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盟外長會議中國外交勝利?

黃棟星

東盟外長會議重點討論南海爭端及朝鮮問題,期間韓國與朝鮮外長「不期而遇」並短暫交流三分鐘。中國與東盟達成「南海行為準則」架構,美澳日針鋒相對發表聯合聲明,駁斥中國在南海的大部分聲索。

第五十屆東南亞國家聯盟(東盟)外長會議暨相關會議八月二日至八日在菲律賓首都馬尼拉舉行,中國及東盟外長八月六日達成「南海行為準則」架構(COC),為南海的穩定奠定了良好基礎。輿論認為,這是中國在困擾多年的南海爭端中所取得的一次「外交勝利」。

中國與東盟的關係及東盟對朝鮮問題的表態,成為本次會議的重點。東盟外長罕見地一致譴責朝鮮試射導彈,讓朝鮮在外交上更孤立。韓國外長康京和與朝鮮外長李勇浩在峰會期間「不期而遇」,短暫交流了三分鐘,成為焦點。

中國外交部長王毅出席中國—東盟(十加一)外長會議。王毅表示,中方始終視東盟為周邊外交的優先方向,中方將一如既往堅定支持東盟共同體建設,支持東盟在區域合作中的中心地位,支持東盟在國際地區事務中發揮更大作用。

王毅表示,中方對推進「準則」磋商提出了「三步走」設想:第一步,十一國外長共同確認「準則」框架,並宣布在完成必要準備工作後,於年內適時啟動下一步實質磋商;第二步,在八月底落實《南海各方行為宣言》聯合工作組會上探討「準則」磋商的思路、原則和推進計劃;第三步,準備工作基本完成後,在沒有外界重大干擾和南海形勢基本穩定前提下,由中國和東盟國家領導人在十一月中國—東盟領導人會議上正式宣布啟動「準則」下一步案文磋商。

「三步走」設想得到東盟方熱烈響應和支持,展現了中國和東盟國家通過對話協商妥善處理分歧、維護南海和平穩定的共同願望和堅定信念。中方建議重點做好七方面工作:一是制訂「中國—東盟戰略夥伴關係二零三零年願景」,共同規劃雙方關係藍圖;二是加強「一帶一路」倡議同東盟互聯互通規劃的對接,紮實推進基礎設施互聯互通建設,進一步拓展雙方合作的領域和空間;三是將二零一八年確定為「中國—東盟創新年」,啟動中國創新驅動發展和東盟創新驅動型增長的相互促進及中國—東盟關係的提質升級;四是加快中國—東盟自貿區升級成果落地,維護全球自由貿易體制;五是全面落實去年中國—東盟領導人會議發表的《中國—東盟產能合作聯合聲明》,助推彼此工業化進程;六是打造人文交流合作新支柱,辦好中國—東盟旅遊合作年和教育交流週,加強文化、青年、媒體等領域交流合作,落實雙方關係發展的民意和社會基礎;七是共同引領區域一體化進程,加快推進區域全面經濟夥伴關係協定談判,通過瀾湄合作和東盟東部增長區機制,推動次區域合作取得新的實質性成果。

就在中國和東盟外長簽署諒解備忘錄,順利通過《南海行為準則》框架文件,南海域外國家美國、澳洲與日本發表聯合聲明譴責中國,企圖通過南海問題來離間中國與東盟的關係。美國、澳洲與日本在聯合聲明中稱,中國在建設「軍事基地」,擔心中國對南海這片水域取得控制權。他們認為,南海「有爭議水域」中的海運貿易量巨大,擁有大量石油和天然氣礦藏,不應由中國聲索。美日澳還舊事重提,要求中國和菲律賓尊重去年的「國際仲裁裁決」,駁斥中國在南海的大部分聲索。

為了表現出美國在亞太地區的戰略利益,美國國務卿蒂勒森來到馬尼拉,與東盟外長會晤,出席東盟地區論壇(ARF),並與一些東盟外長舉行關鍵性的面對面會談,同時拜候去年六月底上台後採取「親中疏美」外交政策的菲總统杜特爾特。

對美日澳「指手劃腳」干預南海,王毅七日在馬尼拉舉行的記者會上表示,這次系列會議有一個最鮮明的對比:一方面,包括中國在內的南海沿岸國家都充分肯定南海局勢積極向好的變化,充分肯定通過共同努力所取得的成果;但另一方面,南海以外的有些國家不僅把它們的認識停留在過去,看不到南海局勢發生的變化,也不想認同中國和東盟在南海問題上所取得的成果,甚至還對外釋放非常消極的信號,「美日澳三國外長在會議以外發表聲明就是一個例證」,「是不是有些國家不願意看到南海穩定,是不是南海局勢進一步穩定反而不符合這些國家的自身利益,我覺得大家都可以思考」。

