是不是?
 
陳奎德:是。
 
陳小平:大家在衝刺以前,通通要把該用的勁用完了,這個金融反腐實際上就是大家在使勁。大家這會兒使勁,你再不使勁,你衝不過,你衝到後面去了。因此這場金融反腐,就是從剛才說的,第一個是動奶酪,而且是動巨大的奶酪,這是第一個。第二個就涉及到十九大的位置了,所以說習近平先生當然是想讓十九大(上位)更多的,是有一些能夠貫徹自己意志的人。
 
陳奎德:在上位。
 
陳小平:但是,別的人也想,雖然不能夠挑戰習老大,但他們也想弄個位置。一個常委,那就是一座山頭,那就是一座金礦,這個東西是非常明顯的。因此,也就是說,這一場爭鬥,確確實實就是說,安邦和吳小暉的爭鬥啊,確確實實,我們認為,你也是這樣認為,就是說他涉及到中共十九大的生死鬥,涉及到我的奶酪有多少,我的蛋糕有多少,這樣一個份額。
 
陳奎德:全部消失掉都有可能,弄得不好的話。
 
陳小平:對,所以說,該演的戲應該都會上場。
 
陳奎德:該出的力量都出了,都要出來。我想的話,這個當然,我還是要重複一句,王岐山先生他的走向,他的最後的命運是和整個的中國共產黨十九大,包括中國共產黨往下走的命運聯繫在一起的。
 
王岐山現在表現出來的色彩,包括他的政治作為,前一段時間的反腐的政治作為,和他在有幾次公開講話,我聽過他一兩次錄音吧,相當的左,就是說,和我們知道的、過去這個歷史流程過來的王岐山判若兩人。這說明他本身是一個非常靈活的變色龍,是他基本的政治技巧,在這個政治夾縫中生存的時候的表現。
 
但是,他確實是相當能幹的,這個我相信。我從各方面的信息,得到的消息都是說,他這個人的幹才還是不可否認的。而且他將來的政治動向,確實也涉及到所謂中共的原來的老規矩——七上八下,對方可以抓住這個老規矩來作文章。但這邊也已經早就放了風了,就說這個東西是什麼口頭協議,不是黨內紀律,等等等等。總之,就他的政治走向,他的政治命運,和中國共產黨的十九大開成怎麼樣的一個會,最後甚至包括習老大,他們之間的互動會產生什麼樣的政治結果,最後中國共產黨的,包括王岐山的,甚至是相反的走向,就是完全不同的走向的可能性,我覺得都在這個焦點問題上會呈現出來,所以說非常重要,我們大家注意觀察。
 
現在我覺得還看不出來,這兩派的鬥爭有什麼,就說壓倒性的結果會出來。雖然是說,目前看來,安邦和財新的搏鬥中間,目前看來,是財新略占上風一點。但是大家都在拚命地做,而且大家都在,還在相當公開地叫板,所以我稱之為具有相對平衡性的這個政治搏鬥,對中國的未來的政治意義不可低估,它可能會引申出一系列的後果出來。實際上在英國啊西方各國國家歷史上,實際上這是政治邏輯、政治規律。只有在兩種力量互相誰也掐不死誰的時候,一個真正的所謂憲政體制,一個真正的妥協的方案才可能浮出水面。如果沒有這種相對的某種力量平衡,永遠是壓倒性的,政治鬥爭永遠是壓倒性的,這樣一翻過去又翻過來,翻燒餅一樣的話,那麼基本上憲政的可能性是非常渺茫的。而在有相持的的政治力量出現的時候,而且會持久一段時間的時候,有些規則,有些比較文明的規則就會浮現出來。甚至沒有過去的歷史的知識,人性也會自動浮現出一些政治鬥爭的文明原則出來。
 
陳小平:好,感謝陳奎德先生今天跟我們分析安邦和財新的這場爭鬥、他們的政治相持狀態,以及這種政治相持狀態的這個了不起的意義!非常感謝陳奎德先生今天參加我們的明鏡編輯部的節目。謝謝我們觀眾的收看和收聽。也謝謝我們的導播製作。
 
陳奎德:謝謝你,謝謝各位聽眾,再見!
 
(《胡舒立PK吳小暉不相上下,是王岐山弄人也變難了?》連載完,《內幕》第65期》
 

 

激賞明鏡
激賞明鏡 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