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融幫幫主王岐山現在是政治中心人物,比習近平還重要

 

HgS9iei
2015年中國股災。
 
陳小平,陳奎德
 
金融反腐改變山河
 
陳小平:那麼,第二個關聯性就是這個金融反腐問題。北京的反腐,第一個是打陰謀家和野心家,是吧?大家都清楚。第二個就是金融反腐。如果說打野心家、陰謀家是一場地震,那麼打這個金融老虎,實際上就是一場海嘯。因為實際上中共的這個腐敗的體制,它最腐敗的東西,那就是這個金融!
 
陳奎德:就是金融業,就是金融。
 
陳小平:你說現在曝光的海航啊安邦啊,動不動就是上萬億。中國人錢多得不得了,實際上多都多到他們那裡去了。這個蓋子要揭開的話,那真的是山崩地裂的感覺。所以說,在這個意義上,安邦出場,肯定就跟這種金融反腐有關係。財新寫這篇文章,也是跟這種金融反腐有關係。這個是《紐約時報》的一種分析,提到了習近平先生在4月份的一個講話,就是要保障國家的金融安全。那麼我們也知道,在這之前,肖建華被從香港用特殊手段給他弄回來了。管他什麼一國兩制呢,我把他用弄回來再說,是吧?然後,我們也看到項俊波被抓,銀行體系高官們現在人人自危呀!因此這一場鬥爭,從您那裡看,跟金融反腐的關係有多麼的深厚?您覺得呢?
 
陳奎德:我想這個當然是非常直接的關係,非常深厚的關係,沒有問題。這個金融是,我經常說的,如果一個國家,我們說它出現了經濟危機什麼什麼,我覺得這個一般來說,不大危害到或者說危急到一個國家的所謂政權的安全等等,但是如果這個經濟危機變成了金融危機,變成了貨幣危機,它就基本上會產生某種政治後果,就可能會涉及到政權安全,或者涉及到政治動亂。大家知道錢,人人都需要的,人人都掌握著的,所以說如果你是動了這個奶酪的話,這是非常大的,那就是山崩海嘯的。而這一點上,這個是大家的共識,我想不用多談,大家都知道這個金融的厲害。而中國,恰恰是在金融方面,被很大的幾個集團掌控了。就包括剛剛抓回去的肖建華,他做為白手套,代高層權貴洗錢、弄錢,這個已經非常清楚了。
 
不過我感覺的,習近平,王岐山,我不知道是不是王岐山有參與,對金融這麼下手,下狠手。還有一個是他們的心結。這個心結恐怕是有點不必要。就是說,2015年中國的那個所謂的股市大跌有關,這個股市大跌與他們根本不大懂經濟的(有關),他們要拚命地把股市往上抬,而且習近平本人也說過話的,什麼一萬點就好了,要到一萬點等等。因為有一段時間中國股市漲得非常快,到了2015年6月,突然一下像斷崖式的下跌,而且用盡了千方百計,九牛二虎之力,用了各種招,幾乎都沒有解決問題,大大出丑。這個不光是在金融上大的出丑,就在政治上,因為他用了各種政治干預、行政干預的手法去救市,結果顯得整個的非常丟臉。在政治上丟臉,在經濟上失敗,在股市上完全崩潰。這樣一個東西,他們覺得這個是必須要找出所謂股市大跌的根源來,一定是某些、哪些金融集團從中上下其手,製造了這個股市大跌。我覺得這個是他們的一個大心結,我對他們這個大心結不大以為然。
 
這個大心結,最大的,他這個失敗,最主要的失敗,在中國政府本身。他以為可以,過去他所謂的,叫做什麼全國動員體制,就是那種舉國體制,可以解決很多很多問題。過去似乎,只要我的核心問題在哪兒,我不顧其他的,我集中全國的力量,舉國體制來弄,總是可能。這個共產黨的體制,它有它的優越性,在這一方面。它其他的不管,但是要集中解決某一個問題的時候,它可以集中他整個的力量來把它解決。但是碰到股市、碰到金融這個事情,他一下子慘敗了,對他來說完全是丟不起的臉,所以說他一直要抓一個所謂的幕後黑手,誰在做操縱。我個人認為,根本沒有任何一個人是真正地在操盤這個事情,最後造成所謂的中國大股災,在2015年,而是它主要的責任在中國的政府、中國的這個體制身上,而不是說是有哪一個高明的人盤算在背後。當然這些動作有些作用,但是最主要的還是體制性的問題。我不知道你的看法如何,我覺得之所以打金融反腐,是他的一個心結。 
 