東盟外交部長會議聯合公報八月六日出爐,東盟外長對南海填海及各項活動表示關切。東盟部長們早前傳出,在南海爭議上對中國的態度有歧見,造成聯合公報難產。外傳越南希望對中國造島及軍事化採用更強硬的措詞,但遭部分親中國家反對。按原定計劃,東盟十國外長應於五日發表東盟外長會聯合聲明。但五日深夜,菲律賓外交部發言人波利瓦突然通知媒體,聯合聲明推遲發布。直至六日晚間,聯合聲明才正式向媒體公布。波利瓦在記者會上舉出多件前例說明,聯合公報難產是「標準慣例」。

公報對中國立場較前強硬

有關南海的部分,聯合公報稱﹕「外長們廣泛討論南海議題,並注意到部分部長們對於區內填海及活動的關切,這已腐蝕了信任與信心,升高緊張,而且可能損害到區域和平、安全與穩定。」公報並未提到哪些國家在南海填海,也未言明「活動」是否指中國在人工島上的軍事化措施,但顯然對中方立場較預期來得強硬。王毅表示,中國已經完成了南海填海造地的工作,東盟僅有一兩個國家對於填海造地表示關切,中國在兩年前完成了陸域吹填,如果現在還有誰在填海造地的話,那肯定不是中國。

聯合公報還強調,聲索國在南海進行活動時應非軍事化及自制。東盟外長們重申維持及促進南海和平、安全、穩定、航行與飛越自由的重要性,以及加強互信、在從事活動時保持自制、避免進一步使局勢複雜化及依國際法和平解決爭議的必要性,包括聯合國海洋法公約。

菲律賓於二零一三年就南海爭議單方面提出國際仲裁,常設仲裁法院去年七月依聯合國海洋法公約作出裁決,北京不承認也不接受結果。

聯合公報也對東盟與中國關係改善、「南海行為準則架構」獲採納及南海緊急熱線成功測試表示歡迎。東盟外長說,在正面趨勢下,東盟已準備與中國就南海行為準則展開協商,並在行為準則產生之前,採取信心建立以及衝突預防等措施。

法新社認為,在東南亞國家發表稀釋的爭議聲明並同意北京的談判條件的情況下,中國在打擊區域抵制南海聲索的運動中,取得了外交勝利。倫敦Chatham House南海專家Bill Hayton表示,菲律賓新總統杜特爾特放棄裁決,贊成與北京發展溫和的關係,導致中國提供數十億計美元的投資或援助。「很明顯,中國對東盟各個國家政府的投資已經得到回報。」菲律賓安全分析師海德里安認為,這是中國的一次外交大勝利。《菲律賓每日詢問報》社論指出,東盟外交部長聯合公報脫離了一連串暗示或完全避免提及中國在南海的侵略活動,觀察家擔心這讓中國有更多時間鞏固對這一重要領域的控制。《菲律賓星報》認為,東盟繼續徘徊在與鄰居的巨人打交道漩渦中,他們的不合作使中國能夠在幾個東盟成員國所聲索的海上做任何事。

準則架構不對外公開

「南海行為準則架構」具敏感性,菲國外交部發言人波利瓦表示不屬於公共文件,因此不會對外公開。波利瓦說,這份架構是行為準則(COC)的磋商基礎,未來南海行為準則的談判將圍繞這份文件來推進。

菲律賓與越南認為南海行為準則應具法律約束力;王毅則稱,是否具有約束力,將視東盟十國與中國的討論而定。有專家認為,不具約束力的南海行為準則並無意義。菲律賓外交部長加耶丹諾早前曾說,菲律賓當然希望新的南海文件具有約束力,但這在實務上暫時難以達成﹕「我們是寧可什麼都沒有呢?還是簽一項簽署國之間同意可執行的行為準則?」

中國以南海九段線為據,主張擁有南海大部分海域,與數個東盟國家主張的海域發生重疊,引發爭議。長久以來,南海爭議一直造成區域緊張。東盟二零零二年與中國簽署了「南海共同行為宣言」,各方同意克制並避免升高緊張。但宣言不具約束力,包括菲越在內數個國家於是力促擬訂一份具約束力的規範,也就是南海行為準則。

亞洲週刊

 

激賞明鏡
激賞明鏡 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訂閱明鏡家族電視台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