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航进军海外 习近平为啥说不?

 

美国维吉尼亚州首府里士满的希尔顿酒店(2016年3月30日)。2016年3月,中国海航集团用65亿美元购买了希尔顿连锁酒店25%的股份

中国的海航集团公司最近似乎麻烦重重。几个并购案件都受到了不同程度的阻碍。一部分对外投资因为中国政府限制资金外流而陷入不定,另一部分则因美国目前的政治环境困难重重。分析人士认为,北京要拿一些有政治背景的公司杀鸡儆猴,以显示金融维稳的决心。

中国企业到国外“买买买”,不仅引起海外警觉,北京也开始喊停。海航集团最近就可谓麻烦重重。6月份,中国开始加紧控制资金外流,下令对积极从事海外并购的公司进行系统性风险调查。海航被列为重点调查对象之一。

受到影响的两起欧洲并购案备受瞩目,一是海航以2.64亿美元收购总部位于伦敦的外币兑换运营商(ICE),另一起是海航收购瑞典瑞德酒店集团(Rezidor Hotel Group)。

对于ICE的收购是2016年4月宣布的,据信这期收购原本预计在今年4月完成。然而,中国国家外汇管理局2016年11月28日推出新规,资本账户超过500万美元的海外支付,包括组合投资或海外并购等直接投资,必须上报市外管局批准;之前已经获批的大型投资项目尚未转账的外汇部分也适用此规。

消息人士表示,由于资本管制规定的出台,海航不得不申请监管批准,这阻碍了投资的进行。

资金外流 北京喊停

中国大型企业近年来并购数量激增,引起了人们的担忧。其中有些企业依靠借款大笔并购,可能给包括国有银行在内的借款银行带来风险。而且,很多公司在收购时不惜出高价多付钱。海航集团的很多并购存在争议,也是因为并购支付的金额高于平均水平。

在今年第二季度开始,中国逐渐加紧控制资金流出,试图减慢中国公司不断扩大海外资产的动作。 6月,中国银监会责令银行系统对近年来积极从事海外收购的大企业,包括海航,大连万达和安邦等公司可能带来的系统性风险进行调查。

国家主席习近平也在6月发话说:“要坚持当对境外企业和对外投资安全工作的领导,在国家安全体系建设总统框架下,完善对境外企业和对外投资的统计检测,加强监督管理。”

美国战略与国际问题研究中心、中国商业与政治经济项目主任甘思德(Scott Kennedy)认为,这与中国第二季度经济增长好于预期有关。

他说:“今年中国的经济表现好于预期,增长率高于之前的预测。正因为如此,政府有更大的余地来处理金融方面的问题,因为经济已经足够强劲了,所以人们不会说因为加大金融管控而造成经济放缓。”

美国企业研究所经济政策研究员钟伟锋说,北京担心资产外流会给人民币造成巨大的贬值压力。他说:“ 要捍卫人民币汇率的话,中国政府就要消耗他的外汇储备,而中国的外汇比几年前达到四万亿的时候相比现在已经是非常少了,所以中国政府一方面有外汇储备的压力,另外一方面也不希望资金流到海外,更希望资金在国内投资。”

钟伟锋还说:“一些企业通过海外借款来投资,这就会增加中国企业的海外负债,或者提高整个中国企业的负债率。这就会给整个宏观经济带来更大的风险,所以这是中央银行不希望看到的事情。”

金融维稳 杀鸡儆猴

美奇金(J Capital Research)负责人杨思安(Anne Stevenson-Yang)说,中国政府这样做的主要目的除了保留硬通货,阻止国内资金外流之外,还要更好地控制例如海航和万达这类“红顶商人”的公司,这些公司名义上是民营企业,但实际拥有很强大的政府关系和资金支持。

欧亚集团(Eurasia Group)亚洲部主管迈克尔·赫森(Michael Hirson)告诉美国之音,从去年开始中国政府快速增加了对大型公司的风险控制,金融维稳已经被视为国家安全的一个因素。

赫森说:“中国政府担忧的不仅仅是资金外流,而且是这些大举借债的企业如果并购不成功的话,会伤害中国的金融市场,特别是把钱借给它的银行。”

他也说,以海航这样的公司开刀显示出北京希望以杀鸡儆猴的方式严控资金外流。

赫森说:“北京是想放出一个信息,就算是之前很有政治影响力的高管不会凌驾于控制金融风险的运动之上,所以,严防金融风险适用于所有人,包括有很强政治关系的公司和高管。”

天桥资本 政治因素

海航的另一件收购案则涉及史上任职时间最短的白宫通讯联络主任安东尼·斯卡拉穆奇。斯卡拉穆奇在任职10天后离职,而他的这使得他创建的投资公司天桥资本(SkyBridge Capital)与中国海航集团公司交易的未来变得捉摸不定。

据路透社报道,海航公司发言人罗伯特·仁丁(Robert Rendine)在电子邮件中表示:“关于斯卡拉穆奇离任白宫通讯联络主任的消息与海航尽早完成SkyBridge交易没有影响。我们完全相信交易将继续推进,对于交易将在夏天结束之前完成的预期没有改变。”

路透社报道说,天桥资本发言人里克·迈耶斯(Rich Myers)在电子邮件中表示:“交易的审批过程正在按部就班的进行。” 7月28日,该公司在网站上表示希望交易在未来45天内完成。

负责审核外国对美国直接投资的机构美国外国投资委员会(CFIUS)正在对此这项并购进行审核。

美奇金负责人杨思安通过电子邮件对美国之音表示,这项交易成功与否要取决于政治因素。

她写道,“如果CFIUS通过这项并购我会很惊奇,但是斯卡拉穆奇离任给了海航一个很好的抽身理由。他们为了打通行政当局的通道才选择收购这家公司,不过现在斯卡拉穆奇已经成了笑柄,这已经不顶用了。”

与此同时,议员们也表示对于中国公司投资美国的极大关注。纽约参议员舒默最近就敦促川普总统停止中国公司在美国的并购,直到中国帮助美国应对朝鲜问题。(易林

 

激賞明鏡
激賞明鏡 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