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追尋居住正義新嘗試

黃宇翔、涂雨清

中國推出「租購同權」、「共有產權住房」、「居住證制度」等,試圖彌合戶口、房產構成的階級鴻溝,而實現居住正義的關鍵是解決資源分配問題。

長久以來,中國戶籍制度與房屋制度密切相關,不同地區的居民享受到的權利與地域掛鈎,同一城市內的農民工與擁有戶口的本地居民都被那本薄薄的戶口本區隔開來。處於同一城市天空下,他們的公共醫療、基礎教育等社會福利待遇卻是雲泥之別,構成難以彌合的階級鴻溝與地域鴻溝。這是中國城市結構的底色,也是中國社會欠缺社會正義與為人詬病之處。

近日這個牢不可破的底色漸漸變化。居住證制度全國覆蓋、「租購同權」試點實施以及「共有產權住房」等政策的出現,便試圖打破戶口、房產構成的階級分際,讓進城的人擁有更多社會福利,也讓更多人有能力購入房屋,紓解現時中國嚴重的階級分野,實現居住正義。

新中國自五十年代以來便實施城鄉二元的戶籍制度,農民工為城市建設付出血汗,承擔底下階層以至社會厭惡性行業的工作,但從來沒有得到城市戶籍的待遇,只能以擁有「暫住證」的身份留在城市,處於社會邊緣,淪為「二等公民」。

近年中國嘗試打破城鄉二元結構,於二零一四年發表的《國務院關於進一步推進戶籍制度改革的意見》取消「農業戶口」與「非農業戶口」的戶籍劃分,僅以居住地作為戶口劃分的基準,福利水平以居住地為準。以往戶籍制度下的「農民工」,乃至所有城市外來人口,都可以通過同年全面推行的「居住證制度」,離開常住戶口所在地,到其他設區的市級以上城市居住半年以上,之後便可申請居住證,實現遷徙自由,享有於新居住地的福利。這項政策的實施無疑擴大了居住地之間的流轉空間。

落戶政策存在壁壘

事實上,因為不同城市資源分配不均,存有落戶政策壁壘,落戶不易實現。一張居住證不能享受與本地戶口相同的優惠政策,例如只擁有居住證的父母,子女無法享受當地最好的教育資源,即使能夠在當地讀書,也只能到戶口所在地參加高考。

同時,大城市出現工業轉移、樓價飛漲現象,例如深圳,根據搜房網數據顯示,今年八月深圳二手房屋均價便達到每平方米五萬四千六百零八人民幣(折合約八千一百四十三點六美元),收入處於低水平的外來人口難以負擔。戶籍制度的廢除,更多是增強了鄉鎮居民遷往二、三線城市的意欲,通往一線城市之路依然艱難。

教育資源分配是核心矛盾

教育資源分配也是中國社會分配矛盾的核心,一線城市的重點學校都要求申請人具有戶籍、房產證明,以至學生的落戶時間、父母戶籍等方面都有各式要求,因而「學區房」的需求水漲船高,出現搶購與教育相關房屋資源的現象。為此,今年七月以來,以廣州為首的各城市都積極推動「租購同權」政策,住建部也表示將通過立法,逐步使租戶在基本公共服務與買房居民享有同等待遇。於教育方面,就將使符合條件的租戶子女享有就近入學等公共服務權益,「租購同權」政策的落地似乎給無力購買學區房的父母帶來了福音。

然而,誰才是符合條件的承租人?根據廣州市頒布的細則,一是具有本市戶籍的適齡兒童與政策性照顧生,這類學生據統計全廣州僅有逾五千名;二則是符合積分入學的人士,積分入學的條件包括辦理廣州居住證、租住滿年限、交社保等等。以往在北京、上海、廣州等城市亦有協助租戶入學的政策,讓非本地戶籍子女可以入學,但必須按積分排隊,且租房者比購房者的積分速度慢一倍。「租購同權」針對的是「積分入學」群體之所急,然而熱門學區是有順位的,第一順位仍是「戶房合一」人士。一線城市匯集了舉國優質教育資源,問題根本應在於教育資源的地域差異,熱門城市內部需求就甚殷,事實上難有多餘優質教育資源給予租房人群。故此,「租購同權」如果不解決由戶口制度引伸而來的資源分配問題,便難以使外來人口受惠。

與一線城市的「租購同權」政策相異,無錫、鄭州等地則具有租房落戶的政策,租房者較易得到與戶口制度掛鈎的福利。深圳大學經濟學院當代金融研究所所長國世平表示,雖然一線城市放開戶口的可能性不大,但「租購同權」只是第一步,它應有更豐富的內涵,使未來租房居民在醫療等其他基本公共服務方面,與買房居民享有同等待遇。

「共有產權住房」計劃

為建立租購並舉的居住正義環境,北京近日也推出了「共有產權住房」計劃,購房者和政府按照出資比例共同擁有房屋產權,政策將使於北京常住的外來人口獲得不低於百分之三十的共有產權房。國世平認為這一模式降低了房產作為投機產品的可能,讓房產回歸居住屬性,有助於抑制炒房,也許將為改善中國當今社會財富分配的情況找到居住正義之路。

亞洲週刊

 

激賞明鏡
激賞明鏡 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訂閱明鏡家族電視台

留言