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岸關係僵持,民間須發揮更大力量:專訪台灣前交通部長葉匡時

葉匡時對《超訊》表示,北京如不讓陸生來台或減少觀光客,不是一個好的做法,應繼續深化兩岸交流,才能減少誤會,以後可能發展出新的共識;兩岸交往的最高原則是和平,不管怎樣,不要有武力衝突,如有的話,就是中華民族的大不幸。

超訊Aug
《超訊》2017年8月號

蔡英文上任一年有餘,在台灣的內政外交經濟等方面均未交出漂亮的成績單,因此民調狂跌。她上任之初所聲稱的維持現狀,似乎幾頭落空。國際舞台上,斷交潮起,本就寥寥的台灣邦交國又少了兩個;兩岸官方溝通渠道切斷,台商在中國大陸地區營商處境艱難;推動新南向政策動作頻頻,但更多是紙上談兵,未見實效。

2018年台灣地方選舉已經不遠,藍綠鬥爭將會如何收場?國民黨已選出新任主席吳敦義,作為在野黨它可能在兩岸關係中扮演什麼角色?蔡英文拒不承認九二共識,中國大陸堅持一個中國原則,僵持狀態如何化解?《超訊》帶著這些問題,採訪了台灣前交通部長、台灣國立政治大學科技管理與智慧財產研究所教授葉匡時博士,以下為訪談內容摘要:

超訊:蔡英文上台時,北京說還要看她答卷,但她執政一年以後,北京就開始動真格。是不是兩岸現在就是會越走越僵?

葉:目前我的感覺似乎是這樣,不要講越走越僵,但至少是冰凍,目前我看不到突破的曙光。

超訊:依照你的政治判斷,如果這麼走下去,會是一個什麼樣的結局?

葉:我覺得最麻煩的是,兩岸基本上已經沒有可以互相信任的溝通管道了。萬一中間因為一些誤會擦槍走火,造成不必要的嚴重後果,是很不好的。在某種程度上,我認為台灣當局應該要主動去看看怎樣能夠建立起這種能夠信任的管道,如果真的願意做,也不是不可能。從中共的角度來講,我認為他應該是會暫時先擱在這個地方,因為還有很多其他事要處理。

超訊:北京把這個事情擱置在一邊,對台灣來說可能就已經不是一個好事情。

葉:事實上對台灣傷害確實是挺大的,長期來講,台灣有很多不安、不確定的感覺。這種不安倒不是說怕發生戰爭,而是因為兩岸關係對台灣來說是重中之重的議題。這種不確定究竟會造成什麼影響?我認為現在確實有很多人有不安感。

超訊:現在這種影響其實是看得到的,比如說兩岸的貿易交往在減少,外交上放棄了外交休兵。哪怕北京不去做什麼,台灣的邦交國都會紛紛倒向。

葉:我覺得台商和大陸的經貿往來不太可能倒退了,因為這裏面涉及到非常複雜的產業鏈、供應鍊等,這受兩岸關係熱絡與否的影響不太明顯。我覺得頂多是不會讓兩岸經貿更加熱絡,成長速度會下降。如果有台商不再和大陸繼續來往,主要原因是大陸的經濟環境、生產條件在惡化,有些工廠就轉移到東南亞或其他地方了。當中比較麻煩的一點是,台商在大陸的經貿糾紛,沒有人去關心、照顧他們,這確實讓台商的經營變得更困難了。

至於政治外交的部分,現在台灣只剩下20個邦交國,其實斷交對於台灣來說更大的是一種心理上的衝擊,而不是還維持著到底是一個、兩個還是三個邦交國的意義。

超訊:現在兩邊都沒有意願想主動改善關係,蔡英文反而公開跟北京叫板,向美國靠攏,出十四五億美金買軍購。這對台灣有多大的幫助?還是只是向北京施壓的一種舉動?

葉:台灣或兩岸的問題應該要把它放在整個國際政治的架構去看,這裏面有一個最大的變化就是朝鮮問題,中美兩大強權一定會在這裏做一定程度的協商溝通,中間又會牽涉到日本、俄羅斯等等。這種情勢下,會如何影響台灣的命運,這是台灣要思考的問題,目前他們還是單純地把台灣跟大陸做一個博弈。美國今天可以接你的電話或賣武器給你,他也可以為了北朝鮮的某些利益,說不定就把台灣打包當作協商的一個標的。

超訊:能不能說現在兩岸缺少溝通的狀況比陳水扁當年更嚴重?

