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九大動向之二:造神運動越演越烈



未普

在十九大瀕臨之際,造神運動在中國愈演愈烈。一年前,日本《外交學者》發表題為《對不起,中國沒有個人崇拜》一文,意圖為遭到批評的習近平緩頰。今天看,習近平自己可能也不好意思接受這種贊揚了。

造神運動就是個人崇拜。個人崇拜(Cult of personality)在英文世界裡出名是源於1956年蘇共第一書記赫魯曉夫的一篇秘密演講《關於個人崇拜及其後果》(見維基百科)。經典範例包括蘇聯對列寧及斯大林的個人崇拜,納粹德國對希特勒的崇拜、法西斯意大利對墨索裡尼的崇拜、大日本帝國對天皇的崇拜,中國共產黨在文化大革命時期對毛澤東的個人崇拜,及朝鮮對金日成、金正日以及金正恩的個人崇拜等等。

鑒於蘇德日等國的歷史經驗和中國文革的災難性後果,1982年,中共十二大提出修改黨章,在黨章第十條(六)中明確規定:“黨禁止任何形式的個人崇拜。”據黨史專家說,黨章在過去的30余年中曾作過多次修改,僅十八大就對黨章作了30處修改,但禁止個人崇拜的規定一字未動。

不過這種禁止個人崇拜的黨章早已形同虛設。自習近平上台以來,個人崇拜就逐漸還魂了。最近幾個月,隨著十九大越來越近,對習近平的個人崇拜之風,則越刮越猛。目前盛行的個人崇拜有以下幾個特點:

習近平思想和習近平主義問世,其理論被神聖化和教條化。習近平思想主要由習的一系列講話構成,內容無所不包,用栗戰書的話,已經初步形成了完整的理論體系。最近,中國國家行政學院再將習近平的理論體系描述為“習近平主義”,包括引領世界新時代、重構世界新格局、再塑中國新面貌、重構人類新形態等內容。把習近平的理論神聖化和教條化,是個人崇拜的重要標志。

習近平被冠以“最高領袖”、“最高統帥”的桂冠,形同消減人們對其批判、質疑的權利。《人民日報》7月10日發文,三稱習近平為“最高統帥”。此外,解放軍軍內施行“三個一切”和“三個凡是”。即“一切重大事項由習主席決定、一切工作對習主席負責、一切行動聽習主席指揮”和“凡是習主席提倡的堅決響應,凡是習主席決定的堅決執行,凡是習主席禁止的堅決不做。”

忠於習近平與否已成當今中國最大的政治。按官方的說法,這是關乎旗幟道路方向,關乎黨運國脈軍魂的最大問題。中央黨校幾天前提出最新說法:“必須把忠誠核心、擁戴核心、維護核心作為最大的政治,融入血脈、植入靈魂,化為堅定的信仰信念和自覺行動。”是否忠誠習近平已成當十九大人事布局,決定高層干部是上還是下的重要槓桿。

官方輿論、政客和學術單位共同參與,為這種個人崇拜造勢。《人民日報》、《解放軍報》等官媒近期發表了不少長篇巨論,試圖證明習近平是中國的偉大領袖。此外,中共官場也猛刮個人崇拜風。天津市委書記李鴻忠是官員中鼓吹個人崇拜最邪乎的一位。學術機構吹捧習近平也不遑多讓。2017年公布的《國家社會科學基金年度項目立項名單》,僅以“習近平總書記”開頭的就差不多有一百個項目。

很多跡像顯示,習近平欣然接受對他的各種形式的個人崇拜。7月26日,習近平在省部級主要領導干部“學習習近平總書記重要講話精神,迎接黨的十九大”專題研討班開班式上發表重要講話。要求黨的高級干部學習自己的重要講話,是習近平接受和支持全黨全軍全社會對自己搞個人崇拜的一個例子。

值得一問的是,習近平父母和他本人都曾經深受毛澤東個人崇拜之害,為什麼他還要接受、支持甚至鼓勵個人崇拜?顯然,習近平需要這種個人崇拜,他需要軍隊和黨的絕對忠誠,需要知識分子和全社會對他效忠。

這裡的真正問題是,習近平為何需要這種個人崇拜?難道他要利用個人崇拜來進一步鞏固和強化他的地位與權力,成為毛澤東式的順之者昌、逆之者亡的終身領袖?

自由亞洲電台


激賞明鏡
激賞明鏡 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