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明知那裏是一面硬牆

楊鳴章接任天主教香港教區主教,早前會見傳媒,sound bite處處。對於內地強拆教會十字架,他表示若是僭建,關乎建築物安全,就應拆卸,「政府要拆,我又唔覺得自己係大晒」。談到六四,他形容是不幸,但說「明知嗰面牆係硬嘅,係咪一定要撼個頭落去呢?我唔係」。

大是大非不能含混過關

楊主教很坦率,自認為人現實。他的言論引起教徒以至非教徒圈子熱烈討論,經常點評樓市的紀惠集團行政總裁湯文亮,在報章財經版的專欄讚楊主教「說得好」,形容「楊主教如果做生意,一定會是一個非常成功的商人」。

但楊主教不是商人,而領導教區、作為牧者,也不是一盤生意。務實可能是權宜,但面對大是大非,不應以含混過關作為立場原則。最近翻看胡慧玲等的《百年追求》,講述台灣日治時代開始、直至上世紀的民主運動故事,當中描述七十年代國民黨的獨裁統治下,黨外人士一波波的抗爭與受難,腥風血雨,其間提到長老教會的角色,正好回應了楊主教的問題。

1979年美麗島事件大逮捕期間,施明德逃逸,國民黨政府懸紅一百萬台幣,通緝海報貼滿街頭巷尾。走投無路的施明德找上趙振貳牧師協助,趙找長老教會總幹事高俊明牧師密談,希望對方幫忙。當時長老教會已有傳道人因美麗島事件,主持聖誕主日禮拜時在講壇當眾被捕。

「高俊明對趙振貳說:『請讓我想一想。』他在辦公室踱來踱去十幾分鐘,思考和祈禱。他並不是考慮自身安危,而是考慮身為總會總幹事,必須『對全台八百多所長老教會和十六萬信徒負責』。助理施瑞雲提醒他:『施明德若再被抓,就是死刑了。』」高俊明當下決定幫忙,「基督徒的信仰,愛護患難中困苦的人,責無旁貸」。他找上神學院長林文珍長老。林是家中支柱,上有七十多歲母親、下有兩名幼子,還有一名智障的弟弟,仍答應讓施明德暫時匿藏家中。

信徒為公義「撼頭埋牆」

多番輾轉逃亡後,施明德最後被捕,協助過他的教會中人,也受到牽連,陸續入獄。高俊明牧師被判有期徒刑七年,引起梵蒂岡關注,教宗若望保祿二世曾派駐台特使探望。可以說,沒有這些人「撼頭埋牆」的犧牲,就沒有今天的台灣了。

回看基督教的歷史,多少信徒面對極權與迫害,為信仰、公義,「撼頭埋牆」頭破血流甚至殉道也在所不惜。或許有人說,像榮休主教陳日君樞機那樣敢言,面對北京政權特區政府,經常為民主、公義和弱勢社群發聲的人物,在歷任香港教區領導中畢竟是異數。但其實近代天主教會在拉丁美洲、波蘭、菲律賓和南非等國家,都扮演了推動民主的角色。面對高牆,如果他們的教會領袖採取楊主教一樣的態度,恐怕世界的歷史早已改寫了。

林檎

香港 蘋果日報

 

激賞明鏡
激賞明鏡 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