我承認金融是非常非常重要的一環。中國的金融業那是中間爛得不得了的,但是習他們打的,除了剛才說的這個普遍性的、一般性的金融,而且中國被權貴集團掌控的金融,對國家安全,對國家經濟安全、金融安全造成了重大的危險。在這一方面以外,他們還很懊悔過去的一件事情,2015年失去的面子,企圖抓出一個頭來,然後就不是他們的政治上的、體制上的錯誤,而是某個人在做這個事情。我覺得他們有這個心結,不知道你的看法如何?
 
陳小平:我在這個事情上,實際上你要問我的看法,我有點矛盾,我也有點不清楚,就是說,股災那場東西,確確實實讓習近平嚇了一跳,這個毫無疑問的。我們有一些(信息),就是明鏡編雜誌,我要審稿,我看一些稿子,就是這個經濟政變啊,這場金融反腐啊,直接的誘因就是這場股災!然後在政治局常委的會議上,有一次開會,是俞振聲先生提出來,經濟安全問題、金融安全問題非常重要。他說一般的貪汙,我們現在查貪官也就是幾個億到頭了,這個東西動不動就上千億上萬億的,這個東西對國家的金融安全至關重要啊!談到這些問題,然後後來居然就是大家都同意要搞這個金融反腐。就是這麼一個會議。
 
不過王岐山在這個事情上呢,他並不是主動的,他是一個被動地接受這個金融反腐,當然這個東西就跟王岐山就有關係了。還是談王岐山,你剛才談到,王岐山他現在是中國政治的中心人物,在某個意義上真的比習近平還重要,確確實實。為什麼他呢?因為王岐山是金融幫的幫主啊!早就有這種說法,和他的關係非常密切。
 
但是我們看到金融股災,那麼大的一場股災,最後懲罰了幾個人啊?你看看,不就是中信那幾個人嗎?都是輕輕地打打屁股就放了。然後尤其是中信的那個負責人,那就不用說了,基本上就退休了,讓他回家了,就不幹了!這個東西,底下人都給抓了,弄多少人進去待幾天,而他就回家了。所以說,這個東西,而且那個人跟王岐山的關係也很不錯。當時很多人就感覺到,他對股災的這個懲罰,這些人的懲罰,他就不那麼願意,大概就是稍為懲罰一下就算了。實際上這個事情在中共的高層留下了一個心結啊。我想主要是習近平那裡留下了一個心結。那場股災讓他記憶猶新,確確實實是這樣。所以這一次,後來現在這個金融反腐,包括抓肖建華,那北京上層絕對是下了狠手的,不計代價地去搞這個事情。當然我現在就覺得,這個金融反腐,應該比周永康的那個反腐力度,他的震撼力還要大!因為周永康那個反腐,基本上就是搞了一個劉漢啊,是不是?他就是白手套。但這個金融反腐,一查就會把整個的金融系人馬全部顛覆。一大批萬億富翁,包括我們看到的,就像吳小暉這樣的人,真的是,未來命運如何,真的難說啊!別看他現在這樣地反擊,拚命地反擊,但真的他是在監獄中度過,還是在家裡養孩子,完全不知道。
 
陳奎德:他現在實際上恐怕心理已經非常的恐慌了,別看他們的氣壯如牛,如果是聲明的這些東西,做出氣壯如牛,一般在中國的政治環境中間,實際上表明他內心的恐慌已經相當大了。
 
(《胡舒立PK吳小暉不相上下,是王岐山弄人也變難了?》連載6,《內幕》第65期》
 

 

激賞明鏡
激賞明鏡 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訂閱明鏡家族電視台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