葉:這個沒辦法說,陳水扁有一度是比較魯莽的,加入聯合國啊,到處亂出訪等等。從合格角度來講,小英是相對冷靜一些的。她是受到台灣的深綠、台獨、基本教義派壓力也很大,另一方面也受到中共的壓力,的確是一個非常艱難的境地。如果她按照中共的希望去講九二共識,那她的權力基礎會瓦解掉,總統的位置都會沒有了。所以她不能講九二共識,但又希望讓對岸知道她不會走激進路線。

超訊:從另外一個角度,其實蔡英文去年上台,她想用通過新南向政策來突破台灣外交和經濟,她把箭頭從另外一個方向射出去,但在這一年多來看來還是紙上談兵。

葉:這個是很困難的,對商人來講最重要的就是商業利益,如果有利益的話,不讓他去他也會去,就像當年兩岸還沒通的時候就有台灣人到大陸來做生意了。

政府對於海外投資,最重要的就是投資保障協定,當發生商業糾紛的時候,要保障我們國民商人的利益。這就涉及到兩地是否有邦交或友好關係,如果北京跟東南亞這些國家關係緊密,他要刻意阻撓,台灣也是非常困難的。所以台灣在國際上所有問題,一定是兩岸關係的問題。兩岸問題高於國際外交問題,這我非常同意。

超訊:東南亞很多國家跟中國有經濟往來,你推新南向政策想夾縫裏求生,可能這個難度都很大。比如越南,按理來說越南跟北京之間還有南海紛爭,但台灣往那邊走也是困難重重。

葉:對,困難很多,這個跟相對國力有關係。因為李登輝時代就已經推過南向政策了,那時候台灣國力相對於現在是強很多的。並且越南、泰國這些國家跟二十多年前相比國力也增加很多,台灣能夠給他們的相對利益也不是二十多年前那麼優厚了。

超訊:如果說兩岸是台灣所有問題的重中之重,那麼思考如何改善兩岸關係也是一個重中之重。

葉:我認為在現階段,北京、台北當局僵持的情況下,民間必須發揮更大的力量,大家要深化交流,多多溝通。北京如果刻意不讓陸生來台灣,或減少觀光客,我不認為這是一個聰明的做法,他其實應該繼續深化這樣的交流,兩邊只有多交流融合,才能減少誤會,以後有可能發展出新的共識。
超訊:講到民間的話,還有一個很重要的角色就是國民黨,他在這當中可以擔當一些什麼角色?吳敦義上台了,他和洪秀柱又會有什麼不同?

葉:吳現在還沒有完全正式上任,他跟台灣企業界關係非常好,當中不乏一些重量人士跟北京也有很好的關係。那我認為吳主席應該是有適當的管道,可以與北京有一些溝通,慢慢取得互相理解、信任,這是正面的。

另一方面,國民黨本身組成的光譜也很廣,就像民進黨有深綠的,國民黨也有深藍的,以洪秀柱為代表,她把一個中國放在非常前的位置。我相信洪秀柱講的話大陸很多人聽了很高興,但這在台灣毫無市場。我認為中共當局也應該認真去想,你是要跟少數說話讓你舒服的這些深藍人士溝通,還是要跟能代表普遍民意的人溝通?
超訊:國民黨如果希望充當兩岸關係的橋樑,民進黨願不願意讓他們這麼做,做了以後有沒有作用?
葉:民進黨目前很多動作讓人家覺得不信任,而且越走越偏激,比如推出要管制退將,管制退休政務官甚至管15年,某一個程度上等於在做思想審查,你到對岸去給人家的觀感很不好。這些工作都會讓中共當局認為你是要刻意切斷所有關係,如果好好的,朝野之間能有一些溝通,那這些人可以替綠營跟中共方做橋樑。你不去利用,硬要把這些人逼到對立面,我認為民進黨在這方面很不智慧。
超訊:一方面,蔡英文目前對大陸的動作可能是破罐子破摔了,另外,她可能考慮到接下來的連任。
葉:選舉變化很難判斷,確實有可能,當選民的不安發展到一個程度後,他們可能又走到另外一邊去了。最後的選舉結果還是很關鍵的,那民進黨在這方面也有他們的敏感度。我認為明年的地方選舉蠻重要,如果選票給民進黨一些教訓,說不定他們會調整一下。

超訊:你本人去大陸的次數比較多,這次又應邀到香港出席香江論壇,你會在兩岸三地當中扮演一個什麼樣的角色?

葉:我剛剛說過,民間人士應該盡量努力互相交流,所以如果有機會的話,我會想跟大陸方不管是一般民眾還是官員,談一下台灣人是怎麼想的,為什麼今天台灣這麼多人反對共產黨?這裏面一定有很多的原因,共產黨有一些做法是未必獲得台灣人心的。中共方很多人對這個是不夠清楚的,可能是聽了少數商人的意見造成誤判。要多聽台灣普遍民意的聲音,而不是少數這些讓你耳朵聽了舒服的意見,這個對解決兩岸問題無濟於事。

超訊:所以你現在擔當了一些民間的角色,我看你也有到上海去做演講。

葉:我公開演講很少談兩岸的問題,一般是私下時候大家來交流,因為公開場合很多話變得不方便說。我們彼此都要有多一些諒解,盡量從對方角度看問題。我覺得要思考的一個問題是,兩岸問題最高的指導原則是什麼?中共方面現在講的最高指導原則就是一個中國,那我個人覺得最高原則應該是和平。不管怎麼樣,不要有武力衝突,如果有的話,就是中華民族的大不幸。大家要有耐性去解決這種歷史上的糾纏,要真的非常有耐心。

文/ 王亞娟,《超訊》2017年8月號

激賞明鏡
激賞明鏡 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